(English-reading fans of this blog need not feel frustrated for not being able to read the Chinese post below to the extent of falling into a depression. The writer of the post has so much free time (only for a limited period) that he will put up an abridged English translation of it as his next post on this blog. The title of the post will be a highly sophisticated philosophical question: ARE LEMONS FRUIT?)

近十數天老側閒居於布里斯班,日中除了與家裡年輕貌美的嬌妻和醉心上網的兒子閒話幾句外,滿肚子經世治國的墨水欠缺發揮的機會。於是想起我這個近兩年前開發而很快又因為事忙而荒廢了很久的部落,由是決定把它重新耕耘,使其成為天下間鴻文之最的集中地。最近幾篇鴻文,老側寫後終日沾沾自喜,但總感到它們好像欠缺了一點點深度和廣度,未必能向本部落的忠實讀者顯示老側的學養。(註:我的英文名字是Justin,在公眾場合與友人會面時常被他們高呼:「喂,側田!」他們此舉往往為我引來周圍的人先驚喜後失望的目光。很明顯,這些人以為是那不知為何常年戴着帽子的藝人側田在附近出現,有星可追。但我除了在年紀上比這藝人側田稍為大了三倍左右因而不及他年輕外,其他方面如學問外貌言談魅力身材身價身家都自問比那藝人側田遠為優勝,被人誤會是他,雖則只是瞬間的事,我還是難免感到頗為委屈,而他們那出於無知的先驚喜後失望的目光,則更加是難以接受。所以每次友人高聲稱呼我「側田」時,在周圍的人向我身處的方向投射先驚喜後失望的目光前,我都會神情嚴肅地澄清,我是「老版側田」,希望他們不要製造誤會。為了說話省力,有時候也簡稱「老側」。「老側」於是成了我的別名。)

於是,老側決定在這部落上向自己問一個問題,然後自己作答,以顯示學問淵博。想了半天(可見我如何鄭重其事),終於想出這樣一個與地球上六十多億人類有關的問題:檸檬是不是水果?

毫無疑問,「檸檬是不是水果」是一個深奧的問題,不能不由老側自己來回答。為了顯示這是一場重要的學術討論,要回答這問題,就得先看看水果的定義。

那麼,水果是什麼呢?某詞書上說:「水果是供食用的含水分較多的植物果實的統稱」。按這定義,水果必須是供食用的。可檸檬真的是供食用的嗎?若說是,充其量人們只會將檸檬切片,放進熱的或冷的開水或紅茶裏調製出檸檬水或檸檬茶,又或者在烹調中用作配菜烹煮出檸檬雞或檸檬鴨,但卻很少會像吃其他水果如橘子、蘋果、西瓜、葡萄、香蕉那樣,在把檸檬的果皮去掉後大口大口地吃檸檬的果肉(最少如老側這樣的正常人不曾如此吃過)。就這一點來說,檸檬不像是水果。

可是,若說檸檬不是水果,那為什麼買檸檬的時候,我們要像買其他水果那樣,必須到菜市場的水果檔或超市的水果欄才能買到檸檬呢?就這一點來說,檸檬卻又像是水果。而且,如果檸檬不是水果,那它是什麼呢?蔬菜?肉類?蘑菰?卻也好像都不是。

檸檬雖然直接吃的情況不多,但以檸檬的香味製成的食品或飲料卻真多,其中包括檸檬味餅乾和檸檬味汽水。檸檬味餅乾中,老側小時候特別愛吃檸檬夾心餅。現在當然知道,檸檬夾心餅並非以檸檬做成。它是兩小片長方形的克力架餅重疊著,中間塗上了一層薄薄的帶有檸檬香味、甜甜酸酸的黃色糖泥。老側生於草根階層中的草根階層,小時候物質條件不如現在豐盛,偶爾能吃上幾塊檸檬夾心餅,已經覺得有很美好的人生,感恩不盡。吃的時候,總不像大人那樣,將兩片克力架餅跟夾心糖泥當作一整塊餅乾,一口一口地吃,而是喜歡把兩片克力架餅分開,伸出舌頭,用舌尖往集中黏在其中一片克力架餅表面的黃色糖泥,沿着克力架餅的表面從糖泥的一端舔舐至另一端,如是者重複動作多次,直至糖泥都給舔舐去了、克力架餅原本有糖泥的一面有點濕潤了,便轉而去將黏附在另一片克力架餅上稀少的夾心糖泥用同樣的方式舔舐乾淨,然後才慢慢地把兩片克力架餅先後吃掉。這舔舐糖泥就像大人們泡工夫茶那樣細緻、講究、聚精會神,過程中時間像停頓了下來那樣,頗有點忘我的感覺。而那夾心糖泥給舔光的一刻,卻又像年青愛侶相聚一整天後最終要各自回家時感到的那麼失落、那麼無奈。

不管檸檬是不是水果,肯定的是,它是長在檸檬樹上的。老側小時候喜歡吃檸檬夾心餅,年青時則喜歡聽一首叫Lemon Tree (〈檸檬樹〉)的英文歌,歌詞大意是:歌者向聽歌人訴說,小時候他父親曾告誡他不要相信愛情,還用檸檬樹比喻愛情,說愛情雖然漂亮甜蜜,卻會結出難以承受的苦果。其後歌者沈醉在愛情中,終日與戀人在檸檬樹下流連,將父親的忠告拋諸腦後,直到戀人另有新歡離他而去,既令他陷於黑暗的世界中,也使他醒悟過來,終於明白父親的說話,還要將父親的話再唱一遍,警惕聽歌人。這首歌用檸檬來比喻愛情的結局,意境相當凄涼,老側年青時雖然愛聽愛哼,卻因為馳騁情場罕逢敵手,並不特別在意它隱藏的教訓。

不管檸檬是不是水果,肯定的是,它不是月亮。然而,上世紀七十年代,一首名叫〈月兒像檸檬〉的國語歌曾在港台兩地風靡一時。歌詞不甚了了,盡個兒訴說歌者怎樣沉醉在愛情中。大概是醉眼昏花吧,連月亮也看成像檸檬了。

依老側近一個世紀的人生閱歷看,月兒不像檸檬,反而是人生像檸檬。不是嗎?檸檬不管是皮、肉、汁、核,不是苦,就是酸,就是澀,甚或是又苦又酸又澀。而人生呢,就如佛家所說的,不管是誰,一出生就都要經歷衰老、生病、死亡的苦。在我們一生的各個階段,不管是嬰孩時期還是童年還是青少年還是壯年還是中年還是老年,都要面對喜愛的事物或人想得到卻又得不到的苦,要面對討厭的東西或人不欲見到或相處卻不能不見不相處的苦,要面對事物或人或事情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變化的苦。人生和檸檬,多相似啊!另一方面,檸檬要是加以甘草精糖,經過曬乾煉製,就會變成可口生津的涼果,給人們帶來簡樸的享受。而人生只要依靠個人的修養和才幹,積極面對苦逆的磨鍊,也會變得有快樂、有成就、有幸福。人生和檸檬,多相似啊!

也許,檸檬是不是水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明智地發揮它的用處。

附:
一、〈檸檬樹〉原英文歌詞及中譯歌詞

When I was just a lad of ten, my father said to me,
Come here and learn a lesson from the lovely lemon tree.
Don’t put your faith in love, my boy, my father said to me,
I fear you’ll find that love is like the lovely lemon tree.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Beneath the lemon tree one day, my love and I did a lie
A girl so sweet that when she smiled the sun rose in the sky.
We passed that summer lost in love beneath the lemon tree
The music of her laughter hid my father’s words from me: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One day she left without a word. she took away the sun.
And in the dark she left behind, I knew what she had done.
She’d left me for another, it’s a common tale but true.
A sadder man but wiser now I sing these words to you: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
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

當我還是個十歲的小伙子的時候,父親對我說,
來,從這可愛的檸檬樹學點東西。
父親對我說:孩子,不要相信愛情,
我怕你會發現愛情就像這可愛的檸檬樹。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有一天,我和愛人在檸檬樹下躺著
她是那麼甜美的女孩,微笑的時候太陽也出來。
那年夏天我們在檸檬樹下度過,沉醉在愛戀中
她音樂般的笑聲使我聽不見父親的話: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有一天她一言不發離開了我,把陽光也帶走了,
在她留下的黑暗中我知道她做了什麼。
故事很普通,卻是真的:她為了另一個人而離我而去。
比以前悲哀、卻也比以前有智慧的我,現在給你唱: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檸檬樹,非常美麗;檸檬花,甜甜的,
但那可憐的檸檬果實卻是不能吃的。

二、〈月兒像檸檬〉歌詞

月兒像檸檬,淡淡地掛天空,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月色中。
今夜的花兒也飄落紛飛,陪伴著檸檬月色迷濛濛。
多親愛蜜語重重,輕輕耳邊送,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檸檬一般月色中。

月兒像檸檬,黃黃地掛天空,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月色中。
就好像魚兒在雙游海中,兩旁的椰子樹堤海浪重重。
多逍遙其樂融融,脈脈情意重,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檸檬一般月色中。

月兒像檸檬,高高地掛天空,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月色中。
今夜的風兒也捺人心胸,我和你不是在那虛幻夢中。
多幽靜夜已深沉,深情比酒濃,我倆搖搖盪盪,散步在檸檬一般月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