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for English-reading blog visitors: The post below is about how the writer of this post suddenly noticed his receding hairline during his stay in Brisbane and the action plan he has devised to combat such a situation after painful reflections on the inevitability of losing hair due to his old age.)

鄭重免責聲明:下文完全是遊戲文章,讀之徒浪費時間。任何人讀此聲明後仍然閱讀下文,則責任自負,老側不承擔任何賠償時間的責任。

中國人在面對強悍的敵人而自己又貪生怕死想逃之夭夭的時候,往往會既像向身旁的人解釋又像向自己開解地大喊一句:「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然後拔足狂奔,似乎這樣就能使自己對一己臨陣逃竄的行為多一點點的心安理得。起碼老側是這樣的人,而且通常還喊得相當理直氣壯,在逃離危險現場確保自身安全後(此舉其實是遵從政府有關面對罪行時市民應如何反應的教導,執行者如老側等實屬優質市民),環目四顧,一副當今蓋世梟雄捨我其誰的氣概,中國人的優秀氣質和情操,就在老側這樣的人身上,盡顯無遺。

無論如何,這句話多少反映吾等的四肢、頭髮、皮膚的重要性,行孝之人自當珍而重之,不可任其「毀傷」。如何就是毀傷四肢和皮膚,不難理解。誰要是不理解,不妨取利刃一把,往自己四肢任何部分稍為插、切、刺、剁、削、剉、剖、剮、割、劈、劌一兩下,便能體驗何謂「毀傷」(十八歲以下讀者請注意:以上「建議」僅屬老側遊戲之言,當真不得,千萬別真的按所列刀法逐一體驗)。

然而頭髮則跟四肢和皮膚不一樣,所謂「毀傷」,大抵分剪斷、剃光和脫落三種形式。剪斷和剃光屬於由他人或自己主動執行。中國人既然行孝,固然不會無端自行剪斷或剃光頭髮,而歷史上當他人要剪斷或剃光自己的頭髮時,為了堅守孝道,中國人一般也會像烈女保守一己貞操那樣不惜捨身成仁保衞頭髮使之不被剪斷或剃光。當年滿洲人入主中原,強迫漢人按滿洲人傳統髮式剃光頭殼前半部,就曾遭到矢志行孝的漢人士子誓死反對,部分甚至不惜殉命以保護其頭殼前半部的頭髮,真可謂孝之極致矣。

問題是,倘若頭髮不是被人剪斷或剃光,而是自然脫落,那又從何堅決反抗以盡孝道呢?老側近來正為此而感到極端困擾,幾乎陷入深度抑鬱。此話怎説?皆因隨着年華逝去,老側年青時一頭比阿馬遜熱帶雨林還要濃密、比芝麻糊還要烏黑的頭髮已經不復存在,現在頭殼上還勉強插着的頭髮,肯定沒有三千條。人家説「三千煩惱絲」,老側是一方面煩惱不堪,一方面卻享受不到擁有三千條頭髮的基本人權,難免頗為忿忿不平。

老側頭髮日漸稀疏這情況,泰半早已持續一段時光,只不過在近日老側閑居布里斯班(此舉之因由,詳見此部落鴻文「“Hea-ing” in Brisbane」及「Adieu, Brisbane!」)之前,一直沒有留意到。此次閑居布里斯班,百無聊賴,日中無事,不期然偶爾對着鏡子審視自己英俊的容貌,遐想一下在布里斯班街頭要是被這裏的金髮女郎當街調戲時該如何以中國人的君子之道回應,掙扎於該報之以儒家「非禮勿言,非禮勿視」之法,還是報之以曾特首的口哨功,遐想至此,神飄萬里,恍如索K千克,世間苦難如索馬里種族屠殺、埃塞俄比亞饑荒、蘇丹穆加貝以政權暴政、北韓金正日家天下政權寧要核子不要糧食的統治、中國年年不絕的礦難廠難等等等等,盡拋腦後。然而鏡中英俊的容貌卻難以掩蓋頭殼前端大面積油潤光滑的皮肉,頭殼後部雖尚有頭髮,而且曾在高檔髮型屋經高級髮型師以高價染髮素予以精心處理過而特別黑亮黑亮的,卻仍然在某些部位看到「一墶墶」(此三字須用粵音讀出始能傳神;粵拼讀音是:jat1 daat3 daat3)隱隱透着青黃青黃的形狀不一大小不同的皮肉,也就是説,有些範圍的頭髮不及整體的茂密(這裏用「茂密」其實用詞不當,皆因老側要維持一己之自信才堅持使用而已)。鏡中圖像如此,對老側打擊實在不能不大。固然,人生無常,頭髮的濃密程度也不可能始終如一,但霎時間發現人家眼裏的自己(即鏡中的自己)跟自己心中的自己居然如此地不一致,情緒也就難免幾番波動。

幸好的是,老側天性正面、積極。一點點的不幸是不會令老側倒下的!上世紀辛亥革命後,民國政權遭北洋軍閥段祺瑞馮國璋等人把持,革命先行者孫中山見革命尚未成功,毅然發動「護法運動」。如今老側面對的不過是個人區區的脫髮問題,難道不可以效法孫老先生,也開展一場護髮運動嗎?一想到這點,老側頓然熱血沸騰,斗志昂揚,像曾特首在當特首之前得悉其老闆將要下台而自己有望登上特首寶座後不期然在回家途中吹起口哨來那樣,也在不知不覺中吹起口哨來。

然則這場護髮運動該怎樣開展呢?老側年青時期的偶像毛澤東先生有一篇名為《矛盾論》的著作,一直是老側處理人世間各種複雜問題的指導。《矛盾論》的中心思想,是我們在解決錯綜複雜的問題時,必須先找出存在於問題中的各種矛盾並找出其中的主要矛盾,然後集中資源去消除該主要矛盾。就係咁簡單?冇錯,就係咁簡單!然則老側這場護髮運動的主要矛盾是什麼呢?當然是脫髮和不脫髮的矛盾啦!在思考這個脫髮和不脫髮的主要矛盾時,老側漸漸進入了一種性格分裂的狀態。此話怎説?蓋我的理性一面在我的左邊耳朵説:脫髮是自然的過程,而自然過程是人力不能阻擋的,既然你年紀日漸老邁,脫髮也就不可避免;而我的感性一面卻又在我的右邊耳朵説:不能就這樣向命運低頭!頭髮是男性魅力的根基,沒有頭髮就沒有魅力;沒有魅力,休想升職加薪,更休想受美人青睞。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解決問題在於處理主要矛盾的意思吧。無論如何,經過理性一面與感性一面的連番拉鋸,老側終於想到了以下幾項消除脫髮和不脫髮這個主要矛盾的方法,作為這次轟轟烈烈的護髮運動的偉大戰略戰術:

(一)在老側的部落上向一眾老側的粉絲懸紅五萬大洋,徵求一切可令八十歲以上老人頭髮再生的民間偏方;
(二)囤積大量成龍大哥代言的霸X洗髮用品,每天早、午、晚均用以洗頭一次,以確保頭髮以三倍時間早日回復至成龍大哥一頭濃黑頭髮的樣子;
(三)回港後訪尋全港九新界所有植髮店,不惜重金在頭殼前端全範圍和頭殼後部那些看到「一墶墶」隱隱透着青黃青黃的皮肉部位進行植髮,「植得一條得一條」。
(四)在以上三中方法見效前,暫時使用在不同場合均可配戴的假髮。

以上就是老側想出來的解決脫髮和不脫髮這個主要矛盾的偉大戰略戰術,只要堅持到底,就一定能令老側頭髮再度濃密烏黑。想到這裏,禁不住要高喊幾句口號:還我青春!護髮運動萬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如出現什麼「Possibly related posts」等連結,一概與老側無關,並非老側所介紹,純乃 WordPress 搞出來的東西,還美其名曰「automatically gener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