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帖背景:見前前前帖「民主歌聲獻中華(一):《中國夢》」之前言: 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05/%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4%b8%80%ef%bc%89%ef%bc%9a%e3%80%8a%e4%b8%ad%e5%9c%8b%e5%a4%a2%e3%80%8b/ )。

今天介紹的是:《祭英烈》。此曲旋律取自廣東樂曲《將軍令》,相信很多屬於八十前的讀者可能已經聽過,故不難上口。不知道《將軍令》旋律如何的,可看看以下 Youtube 片段的前三分鐘所奏音樂(三分鐘後的音樂為另一首名《滄海一聲笑》的樂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epjCToCUeI  。

老側並不太喜歡《祭英烈》的歌詞,因其意境對老側而言過於沉重,不合吾之輕佻品性。此曲歌詞如下:

淚眼或已在凝望,或已沒有人願講。
不意如今,一起相對,獻花祭英烈,再思念中國。
齊共記起血淚情,待昭雪;
眾多烈士,有請到現場,
願你能認出,六四時淚光。

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
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
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
我亦無詞說斷腸。
還願各位不必悲憤,莫悲憤,
六四那一夜, 目睹君去後,
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就算是無奈,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想聽一下燭光晚會現場參與者唱《祭英烈》,可點擊以下 Youtube  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rE9BNelSg 。此曲屬六四燭光晚會的重點歌曲,在「火化弔唁冊」環節後全體會眾齊唱,老側雖不太喜愛其歌詞,但當晚唱起來跟唱其他歌曲同樣地力竭聲撕、驚天動地,歌聲從不斷地鼓動着的、長滿「飛滋」(即「復發性口腔潰瘍」)的舌頭亂搞的口腔的剩餘空間中含含糊糊地發出來,顯得無比地驚天地泣鬼神,前前前帖前言中提到的旁邊的妹妹和前排的幾位九十後少女,在聽見老側唱到「眾多烈士,有請到現場」時,想必感到陰風陣陣、毛骨悚然。

《祭英烈》的前身是《祭好漢》,同樣是一首紀念六四的歌曲,同樣調寄《將軍令》,作詞者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著名流行曲填詞人盧國沾。《祭好漢》歌詞是這樣的:

淚眼或已在凝望,或已沒有人願講。
不意如今,一起相對,再追往昔事,再思念中國。
齊共記起這段情,祭好漢;
眾多好漢子,有請到現場,
願你能認出,六四時淚光。

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
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
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
我亦無詞說斷腸。
還願各位不必悲憤,莫悲憤,
六四那一夜,目睹君去後,
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就算是無奈,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心水清的本部落粉絲,可比較一下兩首歌歌詞細微的分別在哪兒。《祭好漢》如何演變成《祭英烈》,這當中見證了一段香港民運和社運積極份子之間的矛盾與妥協的過程。有興趣了解個中細節的本部落粉絲,可參閱《信報》二00四年六月三日的一篇題為「十五年六首歌四則反思」的文章:http://www.hkbu.edu.hk/~cstafrep/wnews/interest040603.html ,作者是香港人權歌手區議員金佩瑋(有關此人的介紹,可參閱:http://hk.epochtimes.com/archive/Issue130/jytg-130-12.html )。

還是那句老話:老側毋須在此解釋歌詞意思。本部落粉絲看過歌詞後對照國情港情,當有一己的感受,是悲是喜,悉隨尊便。

下次介紹另一首(亦是最後一首)老側於今年六四當晚在維園唱過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