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歌聲獻中華》系列最後一帖介紹的六四歌曲,是《血染的風采》。這首歌創作於一九八七年,作詞人叫陳哲、作曲人叫蘇越。一九七九年中越兩國發生邊境戰爭,戰情激烈,中國雖然戰勝,但人民解放軍死傷不少。這歌原意是記念在這場中越邊境戰爭中失去生命的解放軍士兵。首先在全國媒體上唱這首歌而令這歌及其歌唱者同時為全國所認識的,當是一九八七年的春節軍民聯歡晚會(簡稱「春晚」)。春晚上一名在上述邊境戰爭中受傷而要截肢以至殘廢的前軍人徐良用溫婉的歌聲把這歌唱出來,從此這歌和徐良便為國人所認識。(有興趣看徐良唱此歌的情景的,可點擊以下 Youtube  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4ka-zqQ5vHI&feature=related。) 

上世紀八十年代最後一年的春夏之交,北京發生了一場最終以驚天地泣鬼神的六四屠城方式完結的學運,也就是很多人(不管是香港人、中國人、還是地球人)不想回憶、難以忘記的六四學生運動。依老側記憶,當時從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在學生們佔據天安門廣場後,他們在要以唱歌來激勵士氣或打發時間時,唱得最多的歌,除了《國際歌》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外,就是這首《血染的風采》,原因何在?老側不大了了,將來歸西後也許可找幾個當年在北京有份盤據天安門廣場而在六四當晚被殺的學生如「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兒子蔣捷連問一下。 

不管是什麼原因令此曲成為當時天安門廣場上的熱點歌曲,總之《血染的風采》就在這種時空背景下為香港人所認識,也是從那時開始相當一段時期成為老側每天早上起床後上班前在浴室裏一邊淋浴、一邊鬼哭神號般高歌的歌曲之一。此曲歌詞如下: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上,有我們付出的愛。
 

還是那句老話:本部落粉絲文化修養在老側之上,故老側毋須在此解釋歌詞意思。看後對照國情港情,是悲是喜,悉隨尊便。 

本部落粉絲如欲聽聽已故香港流行曲歌后梅艷芳對此曲的演繹,同時回顧一些六四期間學運及其他有關事件的片段的,可點擊以下 Youtube  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0NIJ9orgWks。(此錄像的敗筆,是歌曲結尾部分未完,片段已提早完結。不能忍受這種突然停止的讀者最好還是不要看此錄像。) 

欲邊聽梅艷芳唱此曲、邊欣賞其舞臺上的風采的,可點擊以下 Youtube  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EQW-0jpbVk4。根據此錄像上載者所附的文字,梅艷芳唱此曲的時空,在一九九0年代某年的一場演唱會中為紀念六四死難學生而唱。另外,亦有説梅大姐曾於一九九一年在巴黎開演唱會,會中也一時興起唱了這歌以紀念六四。兩説是否屬實,有待老側及各讀者考證。 

當眾唱過此曲的香港流行曲歌星,還有老側的偶像、人靚歌甜的甄妮。此妞對此曲的演繹,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BzCfSeMcb68&feature=related。 

有關今年六四當晚老側在維園高唱的數首歌曲,介紹到此為止。其實所謂的「六四歌曲」並非只有老側介紹過的《中國夢》、《自由花》、《為自由》、《祭英烈》和《血染的風采》五首。有興趣知道除了這五首外,還有哪些歌曲被定性為「六四歌曲」的讀者,可參閱以下網上維基百科網頁:http://zh.wikipedia.org/zh-hk/%E5%85%AD%E5%9B%9B%E6%AD%8C%E6%9B%B2。 

「六四」是一個令人疲累的話題,對老側這種體虛氣弱的老朽而言尤甚。自約十年前開始,每年六四燭光晚會上司徒華等人定必在台上聲嘶力竭地高喊要「薪火相傳」,讓年青一代也認識六四,好讓香港的民主燭光在往後直至六四獲得平反前仍能每年都在維園中燃點下去,這種舉止確實有很具體、很現實的原因,那就是如司徒華此等老人在世之日確實無多,加上當今不但人民政府要人民忘記「六四」,連香港政府乃至當年同樣地義憤填膺譴責中央當權派鎮壓學生民主運動的、當今在朝在野爭相分享香港回歸後當權的利益的建制派政客如曾鈺成譚耀宗者,也紛紛既自己選擇失憶也要求別人失憶,而香港學校又不允許教師在課堂上講授與「六四」有關的歷史的這種社會氛圍下,數年以來對「六四」民主精神失傳的恐懼確實並非杞人憂天。(順道説一下:本部落粉絲如有興趣看看一些如今已因種種考慮選擇忘記六四的香港頭面人物於八九當年如何譴責中央當權派血腥鎮壓學運,可點擊以下蘋果日報報導: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502&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2708802。此外,也可點擊以下 Youtube 片段看看:
一、曾鈺成譚耀宗六四前談北京學運、兩人同聲反對中國政府新聞封鎖、同聲贊同中央不應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http://www.youtube.com/watch?v=MUouLHCsziM
二、無線新聞報導六名「人大代表」包括汪阿姐、吳康民、鄭耀棠等六四後發表聲明嚴重抗議血腥鎮壓並形容其為「不可理喻的瘋狂行為」:http://www.youtube.com/watch?v=5jjT-VNBgeM&feature=related
三、工聯會理事長鄭耀棠反對政府搜捕參與學運的學生:http://www.youtube.com/watch?v=TfnZiBF8KhE&feature=related
四、譚耀宗對六四事件十年間看法的轉變:http://www.youtube.com/watch?v=YaXEPA5ySEc&feature=related
五、有關程介南於八九年五月底帶捐款50萬元往北京交予北京紅十字會、作支援當時已被定性為違法行為的廣場高校組織學生的電視新聞報導:http://www.youtube.com/watch?v=-cNYhkOshEw&feature=related
六、葉國謙在六四二十周年立法會投票譴責中央鎮壓六四時的大姆指向下舉止、以及一眾建制派議員的表現:http://www.youtube.com/watch?v=0c5TAwiShyQ&feature=related。) 

幸好的是,以今年老側在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上見到的參加者成分看,則「薪火相傳」這點似乎是相當令人鼓舞。有關此點,六月五日的香港報章該也有報導(見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605&sec_id=4104&art_id=14103194)。此外,老側當晚的親身經歷是:當天晚上在進場前,老側和妹妹在維園附近一家茶餐廳吃東西,起初餐廳裏人不多,我們就順理成章地佔用了一張四人座位的卡位。後來顧客越來越多,茶餐廳老闆娘要老側與妹妹將兩個座位讓給兩名年青貌美的女青年。於是老側與妹妹就坐在桌子一邊,她們倆就坐在桌子另一邊,兩方陌生人也就相對而坐。老側天性害羞,尤其不習慣與陌生美女同桌而坐,總一廂情願的感覺到兩位女青年不時如觀賞熱帶魚般朝老側方向注目,由是往下的晚飯時光就如坐針氈、臉紅耳赤、呼吸急促。後來該兩名女青年的談話自自然然地傳進老側兩耳,原來她們正好也是要出席當晚的燭光晚會。此發現讓老側即時心猿意馬,數次想鼓起勇氣向她們答訕,好讓老側一方面了解了解新一代如何得知六四又為何要參與燭光晚會,一方面結識結識兩位美少女。惟當時妹妹在旁,老側為照顧自己在妹妹心目中的道貌岸然的君子兄長形像,只好打消該念頭,繼續沈默吃飯,惟心裏確實也為燭光晚會有年青一代參與而高興。此外,前前前前帖「民主歌聲獻中華(一):《中國夢》」之前言也提過,當晚坐在老側前排的,就是幾位不時向老側回眸的「九十後」少女(回眸的原因前前前前帖的前言已有交代)。簡而言之,「薪火相傳」的情況相信是很能令老側等行將就木的人感到安慰、放心了。

小女孩跟爸媽出席六四集會(圖片來源:六月五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