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三日是老側嬌妻阿珍的生日。當天老側如常因年邁而早起,不到早上六點,雙目就已自動打開,難再入睡,惟有起床一邊看網上報紙,一邊腦中盤旋着計劃:待阿珍起床後馬上向她説聲「生日快樂」,以博紅顏一笑,說不定她會還老側以香吻一個,不亦樂乎?但在看了當天的網上蘋果日報要聞港聞版上幾條新聞後,胸中頓感抑鬱翳悶、腦海填塞着該幾條新聞,進而整天恍恍惚惚,到晚上與眾親友吃飯時他們向阿珍大喝一聲「生日快樂」一刻,老側才給喝醒,想起早上錯過了取悅阿珍的機會,身為丈夫而居然不是第一個在嬌妻生日當天向其説「生日快樂」者,其罪之大,完全可能觸犯天庭,由是瞬間臉色蒼白、額冒冷汗,週遭眾親友看見,以為老側患了什麼急病,喊着要電召救護車,經老側多番宣誓並無不適後才罷休。然則是什麼新聞,對老側有如斯衝擊呢?以下四條也:

(一):十七歲失明少女「阿璇」,在心光盲人學校寄宿,暑假期間需回家暫住,懷疑她憂慮返家苦悶,於七月十二日在宿舍房間的衣櫃上吊自殺。阿璇曾在網誌中表示:「放假我會感到寂寞,尤其是暑假。」消息見報時,阿璇「情況危殆」。 (見: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13&sec_id=4104&art_id=14233505。)

(二):二十七歲「隱蔽青年」馮某,在住所用塑料袋蒙頭上吊自殺,家人發現送院後終告不治。據報導,馮在中學時已慣於無所事事,中學畢業後一直沒找工作,成為隱蔽青年,長期躲在房間打機和上網。警方調查後得知馮前日曾因只顧打機不工作遭家人責罵。(見: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13&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4233506。)

(三):十五歲少年劉某,在住所廁所吊頸自殺。家人發現後將他送院,搶救後終告不治。據報導,劉某性格內向,平日極少向家人透露心事。警方在場沒有撿獲遺書,尋死原因有待進一步調查。(見: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13&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4233507。)

(四):二十三歲青年林某,凌晨在前度女友寓所天台跳樓喪生。據報導,林某自幼被父親遺棄,盼藉爺爺喪事與尋找多年的父親見面,惜事與願違,「懷疑愛情與父子情兩面的缺失,令他痛至走上絕路」。(見: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13&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4233651。)

也就是説,七月十二日這天裏單是香港這個僅一千平方公里多一點的彈丸之地,就有最少四個年紀不到三十歲的年青人輕生。這裏説最少,是因為那是從報章的報導所得知的,而有沒有報章沒有報導的同類事件呢?不知道。老側希望沒有。

也許是因為有一個二十一歲的兒子,老側對年青的生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珍重。故此,對老側而言,二0一0年七月十二日是令人胸口翳悶的一天。

俗語説:「螻蟻尚且貪生」。因此,作為人,樂生厭死乃正常之情。故此老側總是這樣想:一個人要是走上輕生之路,則此舉背後所牽涉的思想、感情掙扎,定非旁人所能理解和體會。由是老側從來對那些指輕生者「愚蠢」、「不負責任」、「脆弱」等指責,均視之為涼薄之語、刻薄之詞,反而是反映了指責者「愚蠢」、「不負責任」、「脆弱」。上述的四個輕生的年青人,想必在輕生前一段時間也經歷了一番不為人知而且難以告訴別人的思想、感情掙扎,然後帶着對這個世界和身邊的人的徹底的失望,走上輕生之路。如果老側這推斷是準確的話,那麼「愚蠢」、「不負責任」和「脆弱」的,不就是輕生者身處的世界及其身邊的人嗎?他們又哪有權利反過來對輕生的人指三道四呢?

在上述四個輕生個案中,老側特別傷感的,是第四個輕生者、二十三歲青年林柏漢的自殺。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林柏漢出世體弱多病出現側頭情況,換來「側頭仔」乳名,被家人送返內地就醫多年後恢復正常。柏漢兩三歲時,父母離異,從此失去父愛,與現年25歲的哥哥由母親靠綜援撫養成人。多年來林柏漢一直希望能與父親見面,惜20年來無法如願。為啥?據說是因林父不想與前妻及兩名親兒再扯上關係。直至早前林柏漢爺爺病逝,林父始透過自己家人與兩個兒子聯絡商談後事,但仍拒絕現身見面。父親始終不肯現身,令柏漢耿耿於懷,近日知悉父親在尖沙嘴一家商場任冷氣技工,連日來放工後即在商場外守候,希望能與父親碰上,惜始終未能如願。同時間,柏漢與女友近日感情生變。也許就是因為情變打擊加上父親始終拒絕相認,令柏漢對人生感到絕望。七月十一日乃柏漢爺爺設靈之日,十二日凌晨他就到前度女友寓所天台跳樓輕生,結束在世23年的生命。要是報導屬實,那誰是有份將林柏漢推向死路的人呢?

後記:
老側在小說《抉擇》(見: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5/01/%e7%9f%ad%e7%af%87%e5%b0%8f%e8%aa%aa%ef%bc%9a%e3%80%8a%e6%8a%89%e6%93%87%e3%80%8b/。)的後記中說過:「自殺」是一個沉重的題材,以這題材寫成的作品,讀起來難免令人沮喪和不安。現實生活中自殺事件的報導,讀起來同樣令人沮喪不安。雖則老側不認為人們有權批評輕生者的自殺行徑,但老側並非鼓勵輕生。為啥?因為輕生所傷害的,總不會只有輕生者自己,而也會有他們身邊愛他們的其他人如父母、妻兒、好友。在上述的第一個輕生事件中,傷心的會有她的父親、母親。在第二個輕生事件中,傷心的也會有她的父親、母親。因此,人們要是有輕生年頭,也應當想想輕生後會對其他自己所愛的人帶來怎樣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