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歌手、作曲家 Bronnie Ware 除了唱歌、作曲、教唱歌外,間或還會寫一些勵志文章,其中一篇名為《REGRETS OF THE DYING》。Ware 曾當過臨終人士的看護多年,她以其親身經歷,歸納出五件最多人抱憾而終的事。用那些臨終人士的話說出,這五件事是:

(一)「我後悔沒有勇氣以真我活着,而是按他人的期望活着」。(I wish I’d had the courage to live a life true to myself, not the life others expected of me.)

她的文章説:這是最多人臨終時所懊悔的事。人們一生中總會有這個或那個夢想,但很多時都沒有下決心為自己的夢想而奮鬥,到臨死時才發覺得以實現的夢想不足一半。Ware 的勸誡:趁身體健康時,嘗試實現一些夢想吧,否則到了身體不行時就為時已晚了。

(二)我後悔那麼辛勤地工作」。(I wish I didn’t work so hard.)

Ware 説,所有她看護的男病人在臨終時都表達了這遺憾。他們都深深懊悔為了賺取生活費而將那麼多的時間耗費在工作上,錯過了孩子的童年和與伴侶相伴的時光。女病人方面,由於其所生活的社區的文化,多數並非家庭的收入支柱,也就沒有如她們的丈夫那樣多有這方面的遺憾。

對於香港人而言,相信不論男女,都要警惕這第二件憾事在自己身上發生。很多人在孩子從出生開始直至成人建立自己的家庭,中間經歷了嬰兒、幼童、孩童、少年、青年等各有其可親可愛之處的階段,卻都為了工作而將與孩子共度美好時光的權利讓給了用錢招攬到家裏來的菲傭、泰傭或印傭去享受,到孩子長大了,才牟然發現他們再也不希罕自己的相伴和照顧,這確實是令人唏噓的遭遇。

如何避免有此臨終的遺憾?Ware 建議説,過儉樸的生活方式,覺察自己的選擇,則應能發現自己所需的收入並非想像的那麼多,從而相應減少工作量,為自己的生活創造較多空間。

(三)我後悔沒有勇氣表達自己的感受」。(I wish I’d had the courage to express my feelings.)

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那麼蠻不講理,對別人諸多要求,卻又不顧別人的感受。可在面對這些人的無理要求時,很多人為了表面的「河蟹」(普通話「和諧」的諧音)而壓抑自己的感受,最終令自己窩囊地活着,而不能體現自己的潛能。有些甚至發展出因不滿和怨懟而生的疾病。Ware 的勸誡:向別人坦率說出自己的感受。

(四)、我後悔沒有和朋友保持聯繫。 I wish I had stayed in touch with my friends.)

Ware 説,她的病人很多要到了死前幾個星期,才醒悟老朋友的好處,而那時候已經找不到這些朋友,找得到的只有臨終時對老友的思念,以及對自己過去沒有花心思和時間去維持與好友的友誼的懊悔。

至於為什麼友誼對人在死前一段時間那麼重要。Ware 自有她頗為「工具性」(Instrumental) 的見解,本部落粉絲自可在讀其原文(見本帖文末連結)後不以之為然。但人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對老朋友的思念,相信乃頗為普世的現象。

然則該如何維持與老友的聯繫,以確保死前無此第四件憾事?每天上 Facebook 是否就是答案?此事老側還在摸索中。

(五)、我後悔沒有讓自己活得快樂一點(  I wish that I had let myself be happier.)

Ware 説,這遺憾普遍得令人感到意外。很多人不知道人是可以選擇要更快樂的。他們囿於舊方式、舊習慣,害怕接觸陌生事物、害怕變化。這些取向令他們向別人、也向自己説自己經已很滿足,而內心深處卻其實渴望着能開懷大笑一頓。

老側在本部落介紹 Bronnie Ware 這篇文章,是希望本部落粉絲能早日察覺這五件可能在我們臨終時抱憾而終的事情,儘早對症下藥,以免將來如 Bronnie Ware 的病人那樣帶着這些遺憾和懊悔離世。

老側方面,因為年事已高,有些方面已經無從挽救,注定要抱憾而終,例如已經失去與所有小學同學的連繫,無可能重拾與小學同學特有的坦率和真摯的友誼。但其他幾種憾事,相信還是可以從此藉着注意自己的心理狀態而令將來臨終時的懊悔盡量輕微。

相關連結:
《REGRETS OF THE DYING》英文原文http://www.inspirationandchai.com/Regrets-of-the-Dying.html

Bronnie Ware 官方網頁http://www.bronniewa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