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見前帖《老側遊記-英格蘭之旅(一)》。)

 2010年9月23日(星期四)見前帖。

 2010924(星期五)

今天首要的行程,是到匯豐銀行在倫敦的分行給雷曼和我自己開戶口,以方便往後履行身為人父的天職,當雷曼的遙控人肉提款機。

早餐在旅館裏吃。因為是自助早餐,所以吃得很飽很飽。早餐後問過旅館人員附近哪里有匯豐銀行分行,一家三口就浩浩蕩蕩去找那分行。不用十五分鐘就找到那分行,可是還沒到九點鐘,只好在附近蹓躂,看看早上繁忙時間倫敦的市容。

星期五的早上,倫敦 Paddington 地鐵站一帶已見很多人在路上匆忙地走着,情景類似香港的一些繁忙地區的地鐵站附近一帶。所不同的是,行人中很多是拖着行李的異邦人,有些從火車站出來,然後向四方八面散去,有些從附近不同的方向朝地鐵站或火車站走去。明顯地是倫敦當地人的,則多是邁着較香港人更快的腳步,神情嚴肅,如鼴鼠般敏捷地疾步走向地下鐵的出入口,仿佛有什麼重大的事情在地鐵旅程的另一端在等待着他們去處理,其實也許不過就是去上班,去幹一些可能已經數十年如一日同樣地做着的事情。 

九點一到,我們就踏進那銀行。銀行職員向我問明來意後,便向我們解釋他們有哪些戶口類型、哪種戶口符合我們兩人的需要,最後,那職員説,最恰當而方便的戶口類型當是他們銀行獨有的 Premier 戶口,並建議我開一個。我在香港也有一個匯豐銀行的戶口,但屬於叫 Advance 的,比 Premier 戶口要低一大級。香港的匯豐銀行職員也曾游說我多放些存款在這戶口裏,以便將它升格為 Premier 戶口,但被我一口拒絕。這次又遇到類似的被游說經歷,我本來打算也是一口拒絕。但聽了那職員一番解說後,倒又覺得這種戶口似乎的確是最方便將來定期存錢進雷曼的戶口作其生活費。最打動我的,是銀行職員説用這種戶口存放英鎊進雷曼的戶口,可以免掉每次達 30 英鎊的手續費,而要是開個普通的戶口,這手續費就要繳付。要是這樣的話,那開個 Premier 戶口的確有其好處。我正要高喊要開這樣的一個戶口時,卻接着聽見那職員説,這種戶口要在半年內存進五萬英鎊,並將它成為戶口的經常性存款,才可免卻每月 25 英鎊的戶口費。

這話令我感到很為難,我哪裏來在半年內湊得到五萬英鎊存放到這戶口呢?於是沉默了感覺上是好幾分鐘的時間,一邊眼睛瞪得大大的作其思考狀,一邊盤算怎樣打退堂鼓往別家銀行開戶口。可這時阿珍和雷曼都用又奇怪又期待的目光看着我,那銀行職員也在用又奇怪又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地球好像停止了轉動,仿佛世間所有發生着的事情都凝住了,而有神力能令地球回復轉動、世間事情能發生下去的,似乎就只有我了。當我的眼光從遙遠的空間先後回到阿珍和雷曼臉上,接觸到他們又奇怪又期待的眼神時,在一種一家之主的責任感和虛榮心驅使下,一句聲音空洞並透着一股不顧一切的悲情的説話,就以豪邁的語氣從我口中衝口而出:那就開個 Premier 戶口吧!

銀行職員如釋重負又歡天喜地的給我和雷曼辦開戶口的手續。手續繁複得很,要看這樣那樣的身份証明和住址証明的正本,又要在這份那份的文件上簽名,花了整整一個小時。可我們離開銀行的時候,卻不是十點鐘,而是十一點多。為什麼進去的時候是九點鐘,辦開戶手續的時間是一個小時,離開銀行的時間不是十點鐘而是十一點多呢?我向阿珍提出這個疑問的時候,得到的答案是:因為另外有約十五分鐘是銀行職員介紹有哪些種類的戶口和這 Premier 戶口的方便之處,其餘的就是我考慮要不要開這個 Premier 戶口所花的時間。

今天的早上就這樣過去了大部份。開戶口的事辦好後,我們回到旅館去,將要帶到雷曼的宿舍的部分物品放進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然後出發。因為天雨,拿着行李路不好走,我就破天荒地讓旅館的職員為我們叫了一輛轎車,載着我們和行李一起去雷曼的宿舍。多年來阿珍和我出門旅遊,到各地景點觀光都只得坐當地的地下鐵或巴士,坐出租車的經驗非常罕有,而坐特意讓旅館給安排的轎車從旅館到某個景點,則更是我倆相識近半個世紀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車子很快就來到旅館,那司機主動幫我們把行李放好,阿珍和雷曼歡歡喜喜充滿幸福感地坐進車子後座,我坐在司機旁的座位。他們在我後面享受這次耗資 25 英鎊的轎車之旅,我在前面心裏嘀咕旅館職員的不誠實做生意手法,因為我跟他説的明明是請他替我們叫一輛的士,而他卻給我們叫來了一輛專用轎車。從地圖上看旅館和雷曼宿舍的距離,出租車收費根本不可能是 25 英鎊,這明顯地是一宗旅館和客運公司同流合污壓榨遊客的事件,可是,為免勤儉持家的阿珍心痛無謂的花費,我也就沒有向她講我的想法,只讓自己繼續嘀咕。

轎車的司機一開車就用上了衛星導航系統,把雷曼的宿舍的郵政編號輸進系統,車廂隨即就響起一把磁性的聲音,指揮司機轉左轉右。車子沿牛津道(Oxford Road)往東面駛去,經過繁忙的 King’s Cross 車站路段,駛進了一條相對寧靜的馬路,居然開口説要我們看馬路兩旁商店的號數,幫他找到雷曼的宿舍。後來到了某處,又表示已走過了頭,要回頭,卻又説那是一條單程路,需要繞路才能回到過了頭的地方。如是者那司機開着車子在那一段兜轉了最少十五分鐘,終於下車問路,才確定宿舍的位置,我們也就才到達要去的地方。要是我們坐的是出租車的話,我還會禁不住懷疑那是司機故意繞路以掙取更多車資的技俩,可車資是在旅館職員幫我們打電話約車的時候已經講好是 25 英鎊的,而我們下了車、司機幫手拿出行李後,他要的錢還是 25 英鎊,那我就不能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繼續懷疑他繞路的動機了。不管怎樣,衛星導航系統那麼先進的科技,沒有能令那司機順利完成運輸任務,而我們卻平白多坐了十多分鐘的專用轎車,現代科技的確往往有其令人感到出人意表的能耐。

雷曼往後十個月的在倫敦住的宿舍,是一個約八米長、兩米寬的房間。進門左邊是浴室兼廁所,另一端右邊是窗口,左邊是床。窗外可遠眺怡人的風景,窗前是一張面積頗大的書桌,書桌旁是一個矮身書架。左邊浴室和床之間是衣櫥。房間的設備簡單樸素,作為學生應當滿足。打從進入這宿舍房間的一刻,阿珍就開始幫雷曼將從香港帶去的東西放在不同的地方,又告誡他此物該如何使用,那物該如何使用,此物該放在哪裏,那物該放在哪裏。我則躺在宿舍床上閉目養神,時而開句聲給點主意以顯示一家之主的風範,時而往其他宿舍的公用廚房看看。

阿珍在雷曼宿舍那不足二十方米的空間折騰了近三個小時,終於願意聽取我的意見,離開宿舍,讓一家人能出發從那裏步行往雷曼上學的倫敦大學亞非研究中心的教學樓。該段路程不近,約莫相當於從中環大會堂走路到灣仔合和中心。因為天氣很好,三人路上有説有笑,也就不覺得遙遠,可要是讓雷曼一個人從宿舍走路上學,我和阿珍都覺得路程太長,都認為他應該走一段路往 King’s Cross 地鐵站坐一個站地鐵到 Russel Square,然後再走路往校園。

到達校園後,已經是下午四點多。我們還沒有吃午飯,於是遊逛到出口對面的一家 Pret A Manger 吃東西,在那裏休息了好一會,然後繼續遊逛附近,不久發現了一家頗大的叫 Virtrose 的超級市場,阿珍頓然興奮起來,説可以進去為雷曼搜購一些日用品如洗髮乳之類的東西,供其往後使用。於是三人就在那超市逗留了近半個小時,才滿載而歸連同一些為省錢而買的準備在旅館房間裏當晚飯吃的食品坐地下鐵回旅館。七點多回到旅館,三人匆匆吃了買回去的食品,都感覺很睏,雷曼更是來不及刷牙就躺到自己的床上睡着了。這也難怪,因為這時候已經是香港時間深宵三點多,要是在香港的話,三人一定都已在夢鄉,加上外出了一整天,怎能不感到睏呢?我這時也睏得開始迷迷糊糊起來,也就急忙往床上躺下,終於不知在什麼時候變得不省人事。

(待續:2010年9月25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