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見2010年9月23日(星期四)帖。)

20109月26日(星期日)至10月9日(星期六)

(本帖序:記敘9月25日星期六遊英之事的帖文,發表於10月10日。當天乃老側自倫敦回港後第二天,帖中主要內容於旅英期間寫成,只因沒有時間將之整理至可作帖文發表,才留待回港後第一時間整理發帖,以解本部落粉絲望穿秋水之苦。

問題是,回港後整整一個多星期,老側都因 jet-lag 而晚上於睡眠時間精神奕奕、躺在床上如少年時暗戀鄰家女孩而猶豫於是否要向其表白情愫般輾轉反側至凌晨三四點才矇矓入睡,而白天則神智近乎迷糊如行屍走肉,大腦運而不作,除了應付謀生需要而往 hku 上廣東話課及完成翻譯任務及往 xx 局開那些不可告人的會外,根本無剩餘腦力寫帖。其後當此現象過去後,卻又接二連三接到要緊急交貨的翻譯任務,為着不得失照顧老側生計的客戶,當然要把寫遊記這種玩物喪志的玩意暫且擱在一旁,由是遲遲未有將9月26日及之後的旅英情況寫成帖文,事情越拖得久,提筆的動力也就越弱,加上回港後發現不知是倫敦的空氣還是自來水還是食物還是什麼其他原因,老側完美的頭殼上的黑髮驟然稀疏了很多,以至照鏡時居然能藉浴室亮燈光芒從髮縫中看見白亮白亮的頭殼皮,心情頓然沉重不堪,也就更無心思去回顧倫敦之行。(最後一項理由,絕非無中生有。老側對頭髮日益稀疏的關注,早於約一年前已經開始,並曾為此開展「護髮運動」,更以專文公告天下,以示決心,見: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09/12/19/%e7%86%b1%e5%88%87%e9%96%8b%e5%b1%95%e3%80%8c%e8%ad%b7%e9%ab%ae%e9%81%8b%e5%8b%95%e3%80%8d%ef%bc%81/。)

這次硬着頭皮要把這旅英最後兩星期的經歷寫出來,以作這輯老側遊記的結尾,主要是個多星期前與一眾歷史人老友一起午飯時,被友人同時又是本部落超級粉絲的鍾兄先而質問為何不見遊記新帖文、繼而揶揄這輯老側遊記是否「爛尾」(意指有始無終、半途而廢、虎頭蛇尾、無疾而終),因而醒悟如今的老側部落已非純屬老側個人宣洩後更年期症候群所致失控情緒之媒介,而是已經衍化成老側與一眾部落粉絲交流思想及感受之平台,故只得在繁忙的俗務中抽取空間,斷斷續續寫下此帖文。)

9月26日至10月9日,整整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雷曼要出席倫大東方研究學院安排的迎新活動,第二個星期開始其在倫大修讀的碩士課程,因而也就自9月26日晚開始不再與我和阿珍在旅館留宿,改而從此住在宿舍。這兩個星期的大部分時光,也就主要是我和阿珍、阿珍和我一起在英國度過。

然則這兩個星期我倆如何度過?去了什麼地方?以下是回答這兩個問題的流水帳,立此存照。

觀光

9月26日至9月28日,我倆留在倫敦,與阿珍外甥洛刻斯作第二次會面,由他帶領我們三人往高檔百貨商店 Fortnum & Mason 頂樓去體驗每人連小帳盛惠40英鎊的英式下午茶,又遊覽倫敦不同景點如聖彼得大教堂 (St. Paul’s Cathedral)、泰特現代美術館 (Tate Modern)、大英博物館 (British Museum)、海德公園 (Hyde Park)。除了遊覽景點外,我倆還到了一些地區如 Canary Wharf 及 Dalston 看市容,在牛津街 (Oxford Street) 一帶逛公司,往拜會友人介紹的地產代理佘儒(化名)以徵求其對我在倫敦購買物業的意見。

9月29日至10月3日,我倆從倫敦出發坐火車北上,先是到曼徹斯達 (Manchester) ,在曼城過一晚,然後繼續北上到蘇格蘭第一大城格拉斯哥 (Glasgow),在格城過了三天,與阿珍的外甥女貝琪會面,由她帶領我們遊覽格城及往其近郊遠足。10月3日下午我倆從格城坐火車直接回倫敦。

10月4日至10月8日除了去雷曼的宿舍探望他或和他外出用膳外,其餘時間繼續在倫敦觀光,先後去了西敏寺橋 (Westminster Bridge) 一帶、國家美術館、倫敦唐人街、肯辛頓宮花園 (Kensington Palace Gardens)、格林公園 (Green Park)、白金漢宮 (Buckingham Palace) 及其附近一帶、大英博物館(第二次)、倫大東方研究學院 (SOAS)、倫敦塔橋 (London Tower Bridge) 及其附近一代、倫敦博物館 (Museum of London)、攝政公園 (Regent’s Park)及其附近的中國領事館。此外,還在10月7日晚上與雷曼和洛刻斯一行四人往皇家節日音樂廳 (Royal Festival Hall) 看音樂表演。

我們在倫敦、曼徹斯達、格拉斯哥三地觀光,基本策略是,不管室內室外,要不收入場費的才進去參觀,如收入場費,則在門外流連一會兼拍照即可。如此則為這次旅程在觀光方面的開支節省上百英鎊。

看市容、逛公司

除了觀光外,看市容和逛公司也是這次旅英行程中用去頗多時間的兩種活動。看市容是因為我節儉成性不願意坐收費昂貴的出租車,於是當從一處觀光點到另一處觀光點時,要是兩者距離在三個地鐵站之間,則以看市容、看民情為名,儘量誘導阿珍走路,超過三個地鐵站才坐地鐵或公共汽車。

在看市容之餘,我當然沒忘記不時乘阿珍不覺向經過的倫敦美女多看一眼、或兩眼、或三眼(視乎其美貌及/或阿珍不覺的程度)。比起零六年到法國學法語之旅時在巴黎街頭上類似的經歷而言,倫敦街頭的美女不及巴黎的多,由是我專心走路、看市容和能準確回應阿珍的一些閒聊的時間也較多。

逛公司則也許是阿珍對我此舉的不經意的報復。倫敦的牛津街 (Oxford Street) 百貨公司林立,我們在倫敦的最後幾天,幾乎每天都到這裏,將時間花費在主要兩家百貨公司:Marks & Spenser 和 Primark。阿珍特別鍾情於在這兩家公司遊逛,而我則無可奈何地陪伴在側,隨着她從女裝部的這排衣服架遊到那排衣服假,拿起這條褲子看看,取下那見大衣試試,既詢問我的意見,又視我的忠實評語為刻意令她不能買到東西。

直到了最後兩天,我實在耐不下這種比跑十公里更令人疲累的活動了,也就硬着頭皮向阿珍提出,讓我在 Marks & Spenser 內的咖啡廳坐下來看書,她自己去逛公司,即便是在 Marks & Spenser 逛完後到附近的 Primark 繼續逛也無妨。這提議初時阿珍還表現得挺接受,可在經歷了一次這樣的她逛公司我安坐咖啡廳看書的安排後,兩人會面時就已面露不快之色。我愛妻心切,不忍她再次獨個兒逛公司,只好放棄這一安排,主動提出再次與她一同逛 Marks & Spenser,逛 Primark,然後又逛 Selfridges,然後又逛 Debenhams,連類似香港的屈臣氏和萬寧的 Boots 也逛了。

幸好阿珍乃勤儉持家型女性,雖則喜歡「櫥窗購物」 (window shopping),很多時候也顯得很喜歡眼前的物品(主要是衣履),但真正要把東西買下的情況還是很少的。這次倫敦之旅,反而是我最先買了一雙 Clarks 輕便鞋,阿珍經歷了多番心理掙扎,才終於買了一雙短靴和一件外套。我買那雙輕便鞋,從進入某家Clarks鞋店到試鞋到決定購買到付款,只花了約二十分鐘,而阿珍買那雙短靴和那件外套,前後經歷了走進走出倫敦的百貨公司,然後走進走出曼徹斯達的百貨公司、然後走進走出格拉斯哥的百貨公司,前後經歷兩個多星期才拿定主意先後把它們買下來。面對如此知慳識儉的嬌妻,好幾次看見她拿着喜愛的大衣或鞋子或手套或圍巾或什麼什麼而猶豫不定時,幾乎頭腦發熱到慷慨地慫恿她全都買下來。

無論如何,這次倫敦之旅的相當一部分時間,就是用在看市容和逛公司。

坐咖啡廳

除了觀光、看市容、和逛公司外,這次旅程中另一花掉頗多時間的活動,就是坐咖啡廳。倫敦的咖啡廳很多,路邊茶座也不少,雖然好像比不上巴黎那麼多。可我和阿珍坐的咖啡廳,主要還是 Starbucks,而非倫敦本地的「茶餐廳」。為什麼要是 Starbucks?一方面是因為熟悉它的運作方式如怎樣點飲料和食品,更重要的是因為可以在 Starbucks 上網,以抱持與外界連繫,特別是香港的友好和業務。

為何不舒舒服服地在旅館的房間中上網,而要顛沛流離到處找 Starbucks 上網?事情是這樣的:本來在出發前經互聯網訂旅館的時候,已經專門選了標明酒店內有上網設施的才訂房間,但來到倫敦、曼徹斯達、格拉斯哥時住進旅館後,才發現在旅館的時刻並非一定就能夠上網,更多的時候是上不了網。

例如,我們從9月23日到9月28日,又從10月3日到10月4日所住的旅館,當初選擇它,除了因為房租在我們願意負擔的範圍之內,還因為網頁上資料聲稱免費提供無線上網,來到後才發現原來不能在房間裏上網,而要到旅館大堂去才能上網。也就是説,我要放棄經過一天疲累的外遊後回到旅館在房間裏赤身露體邊休息邊上網的渴求,改而穿着整齊衣服到旅館大堂的座椅拿着手提電腦正襟危坐與旅館的其他住客既一同卻又各自上網。然而,即便我願意這樣做,也不一定就保証能夠上網,因為大部分時間我是沒法連接旅館所提供的無線網路的。如是者經歷了多次的失望後,沮喪之餘,惟有以積極行動應對,也就是外出去找提供免費上網的咖啡廳。這就是這次英倫之旅常常光顧 Starbucks 的原因。

覓食

除了觀光、看市容、逛公司和坐咖啡廳外,我們還花了很多時間在外吃飯。除了早餐大部分日子在旅館中吃自助早餐外,兩個多星期的十多天的午飯、晚飯都要在外頭解決。倫敦外出吃飯消費昂貴,這在來到倫敦前,朋友甲、朋友乙、朋友丙、乃至朋友辛、朋友壬、朋友癸都早已或先後或同時對我作出警告,説倫敦的飲食消費如何如何昂貴。

惟警告歸警告,總不能因此而絕食。即便自己為省錢而願意絕食,也不能要求柔弱嬌小的阿珍和嗷嗷待哺的雷曼絕食,因此旅英的十多天一共三十多頓午飯和晚飯,加上數量不一的上午茶和下午茶,都要在外花費,這次旅行在膳食方面的消費自然不少。此外,有時候為了上網或看市容逛公司至兩腿無力,也都需要找家咖啡廳坐下來,那又是一筆開支。

當然,以我的節儉作風,當然會盡量減低在膳食方面的開支,一如我會盡量減少在其他方面的開支一樣。所以,當只有我和阿珍、雷曼在一起時,往往會或暗示或明示午飯或晚飯到麥當勞去填飽肚子即可,如此則每頓飯三人之消費應能控制在15英鎊之內,吃的當然就只能是如香港的麥當勞的漢堡包、炸薯條之類貨色。有時感到兩人對此舉的反感到達奮起反抗的邊緣,則會明示或暗示到稍高一個檔次的 Pret A Manger (此飲食連鎖店香港也有,推斷店名應為法文,意謂「準備好吃飯喇」,發音應像:/prê-ta-mongdzei/)去。如此也還可以將一頓飯的開支控制在20英鎊左右。後來我發現了倫敦獨有的一家叫 Chicken Cottage 的連鎖烤雞店,提供烤雞、烤羊肉、雜菜沙拉、炸薯條,不但味道不錯,而且價錢不比Pret A Manger貴,於是也就不理雷曼是否願意,多次拉着兩人光顧。有時候着實吃悶了這幾家的食物了,也會光顧不是連鎖店的餐館。例如9月28日當晚就曾在 King’s Cross 火車站附近一家印度菜館吃了晚飯,連小賬一下子花費了43英鎊。這頓飯的質量非常普通,份量又少。我們三人偶爾在西環蝸居附近的一家印度菜館吃飯碗,要是點同樣的菜,不僅份量一定要多最少三分之一,買單時也肯定只要付43英鎊的一半(即約270港元)。

而只有我和阿珍在一起時,我就會一面擺出慷慨的樣子,建議往高檔餐廳吃飯,一面閒話家常地向她提及這次倫敦之旅大概已花了多少多少,並閃出憂心的表情,如此則十次有九次溫柔婉順的阿珍都會上當,主動提出往以上三家連鎖快餐店中的一家吃飯。該九次中,我就會有一次或兩次反建議,不去這幾家快餐店吃飯。如是者我們倆在雷曼住進了宿舍不再和我們一起游覽倫敦後,一方面較常光顧連鎖快餐店以控制膳食開支,一方面卻也會間或嚐嚐倫敦餐館的食物。例如10月4日晚上我們進了一家希臘菜餐館,試了一頓既美味又豐富的希臘晚餐。這頓飯兩人共花費了24英鎊,結帳後我還不斷向阿珍説:便宜!便宜!這虛情假意的動靜,換來的,是阿珍如同在看一個陌生人般的目光。

然而當我們跟阿珍的外甥洛刻斯和貝琪在一起,由他們領我們遊覽倫敦和格拉斯哥時,則不由我來控制到哪裡用膳。洛刻斯和貝琪是阿珍的姨甥,前者在倫敦生活,後者在格城唸書。他們對阿珍尊敬有加,也為阿珍來到倫敦和格拉斯哥和他們見面感到很興奮。於是在與我們見面時,總覺得要領我們去倫敦和格城好吃的飯館去吃飯。由是在倫敦時洛刻斯領了我們三人去意大利菜餐館、英國菜餐館、泰國菜餐館,在格城時貝琪領了我們兩人去中國菜餐館、意大利菜餐館、英國菜餐館。每次結帳花費自50英鎊至74英鎊不等。儘管洛刻斯和貝琪也許有意盡地主之誼而由他們來付帳,可我和阿珍每次都以長輩的語氣和身體語言表示要由我們來付帳,而他們又基於後輩對長輩的尊敬而不作爭拗,因而這在外吃飯的開銷也就難以節省。雖然消費不菲,但同時卻應感謝他們兩人的介紹,我們才能有機會到正宗的英國飯館去正正式式地吃上令人回味的午飯和晚飯。洛刻斯和貝琪都是做事慢條斯理的人,因此與他們吃飯,所花時間總要比我們三人或兩人吃飯多約一倍,此亦是我們倫敦之旅中要花頗多時間在覓食上的部分原因。

然要論花時間之長,最不成比例的一頓,則是9月26日的下午茶。這是洛刻斯的一次誠意安排。洛刻斯認為來到了倫敦而不體驗一次英士下午茶,則等於倫敦之行以缺陷告終。為此他花了很多時間去訂座,終於令大伙能在該星期天得以在Fortnum & Mason 頂樓的餐廳吃下午茶。Fortnum & Mason是英國老牌百貨商店,創立於1707年,至今已有300多年歷史。此店的下午茶,更是英式皇家下午茶的代表。據洛刻斯説,這裏的下午茶,每天都滿座,而星期六星期天就更難找到座位。當天我們約四點到達,一直坐到六點多才離開。兩個多小時的下午茶,除了喝茶、吃茶點外,就是聽洛刻斯介紹倫敦的風物景觀、餐飲購物等,以至其創業大計。我那坐着聽人說話不足半小時即會瞌睡的習慣,令我在下午茶進入第二個小時後,就幾乎要在那坐着感到異常舒服的沙發上躺下來。可惜因為禮貌問題,加上要維護姨丈這長輩身分的形像,只好努力睜着眼睛,望着洛刻斯作細心聆聽狀。這頓下午茶,洛刻斯説應當由他來付帳,因為是他提議的,我們怎樣説他也不讓我們買單,因此不知道買單時帳款多少。根據四個人點了三客茶餐加一客茶計,按餐單上所示價錢,消費當在150英磅上下。這次下午茶所花費金錢和時間,比我已往吃過的任何一頓飯都要昂貴、漫長。

總結

行文至此,大抵印象深刻的都已寫下,應當可以告一段落。下面作一點總結,評估一下這次英倫之旅是否值得。這問題我和阿珍在回來後這近一個月來,間或會用來作閒聊的一個題材。我倆都認為,雖然作此英倫之旅時雷曼已經是近二十二歲的年青成年人 (young adult) ,我們完全沒有必要陪同他到倫敦去為開始其碩士課程作準備。但是,我倆都覺得因為這次我們選擇了跟他一起去,在他正式開學前我倆有機會和他一起在倫敦旅遊,又陪他搬進宿舍,親眼看到了他下去一年所居之處的模樣,和他一起從宿舍步行到倫大東方研究學院的校園,也就對於他下去一年甚至四年的起居有較具體的印象,而不僅僅是根據他的描述而得出的想像。此外,通過這次英倫之旅大家共同行事的一些經歷,如在出發前收拾行李、出發時將行李從家裏拉到公共汽車站、在機場時一起辦登機手續、到達倫敦時在火車站一起找往旅店的路,多此在倫敦地鐵站一起看地圖去找出到哪個月台及在何站倒車以便能到達目的地、一起找餐館吃飯、吃飯時一起閒聊他對學習和前途的想法等等,都是非常有價值的親子經歷。為此,這次英倫之旅,也許花費不下十萬港元,但卻是非常值得的。

(後記:本輯《老側遊記:9月23日-10月9日英格蘭之旅》至此正式完結。將來有閒錢能再踏上另一旅程,到時再為本部落粉絲提供另一輯《老側遊記》。)

附:

2010年9月23日(星期四)見: 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9/27/%e8%80%81%e5%81%b4%e9%81%8a%e8%a8%98%ef%bc%8d%e8%8b%b1%e6%a0%bc%e8%98%ad%e4%b9%8b%e6%97%85%ef%bc%88%e4%b8%80%ef%bc%89/

 2010年9月24日(星期五)見: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10/03/%e8%80%81%e5%81%b4%e9%81%8a%e8%a8%98%ef%bc%8d%ef%bc%8d%e8%8b%b1%e6%a0%bc%e8%98%ad%e4%b9%8b%e6%97%85%ef%bc%88%e4%ba%8c%ef%bc%89/

2010925(星期六)見: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10/10/%e8%80%81%e5%81%b4%e9%81%8a%e8%a8%98%ef%bc%8d%ef%bc%8d%e8%8b%b1%e6%a0%bc%e8%98%ad%e4%b9%8b%e6%97%85%ef%bc%88%e4%b8%89%ef%bc%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