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11月13日星期六) 老側特別忙碌。上午十點多與嬌妻阿珍出發往尖沙咀商務印書館出席一個由中文大學教育學院的何萬貫教授講寫作的講座(自此講座後,老側偶像又多一名:何萬貫);下午繼續與阿珍往香港大學的王賡武講堂出席一個名為「古智今用集思會」的講座(此「古智今用集思會」乃由一系列七個講座組成,昨天舉行的是第二個,老側要是有空將專帖記述);講座完結後回家稍作休息,晚上隻身往出席美女友人喬伊絲的婚禮和婚宴;婚宴到晚上十一點許近乎完結時,老側感覺時間已晚,也就先行告退。回到家已過午夜。雖然身體相當疲累,心情卻喜悅有加,恍如剛參加完自己閨女的婚宴那樣。

喬伊絲是老側在港大念佛學課程時的同學,老側與之相處時,視其為家中幼妹。事實上,喬伊絲甚為年青,觀乎老側與之在年齡上的差距,當以爺孫相待或勉強以父女相待更為恰當。這次喬伊絲與其相戀不下十年的男友共諧連理,老側由衷祝福他倆百年好合,早生貴子(或女)。

喬伊絲的婚禮和婚宴在一家位於金鐘的酒店裏舉行。老側有幸,被安排與師父衍空法師和另外兩位曾一道跟隨師父往印度旅行的法師同桌。同桌的其他人,有兩位與老側頗為稔熟,也趁機會閑聊了幾句,互詢近況;其他的當是喬伊絲的同道友人,有些認識,有些不認識。老側於八時左右遵從酒店入座鈴聲的指示,找到自己的座位後徐徐坐下。不久一眾親友看了一段喬伊絲及其準夫婿斯坦利從小到大的生活照片演示,氣氛既輕鬆又溫馨。

婚禮於八時四十分左右開始。喬伊絲在兩名標致可愛的「花仔」、「花女」引領和滿臉慈愛之色的父親扶持下、慢步走進宴會大堂。新娘子父親將其手交給新郎後,一對新人就慢步登上已經放好用以進行簽字儀式的桌子的台上。負責見證結婚證簽署儀式的律師看來經驗豐富,純熟地帶領兩位新人宣讀結婚誓言、在結婚證書上簽名具結,又引導新人的父親先後簽字和講話,然後自己簽名作證,再而着新人交换結婚指環,整個過程輔以幽默言談,令氣氛既庄重又輕鬆。宣誓和見證儀式過後,是簡單而隆重的切結婚蛋糕儀式,然後兩位新人合巹交杯,並接受台下一眾親友熱烈掌聲的祝福。

婚禮儀式過後,婚宴開始。婚宴中間,兩位司儀引導新人和新人的親人講話;兩位新人也按例與主家席的親人到每一桌子向親友致意。婚宴過程中的大部分時間,一隊由四人組成的長笛樂隊在台上奏出優美的長笛樂曲,為婚宴增添了高雅的氣派。

老側師父衍空法師也是喬伊絲的師父,喬伊絲特意邀請他在婚宴上講話。師父在説了一番祝福兩位新人的說話後,就説要以喬伊絲的心靈導師的身分,向兩位新人傳達佛陀對夫婦相處之道的訓誨。按師父説,《善生經》記載,佛陀就夫妻相處之道,對身為丈夫的提出了五項指示:(一)「相待以禮」;(二)「威嚴不媟」;(三)「衣食隨時」;(四)「莊嚴以時」;(五)「委付家內」。師父以現代語言將佛陀這五項指示予以演繹,大意是:(一)「相待以禮」即身為丈夫的要尊重妻子,因她並非丈夫的所有物,而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由是兩人應當相敬如賓;(二)「威嚴不媟」即當丈夫不能行為不當,令自己失去妻子的尊重,例如即使在家裏行為和裝束也不應過於隨便;(三)「衣食隨時」指當丈夫的應當保證妻子吃得飽、穿得暖;(四)「莊嚴以時」指丈夫要提供必要的物質條件盡量令妻子在人前 presentable,並為此要給妻子添置衣服、首飾,不能讓她穿着過時或破舊的衣服,因為那不僅是她沒光彩,同時也令自己丟人。由是,不但不應阻止她以私己錢買衣服,更應財政上提供她買衣服化妝做 facial 的彈藥;(五)「委付家內」指當丈夫的應當放手讓妻子掌管家中事務,包括家庭的財政。師父說完,但見斯坦利唯唯諾諾,一臉受教之色。

另外,佛陀對當妻子的也作出了五項指示:(一)「先起」;(二)「後坐」;(三)「和言」;(四)「敬順」;(五)「先意承旨」。師父的演繹是:「先起」即要早於丈夫起床,開始一天的家務,更理想的,是為他準備好早餐,讓他起床時無須開口即已有早餐送上;「後坐」即在兩人都要坐下的場合中,先讓丈夫坐下,自己才就坐。目的何在?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滿足丈夫的大男人心態也;「和言」就是對丈夫說話時温聲細語。此舉進則可令丈夫經常感到如沐春風,退則可令丈夫無法以自己說話的語氣借題發揮,向自己發惡;「敬順」就如字面意思,對丈夫又尊敬又順從,以滿足其大男子主義心態;最後,「先意承旨」即掌握丈夫的心意,他還沒有開口,就把事情先安排好,令他心想事成。師父說完,也見喬伊絲唯唯諾諾,同樣是一臉受教之色。到此,師父總結説,希望兩位新人能實踐佛陀早於兩千五百多年前為夫妻間如何維繫感情和良好關係而提供的指示。最後,他祝福喬伊絲和斯坦利白頭到老,並囑咐他們「努力造人」。喬伊絲是師父的忠實粉絲,對其訓示想必謹記於心。

師父講話完畢後,婚宴繼續餘下的部分。老側一邊嘴嚼眼前美味的素菜,一邊琢磨剛才師父傳達的佛陀指示,並以之對照與嬌妻阿珍多年來的相處,不期然兩頰漸漸發熱,背心滲汗,終而要把外套脫下。因為五項丈夫方面的行為守則,好像沒有哪一條老側能徹底執行。其中第三、第四條就更是實踐得非常的不合格。想起阿珍過去二十五年來與老側相處所受的委屈,特別是經常在買衣服方面被我以種種手段加以抑制而不能「莊嚴以時」的失望,心中特別慚愧。由是想起時間已經不早,阿珍想必在家苦候老側歸家,也就向師父請辭並和一眾同桌友人道別,打道回府。

謹以此帖文獻給喬伊絲和斯坦利,祝願兩人同心合力,建構人生另一階段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