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在經歷長達十五年軟禁後,本年11月13日終於獲得緬甸軍方政府釋放。昂山素姬是老側偶像,因此,在昂山素姬獲釋前後,老側一直想寫點有關昂山素姬的帖文,與本部落粉絲分享對這位當今世界真人版民主女神的敬意。遺憾的是,老側寫嬉戲文章還勉強可以,寫抒發對昂山素姬這類令人高山仰止的人物,則毫不意外地力不從心,不知寫什麼、怎樣寫。為此老側對自己非常失望,也非常生氣。

就在為此而沮喪之時,讀到了老側另一偶像、《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潘耀明為《明報月刊》十二月號而寫的、題為《芝蘭的風骨》的卷首語,覺得潘老(潘耀明先生年紀其實不大,62歲而已,此處稱他潘老,僅為了表示敬意)這篇關於昂山素姬的文章,寫出了老側對昂山素姬的感覺以及對其仰慕的原因,因此不惜自毀形像,當一回文抄公,將潘老這篇文章插枝到本部落。同時,希望本部落粉絲透過潘老的文章,明白老側仰慕昂山素姬的因由。

原文文字盡皆黑色,引文與正文以不同字體予以區別。本帖只能以一種字體刊出,故老側擅自用不同顏色區分引文與正文。本部落粉絲盡皆文化人士,辨識何者為引文、何者為正文,當無困難。

《芝蘭的風骨》(《明報月刊》十二月號卷首語)作者:潘耀明

蘭生深谷,與眾草伍,不求自異也。而其香清遠,有狷潔之操。 --鄭逸梅《花果小品》

每次從熒光屏看到昂山素姬,往往予人一縷攝人心魄的感覺,那是綽約丰姿和迷人的神祕品質。

除了真摰的心靈,還有高貴的儀容。她的眉,如一抹遠山裹着的薄霧,眼睫毛濃密而鮮明,那一雙眸子遠不是翦水明瞳可以形容,我想起《老殘遊記》作者劉鶚的《明湖居聽書》中對王小玉的描寫:

那雙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寶珠,如水銀,如白水銀裏養着兩丸黑水銀。左右一顧一看,連那坐在遠遠牆角子裏的人,都覺得王小玉看見了我了;那坐得近的更不必說。

她的鼻子,綴在鵝蛋形臉龐上,宛如嬰孩的鼻,纖細而美致。

她頭髮濃密得發亮,披在她頎長的體軀;那一襲民族長衫裹着她玲瓏的身體,稱身、得體。

……

她的美,相信詩人拙於表達,文人也苦於描繪。她不屬於烟火風塵的人世間,有人說她是「緬甸之花」,她更像高山深林的芝蘭。在她過去二十一年中,有十五年被囚禁,卻越發出落的逸致清麗、別樣的風流。

二十一年來,在仰光重重看守宅院裏,她一個人伴着一盞熒熒青燈孤獨地抗爭,百折不餒,若合孔夫子所說的:「芝蘭生於深林,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而立德,不為困窮而改節。」

昂山素姬是生於幽谷的一株孤芳的蘭花,但她的心牽繫着她的祖國、她的人民,「與眾草伍,……其香清遠,有狷潔之操。」

昂山素姬與緬甸、仰光、佛教、西方民主思想連結在一起,表面而言,有點風馬牛不相及。

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般民運人士激昂的大聲吶喊、振臂的高呼。她玲瓏的小嘴像百合花開,流瀉出來的語言,沒有凜冽刀光與腥熱的血影,只有高雅的氣質、恢宏的氣度和彬彬的談吐。她佇立我們的眼前,鮮明、豐滿,輻射着溫熱,發散着柔情。

她的丰姿、舉止,與她的祖國、她的家園很貼心。

她生長的仰光,是勇敢而祥和的城市。二千五百年前,只是一個荒涼的小漁村,屬於統治下緬甸的孟族王國,最早叫奧加拉巴。十一世紀時改名「達貢」,梵文意為「三崗村」。一七七五年貢榜王朝的雍籍牙王為統一緬甸,在這個地方擊敗孟王朝軍隊,將這個地方改名為「仰光」,緬文意為「敵人已被消滅乾淨」,從此仰光就有了「和平之城」的美稱。

仰光四季常青,風光旖旎,景色宜人。仰光市內有清澈如鏡的皇家大湖和茵雅湖。茵雅湖湖面寬闊,周圍綠樹成蔭,湖水清可見底。矗立在皇家大湖湖畔的仰光瑞達光大金塔已有二千五百多年的歷史,大金塔塔高二百二十六呎,高聳入雲,金光燦爛奪目,是東南亞佛教徒朝拜的聖地。

她的民主聲音與我佛的梵音如此若合節拍。她說:「在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人才能達到佛陀的聖境。」

在《追求民主》一文中,昂山素姬談到:「統治者必須遵從佛陀的教誨。這些教誨的中心是真理、正義和仁愛的觀念。緬甸人民在他們的抗爭中所尋求的,正是建立在這些品質之上的政府。」

她以佛教理念告誡專橫的緬甸軍政府:「要克服自己的恐懼,你首先要對他人表現出仁慈。一旦你開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來對待他人,你的恐懼就消散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她皈依佛教的精神,她認為,精神是無法殺害!

她是慧黠的。她意識到,使用暴力和恐懼,緬甸軍政權將人民都變成了自己的「人質」,這是一種更加直接的「國家恐怖主義」。她敏銳地發現了緬甸悲劇的根源:「極權主義是一種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礎上的系統。一個長時間生活在這個系統中的人會不知不覺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分。恐懼是陰險的,它很容易使一個人將恐懼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當作存在的一部分,而成為一種習慣。」要改變這種「靈魂受傷」的狀況並非易事,昂山素姬認為,唯一方法就是:「作為一個沉思的從業者,我有許多打破習慣的方法。打破偽善惡習的最佳方法就是和誠實的人生活在一起。」

她的風範是貴族的,但她的行為是民主的,她為民主發聲,語調溫和而有力,頗有芝蘭的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