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見11月24日帖文前言。)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一章:佛國品第一。見11月24日帖文。)

方便品第二

那時候,在毗耶離大城中,住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者,叫維摩詰(Vimalakirti)。這老人家過去已曾供養過無數的佛,因而深深地種下了善根,並已達致無生法忍,即隨緣隨處能洞察一切事物本不生滅的自在境界。

維摩詰能言善辯,以神通遊化人間。他已經掌握各種咒语的力量,對事物無所畏懼。他降服了魔鬼,制服了敵人。他深入掌握佛法,藉着般若智慧達致學佛的臻境。他通曉方便法門,並憑藉它們成就了自己的大願,亦因此明瞭眾生的想法和行為,又能分辨他們不同的根器是利還是鈍。維摩詰久於佛道,心地已經純淨無暇,並決心行大乘之道。對於大乘佛道的各種實踐方式,他都能好好地思量。生活上他的風度儀態就如佛那樣,心智如大海般廣闊。所以,他得到諸佛的讚嘆,也受到一眾弟子、出家人、大梵天、世間的君主崇敬。為了以善巧方便法門去救度世人,他選擇了住在毗耶離城生活。

維摩詰在見到貧苦的民眾時,以數不清的財富接濟他們;對於那些毀禁的人,他以奉行清淨的戒律為他們豎立典範;面對頑固憤怒的人時,他以容忍和自我控制去收攝他們;面對懶散的人,他以勤奮精進的表現去激勵他們;面對心神散亂的人時,他以專注、正念和禪定去攝化他們;面對愚蠢的人時,他以果斷的智慧去化導他們。

維摩詰雖然身穿在家人的白衣,卻奉持出家人的清淨律行。他雖然住在家裏,卻超然於欲界、色界、無色界。表面上雖有妻子,事實上他常修習清淨佛道。人們看見他有妻眷家屬,事實上他常常樂於遠離他們獨處。看起來他喜歡穿戴珠寶飾物,其實他好看的地方在於他的聖者的風骨。雖然他跟普通人一樣要吃要喝,其實他以修習禪定而得的愉悅為滋養。有時候他也會到賭場和耍樂的地方去,但目的卻在於度化那些沉迷賭場耍樂的人。他去探望那些外道之士,卻從不背棄正信佛法。他雖然通曉世間各種典籍,卻恆常地以學習佛法為樂。受他供養的人,都視他為他們所最敬重的人。他與年長的、年幼的和睦相處,同時間又能執持正法。他做各種各樣的生意買賣,雖得以獲利,卻並不以此沾沾自喜。

為了化度眾生令他們受益,維摩詰在街道上遊逛。為了救護所有人,他加入政府參與管治。為了引導民眾接受大乘佛法,他到公眾論壇去。為了開啟兒童的心智,他到不同的學校去。為了演示情慾的害處,他到色情場所去。為了幫助酒徒立志戒酒,他到夜總會酒吧去。

和鄉紳賢達在一起時,他就受到鄉紳賢達們的尊敬,因為他向他們解說殊勝的佛法。和居士在一起時,他就受到居士們的尊敬,因為他令他們斷絕貪欲執着。和王族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受到王族們的尊敬,因為他教導他們堅忍剛毅。和婆羅門一起時,他就受到一眾婆羅門的尊敬,因為他引導他們消除傲慢自大的心態。和大臣在一起時,他就受到大臣們的尊敬,因為他按佛法去管治人民。和王子在一起時,他就受到王子們的尊敬,因為他向他們示範怎樣實踐忠孝之道。和宮廷侍官在一起時,他就受到宮廷侍官們的尊敬,因為他以正法教化宮女們。和一般老百姓在一起時,他就受到一般老百姓的尊敬,因為他能使他們產生積累福德的動力。和梵天王如尸棄等在一起時,他就受到梵天王們的尊敬,因為他以殊勝的智慧教導他們。和天帝在一起時,他就受到天帝的尊敬,因為他向他們示現了無常。和護持東方天的持國天、護持南方天的增長天、護持西方天的廣目天、護持北方天的多聞天四位護世天王在一起,他就受到這些護世天王的尊敬,因為他護持一切眾生。

長者維摩詰,就是以數不盡的這麼多方便法門來饒益眾生。這次,他又運用這方便法門了,其做法是向人顯示患上了疾病。因為聽說他病了,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以至一眾王子和官員和數以千計的民眾,都去探問他的疾病。當這些人來到維摩詰居所的時候,他就以自身的疾病為例,向一眾探病者說法:「各位仁者!我這身軀嘛,是無法久存、脆弱、無力、容易受損、死後迅速腐朽的東西,是不可依恃的!它呀,是痛苦、煩惱,乃至各種疾病的原因呐。

「各位仁者!這樣的一個身軀,明智的人是不會依恃的。這身軀就如泡沫聚在一起,不可撮摩。這身軀就如水面上的氣泡般不可能長久存在。這身軀就如海市蜃樓般由渴愛所生。這身軀就如芭蕉樹般內層空洞不實。這身軀就如幻影般因無明顛倒而產生。這身軀就如夢境般虛妄不實。這身軀就如倒影般因着業力和因緣而出現。這身軀就如聲響般受種種因緣制約。這身軀就如浮雲般變滅於瞬間。這身軀就如閃電般在閃念間現滅。這身軀像大地那樣沒有擁有者。這身軀像火那樣無我,不會自動燃燒。這身軀像風那樣沒有永恆的壽命。這身軀像水那樣沒有實體。這身軀並非實體,只是地、水、火、風四大的寄居之所而已。這身軀是空,既無我、亦無我所。這身軀如草木瓦礫般沒有知見。這身軀並非一己作為的主宰,而是受到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風所推動。這身軀並不潔淨,充滿污穢和令人厭惡的膿液屎尿。這身軀是虛假的,即便為它提供澡浴衣食,也難免終歸磨滅消失。這身軀是災害之身,經受四大所帶來的諸多疾病苦惱。這身軀有如一口枯井,日益面對年華老去之苦。這身軀沒有一樣是可以確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必定會死亡。這身軀有如毒蛇、有如仇家盜賊、有如荒廢的空城,不外乎由色受想行識五陰、六根六塵六識十八界、六入共同合成。

「各位仁者!既然這身軀是那麼令人生厭,那麼,我們喜愛的應當是佛身。理由何在呢?理由在於,佛身也就是法身,是由無量功德和智慧所生的,是由戒、定、慧、解脫,以及實現解脫的知識和遠見所生的,是從慈、悲、喜、捨所生的,是由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等各種到解脫彼岸的法門所生的,是由方便法門所生的,是由天眼、天耳、神足、他心、宿命、漏盡六種神通力所生的,是由宿命明、天眼明、漏盡明三明所生的,是由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八道組成的三十七道品所生的,是由修習止觀法門所生的,是由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所生的,是由斷除一切惡行惡念、聚集一切善行善念所生的,是由真理所生的,是由不放逸所生的,是由這樣的無量清淨法所生的如來身。

「各位仁者!你們誰要是想修得佛身,斷除一切眾生會有的病的話,就應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就是這樣,長者維摩詰為各個來問候他病況的人說法,並同時間使得無數千人都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附:漢譯鳩摩羅什版原文:

方便品第二

爾時,毗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深植善本,得無生忍

辯才無礙,遊戲神通,逮諸總持;獲無所畏,降魔勞怨;入深法門,善於智度,通達方便,大願成就;明了眾生心之所趣,又能分別諸根利鈍,久於佛道,心已純淑,決定大乘;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儀,心大如海,諸佛咨嗟!弟子、釋、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毗耶離。

資財無量,攝諸貧民;奉戒清淨,攝諸毀禁;以忍調行,攝諸恚怒;以大精進,攝諸懈怠;一心禪寂,攝諸亂意;以決定慧,攝諸無智。

雖為白衣,奉持沙門清淨律行;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若至博奕戲處,輒以度人;受諸異道,不毀正信;雖明世典,常樂佛法;一切見敬,為供養中最;執持正法,攝諸長幼;一切治生諧偶,雖獲俗利,不以喜悅。

遊諸四衢,饒益眾生;入治政法,救護一切;入講論處,導以大乘;入諸學堂,誘開童蒙;入諸婬舍,示欲之過;入諸酒肆,能立其志。

若在長者,長者中尊,為說勝法;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斷其貪著;若在剎利,剎利中尊,教以忍辱;若在婆羅門,婆羅門中尊,除其我慢;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若在內官,內官中尊,化正宮女;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興福力;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誨以勝慧;若在帝釋,帝釋中尊,示現無常;若在護世,護世中尊,護諸眾生。

長者維摩詰,以如是等無量方便饒益眾生。其以方便,現身有疾。以其疾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及諸王子,并餘官屬,無數千人,皆往問疾。其往者,維摩詰因以身疾,廣為說法:「諸仁者!是身無常、無彊、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為苦、為惱,眾病所集。

「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可久立;是身如燄,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為虛妄見;是身如影,從業緣現;是身如響,屬諸因緣;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是身如電,念念不住;是身無主,為如地;是身無我,為如火;是身無壽,為如風;是身無人,為如水;是身不實,四大為家;是身為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淨,穢惡充滿;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

「諸仁者!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從無量功德智慧生,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從慈、悲、喜、捨生,從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從方便生,從六通生,從三明生,從三十七道品生,從止觀生,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淨法,生如來身,

「諸仁者!欲得佛身,斷一切眾生病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如是長者維摩詰,為問諸病者,如應說法,令無數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