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年紀老邁,說話往往口齒不清含含糊糊,兼且呈口吃現象,令老側在社交上,尤其是與一眾年青貌美之女性友人傾談時,給對方留下不可磨滅的負面印象,為此老側常引以為憾。但本帖題目之出現數次「不平凡」一詞,加上「獎項」、「頒獎」、「受獎」等語接二連三,卻絕對與老側上述說話結巴的生理缺陷無關,而是經深思熟慮後的誠意產物。這四個不平凡,指的分別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和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者劉曉波。

老側尊上述四者為不平凡的獎項、不平凡的頒獎機構、不平凡的頒獎典禮、不平凡的受獎人,在於他們都有一個共同之處:不畏強權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之所以是不平凡的獎項,不因為它頒給了一位因爭取人權而被政府以其獨有的法律邏輯拘禁、判刑並監禁的知識分子,而因為拘禁、判刑並監禁這知識分子的,乃管治着十三億人口大國、擁二百三十五萬兵員的全球最大支常規軍隊的政府。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之所以是不平凡的頒獎機構,不因為它辨識到誰在當今世界上體現了諾貝爾和平獎精神,而因為它於決定將和平獎頒給誰後,頂住了比其所在國政府龐大不知多少倍的國家機器的政治、外交壓力,不畏來自聲稱代表十三億人口的中國政府及其官方及非官方喉舌的種種質疑、譴責、漫駡、詆譭,堅持將今年的和平獎頒給身在中國牢獄裏的劉曉波。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之所以是不平凡的頒獎典禮,不因為它在其頒獎對象乃至其親人無法出席頒獎禮的情況下,堅持頒獎儀式如期舉行,而因為這頒獎儀式令天下人更明白這獎項頒給劉曉波的普世意義。頒獎儀式上將一張空椅子留給劉曉波、諾貝爾委員會主席阿格蘭坐在空椅子旁的座位上,回眸看着那空着的座位這一影像(見帖末圖片),將銘刻於看過這圖片的世人腦海,令天下人更懂得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並非理所當然地垂手可得。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者劉曉波之所以是不平凡的受獎人,不因為他自八九年六四民運以來,明知在中國爭取民主就如燈蛾撲火蚍蜉撼樹般無望,仍為中國走向民主而忘我奮鬥,而因為他在因着自己追隨百多年來先進中國人的足跡為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而因此身陷囹圄後,仍能説出「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對監控過他、捉捕過他、審訊過他的警察、起訴過他的檢察官、判決過他的法官表示尊重他們的職業與人格這種胸襟廣闊的說話。(2009年12月23日,劉曉波案一審開庭當日,在法庭上做最後陳述時宣讀了《我沒有敵人》一文的部分內容。法庭上劉曉波只獲准宣讀該最後陳述4分鐘。陳述全文見本帖末所附連結及繁體字附文。附文中最令老側感動的部分,老側以另類顏色標示。)

諾貝爾獎評委會是於2010年10月8日宣布將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的,目的是表彰他「長期以來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國爭取基本人權」。在得知此消息後,中國的民間維權團體和部分民眾展開一系列慶祝活動,並嘗試透過傳單、鞭炮等途徑宣傳劉曉波獲獎消息。劉曉波身陷囹圄,當然無法前往挪威領獎。為此,維權組織根據劉妻劉霞的建議,公布領獎典禮的邀請名單,並積極籌劃領獎。

而中國政府嘛,則毫不意外地對民間的維權和慶祝活動展開了壓制,拘捕多名慶祝劉曉波獲獎或舉行慶祝宴會的人士。同時間,還開展了對挪威政府施加壓力,目的是要令諾貝爾獎評委會改變初衷,取消頒和平獎予劉曉波。在所用手段和所施壓力都不能實現這一目的後,則搞出了所謂「孔子和平獎」並將之頒給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的這麼一場令全球十數億炎黃子孫汗顏得無地自容的鬧劇。

12月10日正午,頒獎典禮在挪威奧斯陸依期舉行。有關這次頒獎典禮,以及10月8日至12月10日之間中國政府和其他相關人士的反應和表現,有關報導多不勝數,本部落粉絲亦想必已看了很多,無需老側在此嘮叨。老側在此打算做的,是為此次頒獎儀式作一資料性歸納,立此存照:

(一)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程序

12:00  號角手吹起號角。挪威國王和王后和幾位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成員入場就座。
12:03  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正式開始,挪威著名女高音在鋼琴伴奏下演唱歌劇歌曲。獨唱完畢後,現場嘉賓鼓掌。
12:07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德發表演講。
12:37  委員會主席把和平獎獎章和證書放在劉曉波的空椅子上。
12:39  美籍華裔小提琴家張萬鈞(Lynn Chang)獨奏表演。張萬鈞首先演奏的曲目是「茉莉花」和「彩雲追月」。然後演奏了西洋音樂「愛的禮讚」。
12:45  挪威著名女演員烏曼朗讀劉曉波的文章:《我沒有敵人》。
13:09  演員烏曼朗讀完劉曉波的文章《我沒有敵人》,現場響起掌聲。
13:11  挪威兒童合唱團入場表演。
13:17  挪威國王和王后退場,現場奏起音樂。
13:18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正式結束。

諾貝爾和平獎官方網站所載頒獎典禮片段(長88分鐘):http://nobelprize.org/mediaplayer/index.php?id=1405

TVB互動新聞台所作頒獎典禮現場直播(主要是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德的講話),見Youtube片段:http://www.youtube.com/watch?v=hSQ-fK_hbz4

委員會主席把和平獎獎章和證書放在劉曉波的空椅子上,見Youtube片段:http://www.youtube.com/watch?v=PWMt8D2QBZc&feature=related

蘋果日報有關頒獎儀式片段: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4PfO3ASxAUA

(二)不派代表出席和平獎典禮的國家

據新華網報道,百多國家不派代表出席今年的和平獎典禮。這與事實是否相符,本部落粉絲盡皆有識之士,自當有自己的明智判斷。據老側所知,就外國使節而言,和平獎委員會只邀請有外交代表派駐挪威首都奧斯陸的五十八國參加,而其中有十九國表明不參加,佔被邀請者三分之一。上述「百多國」之詞,顯然是在玩文字遊戲,實質乃該十九國及其他近百個未獲邀請的國家。至於該十九個不派駐挪威使節參加典禮的國家是哪些國家,老側在此作一紀錄:中國、俄羅斯、哈薩克、哥倫比亞、突尼斯、沙烏地阿拉伯、巴基斯坦、塞爾維亞、伊拉克、伊朗、越南、阿富汗、委內瑞拉、菲律賓、埃及、蘇丹、烏克蘭、古巴摩洛哥

(三)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德(Thorbjørn Jagland)在典禮上的演講。講詞全文見: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eace/laureates/2010/presentation-speech.html,題目:Award Ceremony Speech。

(四)挪威著名女演員烏曼朗(Lest av Liv Ullmann)所讀劉曉波的文章《我沒有敵人》英文翻譯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eace/laureates/2010/xiaobo-lecture_en.html。中文原文,見: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5242013,00.html,題目:I Have No Enemies: My Final Statement。繁體字版見帖末附文。

(五)諾貝爾和平獎官方網站: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award_ceremonies/video/ceremony_oslo/2010/index.html

(六)維基百科有關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條目,見http://zh.wikipedia.org/zh-hk/2010%E5%B9%B4%E8%AF%BA%E8%B4%9D%E5%B0%94%E5%92%8C%E5%B9%B3%E5%A5%96。此條目詳載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事件始末,並有多個連結,資料豐富,有閒情多了解此事的粉絲不妨點擊看看。

(七)10月8日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就諾貝爾獎評委會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答記者問:

問:10月8日諾貝爾委員會把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中國“異見人士”劉曉波,請問你對此有何評論?答:諾貝爾和平獎應授予「為促進民族和睦,增進各國友誼,推動裁軍以及為召開和宣傳和平會議而努力的人」,這是諾貝爾的遺願。劉曉波是因觸犯中國法律而被中國司法機關判處徒刑的罪犯,其所作所為與諾貝爾和平獎的宗旨背道而馳。諾委會把和平獎授予這樣一個人,完全違背了該獎項的宗旨,也是對和平獎的褻瀆。

問:「劉曉波獲獎是否會影響中挪關系?答:近年來,中挪關係一直保持良好發展,這有利於兩國和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諾委會授獎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宗旨背道而馳,也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

(八)10月9日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舉行例行記者招待會,在會上回答記者發問(見:http://www.mfa.gov.cn/chn/gxh/tyb/fyrbt/jzhsl/t775713.htm):

問:BBC、CNN、挪威國家廣播電視台等網站今天在中國被屏蔽,這些網站是因為諾和獎頒獎儀式的原因才被屏蔽的嗎?答:你指的這些網站出現了什麼問題,我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訴你,中國的網絡是開放的,也是依法管理的。哪些信息不能在網絡上傳播,都有法律明文規定。我們的管理措施符合國際通行做法。

問:挪威外交部長斯特勒說要參加CNN一個關於諾和獎的節目。你對他對外傳遞信息怎麼看?答:我想公道自在人心,國際社會多數成員不支持諾委會的錯誤決定。諾委會的任何做法都無法改變劉曉波的犯罪事實。任何企圖利用此事向中國施壓,阻撓中國發展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問:中方為何不允許劉曉波和他的朋友赴挪領獎?答:我已多次在這個場合回答過相關問題。這兩天我看了你的報道,但很遺憾,我覺得你的報道沒有給你的讀者提供一個全面、完整、平衡的觀點。也可能你對有些基本事實沒有搞清楚,比如劉曉波到底為什麼被判刑,中國為什麼不高興。

我想告訴你,劉曉波不是“因言獲罪”。劉曉波是以撰寫並在互聯網上公開發布煽動性文章,組織、勸誘他人簽名等方式,煽動推翻中國國家政權和社會制度,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05條,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劉曉波的問題已經脫離了一般的批評性言論范疇,屬於具有現實社會危害性的行為。

對危害本國國家政權和社會制度的犯罪行為,依法判處刑罰,是世界上多數國家的通行做法。在此問題上不應以雙重標准對待中國的司法制度。

我還想問你們德國人一個簡單的問題。在你們德國,犯了法的人怎麼辦?如果你們的司法機關依法辦事,別國干涉,要求改判,你們又怎麼想?我覺得德國記者應該先把這些問題搞搞清楚。

問:中國駐挪威大使館致函其他國家駐挪使館,表示希望有關國家不要參與危害中國國家利益的活動。假如其中多數國家仍執意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活動,中方如何看?答:我上次提到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向我們表示支持中方的立場,我們的說法是事實,也是經得起考驗的。諾委會那些人必須承認他們是少數,中國人民和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都是反對他們那種做法的。

諾和獎事件後,中國政府表明了自己堅決反對的嚴正立場。我想你也已經注意到,國際社會有很多國家和有識之士也提出了批評意見,諾委會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今年的諾和獎是倍受爭議的。

(九)劉曉波最後陳述《我沒有敵人》全文(文中最令老側感動的部分,老側以暗綠色標示):

在我已過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轉折時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七七級),從學士到碩士再到博士,我的讀 書生涯是一帆風順,畢業后留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在講台上,我是一名頗受學生歡迎的教師。同時,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識分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發表過引起轟動的文章與著作,經常受邀去各地演講,還應歐美國家之邀出國做訪問學者。我給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無論做人還是為文,都要活得誠實、負責、有尊嚴。那之後,因 從美國回來參加八九運動,我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投入監獄,也失去了我酷愛的講台,再也不能在國內發表文章和演講。僅僅因為發表不同政見和參加和平民 主運動,一名教師就失去了講台,一個作家就失去了發表的權利,一位公共知識人就失去公開演講的機會,這,無論之於我個人還是之於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年的中 國,都是一種悲哀。

想起來,六‧四後我最富有戲劇性的經歷,居然都與法庭相關;我兩次面對公眾講話的機會都是北京市中級法院的開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現在。雖然兩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實質基本相同,皆是因言獲罪。 

二十年過去了,六‧四冤魂還未瞑目,被六四情結引向持不同政見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監獄之後,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國公開發言的權利,而只能 通過境外媒體發言,並因此而被長年監控,被監視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勞動教養(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現在又再次被政權的敵人意識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對這個剝奪我自由的政權說,我堅守著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絕食宣言》中所表達的信念──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包括現在代表控方起訴我的張榮革和潘雪晴兩位檢察官。在12月3日兩位對我的詢問中,我能感到你們的尊重和誠意。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 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眾所周知,是改革開放帶來了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在我看來,改革開放始於放棄毛時代的「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執政方針。轉而致力於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 放棄「斗爭哲學」的過程也是逐步淡化敵人意識、消除仇恨心理的過程,是一個擠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過程。正是這一進程,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寬鬆的 國內外環境,為恢復人與人之間的互愛,為不同利益不同價值的和平共處提供了柔軟的人性土壤,從而為國人的創造力之迸發和愛心之恢復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勵。 可以說,對外放棄「反帝反修」,對內放棄「階級斗爭」,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得以持續至今的基本前提。經濟走向市場,文化趨於多元,秩序逐漸法治,皆受益於「敵人意識」的淡化。即使在進步最為緩慢的政治領域,敵人意識的淡化也讓政權對社會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擴大的包容性,對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 降,對八九運動的定性也由「暴亂」改為「政治風波」。敵人意識的淡化讓政權逐步接受了人權的普世性,1998年,中國政府向世界做出簽署聯合國的兩大國 際人權公約的承諾,標志著中國對普世人權標準的承認﹔2004年,全國人大修憲首次把「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了憲法,標志著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 本原則之一。與此同時,現政權又提出「以人為本」、「創建和諧社會」,標志著中共執政理念的進步。

這些宏觀方面的進步,也能從我被捕以來的親身經歷中感受到。

盡管我堅持認為自己無罪,對我的指控是違憲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時間裡,先後經歷了兩個關押地點、四位預審警官、三位檢察官、二位法官,他們的辦 案,沒有不尊重,沒有超時,沒有逼供。他們的態度平和、理性,且時時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從監視居住處轉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簡稱「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時間裡,我看到了監管上的進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橋)呆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件設施和軟件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 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的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的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志、飯前音樂、起床睡覺的音樂中, 這種管理,讓在押人員感到了尊嚴與溫暖,激發了他們維持監室秩序和反對牢頭獄霸的自覺性,不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 的訴訟環境和心態,我與主管我所在監室的劉崢管教有著近距離的接觸,他對在押人員的尊重和關心,體現在管理的每個細節中,滲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讓人感到 溫暖。結識這位真誠、正直、負責、善心的劉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運吧。

正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和親歷,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國終將 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我也期待這樣的進步能體現在此案的審理中,期待合議庭的公正裁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裁決。

如果讓我說出這二十年來最幸運的經歷,那就是得到了我的妻子劉霞的無私的愛。今天,我妻子無法到庭旁聽,但我還是要對你說,親愛的,我堅信你對我的愛將一 如既往。這麼多年來,在我的無自由的生活中,我們的愛飽含着外在環境所強加的苦澀,但回味起來依然無窮。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 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親愛的,有你的愛,我就會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著明天。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裡,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裡,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 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裡,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 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后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

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謝謝各位!

劉曉波(2009年12月23日)

(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阿格蘭坐在空椅子旁的座位上,回眸看着那空着的座位(圖片來源:2010年12月11日《信報》「獨眼新聞:真愛無敵人、空櫈留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