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見11月24日帖文前言。)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一章:佛國品第一。見11月24日帖文。)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二章:方便品第二。見12月7日帖文。)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三章:弟子品第三(三之一)。見12月21日帖文。)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三章:弟子品第三(三之二)。見12月25日帖文。)

弟子品第三(三之三)

佛陀就對阿那律説:「你去給維摩詰問候一下他的病吧。」

阿那律對佛陀説:「世尊!我可不配去給維摩詰問病呢。為什麼呢?我還記得有一天我在某處行禪的時候,有個叫嚴淨的大梵天王,跟另外一萬個身放光明的大梵天王一起來到我面前,向我稽首作禮,然後問我:『阿那律,您的天眼所見之處,有多遠呢?』我馬上回答說:『各位仁者!就拿這釋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來說吧,我看它就如普通人看手掌中的欖仁樹果那樣。』

「這時候,維摩詰走來對我說:『嘿,阿那律!你天眼所看見的,是有相的呢,還是無相的呢?要是所見的是有相的話,那你的天眼通跟外道的五通沒什麽分別。而要是所見的是無相的話,那就等於是它們是不生不滅的無為世界,那卻是你的天眼所不應該看得到的。』

「世尊!那時候嘛,我可是啞口無言的啊。那些大梵天王可是從來沒有聽過他這樣的話!於是他們向維摩詰作禮發問說:『世間上,誰有真的天眼呢?』維摩詰說:『釋迦牟尼佛世尊就有真的天眼了。他常在定中,看見所有的佛國,而同時又不存在有相和無相的二相問題。』於是,嚴淨梵王和他帶來的五百位梵天天人,全都生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他們向維摩詰頂禮後就忽然間消失了!所以呀,我可不配去給他問病呢。」

佛陀就對優波離說:「你去給維摩詰問候一下他的病吧。」

優波離對佛陀說:「世尊!我可不配去給維摩詰問病呢。為什麼呢?我還記得有一天,兩個比丘犯了戒律,並以此為恥。他們不敢去問佛,就來問我說:『嘿,優波離!我倆犯了戒律,感到很羞恥。我們不敢去問佛,希望您能給我倆解說怎樣懺悔,才能免掉這罪咎!』我也就馬上按照佛法給他們解說。

「這時他維摩詰前來對我説:『嘿,優波離!你可不要令這兩個比丘的罪咎加重吶!你該做的,是直接除滅他們的罪咎,而不是擾亂他們的內心。這是什麽意思呢?他們的罪咎,其自性不在於內心,不在於外境,也不在於兩者中間。就如佛陀所說的:眾生是因為他們的心不淨,他們才不淨;也因為他們的心淨,他們也才淨。這心嘛,其自性也不在於內心,不在外境,不在於兩者中間。他們的心是這樣,他們的罪垢也是這樣,一切事物也是這樣,也都離不開真如。優波離,比如說,當你的心證得解脫時,它還有垢沒有?』我說:『沒有。』維摩詰說:『一切眾生,他們的心也是無垢的。優波離,聽著!妄想是垢,無妄想是淨;顛倒是垢,無顛倒是淨;執著於我是垢,不執著於我是淨。優波離呀!一切事物生生滅滅,刹那不住,如幻如電。一切事物不會互相等待,甚至是一閃念這麼短的一刻也不停留。一切事物都是妄見,如夢如燄,如水中月,如鏡中像,由妄想而生。能這樣認識的,才稱得上是奉行戒律,也才稱得上是善解戒律。』於是,那兩個比丘就說:『這人真是超卓的智者啊!雖說優波離號稱持戒第一,卻不能說得清楚,哪裡比得上他。』我回應說:『除了我佛如來外,沒有聲聞及菩薩能抗衡他辯才。他智慧之明達,就是這麼厲害!』這時那兩比丘的疑惑和悔咎馬上消除,還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並這樣發願:『要令一切眾生都得到這樣的辯才。』所以呀,我可不配去給他問病呢。」

佛陀就對羅侯羅說:「你去給維摩詰問候一下他的病吧。」

羅侯羅對佛陀說:「世尊!我可不配去給維摩詰問病呢。為什麼呢?我還記得有一天,毗耶離城好些鄉紳的兒子來找我。他們向我稽首作禮後問我說:『嘿,羅侯羅!你是佛陀的兒子,卻捨棄王位,出家學道。究竟出家有什麽好處呢?』我馬上按佛理為他們說出家如何對積累功德有好處。這時維摩詰走來對我說:『嘿,羅侯羅!你不應跟他們說出家在功德方面的好處。爲什麽呢?因為嘛,不講好處不講功德,那才是出家。對於世俗的有為法來說,倒的確是可以講好處講功德的。可出家這事嘛,可是無為法吶,而無為法嘛,卻是不講好處不講功德的。

「羅侯羅呀!所謂出家嘛,就是沒有世俗的也沒有非世俗的區別,也不是這兩者的中間。出家嘛,離六十二種邪見,處於涅槃境界。這是智者所經驗、聖者所身處的境界。出家嘛,該是降伏眾魔,度天、人、畜生、地獄、餓鬼五道終生,潔淨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五眼,得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五力,確立成道的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五根。出家嘛,該是不對世俗的事物感到煩惱,卻又遠離各種雜念惡行。出家嘛,該是摧毀各種外道,超越語言文字所建構的概念。出家嘛,該是不受愛欲污泥所染,沒有貪著,不會以自我為中心,不會讓外境事物影響心情感受,沒有思想上的干擾煩亂,內心懷著喜悅,關顧別人的思想感情,隨時可以進入禪定,遠離一切過失。要是能這樣,那才是真出家吶。』

「於是,維摩詰對那些鄉紳兒子說:『你們身處佛陀在世的正法時代中,一起出家就最好。爲什麽呢?佛陀住世的機會難得啊!』一眾鄉紳兒子說:『居士!我們聽佛陀說過,要是父母不允許,是不能夠出家的。』維摩詰說:『對呀。那你們就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吧,這也就等於出家,也就具足出家的意義了。』

「這時,三十二名鄉紳長者子,全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所以呀,我可不配去給他問病呢。」

佛陀就對阿難說:「你去給維摩詰問候一下他的病吧。」

阿難對佛陀說:「世尊!我可不配去給維摩詰問病呢。為什麼呢?我還記得有一天,世尊您患了小病,該吃點牛奶。我就拿著缽子,往一大貴族家門前站著。這時他維摩詰前來對我説:『嘿,阿難!一大清早的,幹嗎拿著缽子站在這裡呢?』我說:『居士,你好!世尊他生了一點小病,得給他喝點牛乳,所以我就到這裡來嘍。』維摩詰說:『住嘴!住嘴!阿難!不要說那樣的話!佛陀如來之身,是金剛之體。他一切惡行已斷,一切善行都已圓滿,還會有什麽疾病呢?還會有什麽煩惱呢?阿難你靜靜地回去吧,不要譭謗佛陀如來,不要讓別人聽見這些不合適的說話,不要讓一眾大威德的天王們以及他方淨土一眾菩薩聽見你這些話。阿難呀!即便是福德較少的轉輪聖王,尚且得以無病,何況是有無量福德的佛陀如來呢!走吧,阿難!不要讓我們受這樣的恥辱了。你說,要是外道的修行人聽了你這話,必定會有這樣的想法:這人怎能稱為老師呢?他自己有病也不能自醫,那還怎能救其他有病的人呢?你就快點靜靜地離開吧,不要讓人聽見。你得知道,阿難,所有佛如來之身,也就是法身,而不是凡人那有思想有欲望的身軀。佛是世尊,已經超越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佛身沒有任何煩惱,因為各種煩惱已經消失。佛身不因任何因緣條件而存在,因而不受制於種種命數。這樣的身軀,會有什麽疾病呢?當時我嘛,世尊,實在心懷慚愧,懷疑自己雖然得以在佛陀身邊,卻也許是錯聽他的教誨了!那時,我聽見空中有聲音,說:『阿難!聽居士的話吧。只不過,佛陀之出現在五濁惡世,是爲了用他現行的種種方法去度脫眾生。去吧,阿難!去乞取一些牛奶來,不用感到羞愧。』世尊!維摩詰的智慧和辯才,就是這麼好的。所以呀,我可不配去給他問病呢。』

就這樣,佛陀的五百個大弟子,各人分別向佛陀訴說本緣,憶述維摩詰說過的話,都說:「不想去給他問病。」

附:漢譯鳩摩羅什版原文:

弟子品第三(三之三)

佛告阿那律:「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阿那律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處經行,時有梵王,名曰嚴淨,與萬梵俱,放淨光明,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幾何阿那律天眼所見?』我即答言:『仁者!吾見此釋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菴摩勒果。』

「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那律!天眼所見,為作相耶?無作相耶?假使作相,則與外道五通等;若無作相,即是無為,不應有見。』

世尊!我時默然。彼諸梵聞其言,得未曾有!即為作禮而問曰:『世孰有真天眼者?』維摩詰言:『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在三昧,悉見諸佛國,不以二相。』於是嚴淨梵王及其眷屬五百梵天,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禮維摩詰足已,忽然不現!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優波離:「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優波離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者,有二比丘犯律行,以為恥,不敢問佛,來問我言:『唯,優波離!我等犯律,誠以為恥,不敢問佛,願解疑悔,得免斯咎!』我即為其如法解說。

「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優波離!無重增此二比丘罪!當直除滅,勿擾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佛所說: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心亦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諸法亦然,不出於如。如優波離,以心相得解脫時,寧有垢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眾生,心相無垢,亦復如是。唯,優波離!妄想是垢,無妄想是淨;顛倒是垢,無顛倒是淨;取我是垢,不取我是淨。優波離!一切法生滅不住,如幻如電,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諸法皆妄見,如夢如燄,如水中月,如鏡中像,以妄想生。其知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於是二比丘言:『上智哉!是優波離所不能及,持律之上而不能說。』我答言:『自捨如來,未有聲聞及菩薩,能制其樂說之辯,其智慧明達,為若此也!』時二比丘疑悔即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願言:『令一切眾生皆得是辯。』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羅侯羅:「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羅侯羅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毗耶離諸長者子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唯,羅侯羅!汝佛之子,捨轉輪王位,出家為道。其出家者,有何等利?』我即如法為說出家功德之利。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羅侯羅!不應說出家功德之利,所以者何?無利無功德,是為出家;有為法者,可說有利有功德。夫出家者,為無為法,無為法中,無利無功德。

「羅侯羅!出家者,無彼無此,亦無中間;離六十二見,處於涅槃;智者所受,聖所行處;降伏眾魔,度五道,淨五眼,得五力,立五根;不惱於彼,離眾雜惡;摧諸外道,超越假名;出淤泥,無繫著;無我所,無所受;無擾亂,內懷喜;護彼意,隨禪定,離眾過。若能如是,是真出家。』

於是維摩詰語諸長者子:『汝等於正法中,宜共出家,所以者何?佛世難值!』諸長者子言:『居士!我聞佛言,父母不聽,不得出家。』維摩詰言:『然,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即出家,是即具足。』

爾時,三十二長者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阿難:「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我即持缽,詣大婆羅門家門下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難!何為晨朝,持缽住此?』我言:『居士!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故來至此。』維摩詰言:『止止!阿難!莫作是語!如來身者,金剛之體,諸惡已斷,眾善普會,當有何疾?當有何惱?默往阿難,勿謗如來,莫使異人聞此麤言;無令大威德諸天,及他方淨土諸來菩薩得聞斯語。阿難!轉輪聖王,以少福故,尚得無病,豈況如來無量福會普勝者哉!行矣,阿難!勿使我等受斯恥也。外道、梵志,若聞此語,當作是念:何名為師?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疾人?可密速去,勿使人聞。當知,阿難!諸如來身,即是法身,非思欲身。佛為世尊,過於三界;佛身無漏,諸漏已盡;佛身無為,不墮諸數。如此之身,當有何疾?時我,世尊!實懷慚愧,得無近佛而謬聽耶!即聞空中聲曰:『阿難!如居士言。但為佛出五濁惡世,現行斯法,度脫眾生。行矣,阿難!取乳勿慚。』世尊!維摩詰智慧辯才,為若此也,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如是五百大弟子,各各向佛說其本緣,稱述維摩詰所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三章:弟子品第三(三之一)。見12月21日帖文。)

(《維摩詰所説經》白話本(老側版)第三章:弟子品第三(三之二)。見12月25日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