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粉絲如嫌字體太小,可將遊標移至屏幕右下角(以 Window XP 用戶計;其他 Window 版本用戶請自行執生),將顯示大小比例從100%改為125%。)

(註:續前帖《老側版2010年回顧(二之一)》)

2010 年的中國

本來嘛,依老側的世界觀,是不應有這一回顧 2010 年的側面的(即「2010 年的中國」)。為啥?因為,正如有「無國界醫生」那樣,老側乃一「無國界地球人」。也就是說,「國家」這概念對於老側而言,是人類搞出來的無聊事物,其在令人類和諧共處方面所起的作用,消極遠多於積極。古往今來,人之人之間數不盡的爭鬥,很多很多是「國家」這概念作祟而發生的。這些爭鬥有些在規模上和殘酷程度上,足以令地球以外的任何有智慧的星球人看後認為地球人的智慧還不如螞蟻、蜜蜂。老側深信,哪一天全人類的智慧和胸襟提升及擴闊至能超越國家界限去在這地球上共處,哪一天人類才有恒久和平的希望。因此,老側不無驕傲地以「無國界地球人」的立場為自己對待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問題。由是,在國際紛爭中,老側在決定支持甲國或支持乙國時,根據的不是自己是甲國的公民抑或是乙國的公民,而是根據哪一國家有理。

(當然,老側這一世界觀可並非是與生俱來的。相反,老側年青時是相當激烈的民族主義者,乃一熱血愛國青年,愛「新中國」的激情,比愛自己父母和女友的激情還要驚天地泣鬼神。從當年一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進步成為今天的開明的無國界主義者,這中間老側經歷了一段撕心裂肺的心路歷程。此帖文既然只為回顧 2010 年而寫,也就並非老側回顧該段心路歷程的恰當時機,將來因緣和合的時候才向一眾粉絲交代。)

既然自認是「無國界地球人」,照理也就不應特別從中國這側面去回顧 2010 年了。然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當今世界一個不容任何人否定或當鴕鳥以視而不見態度對待的事實,就是中國的存在。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事實是中國這政治實體正或深或淺地影響著當今世界人類社會尤其是為數 13 億居於中國內地、台灣、香港、澳門的所謂三岸兩地的華人,影響著他們的生活,影響著他們的未來。由是,回顧 2010 年要回顧的全面一點,還是得也從中國這側面去回顧一下。

從中國這側面看 2010 年,令老側想起了英國大文豪狄更斯名著《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開首的一段話:「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這是愚蠢的年代﹔這是信念至上的世代,也是疑慮充斥的世代;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我們面前應有盡有,我們面前一無所有﹔我們都徑直走向天堂,我們都徑直走向地獄。」(英文原文: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2010 年的中國,經濟上朝氣蓬勃,欣欣向榮。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人優越的經商頭腦得以在「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發展出來的市場經濟體系中,充分發揮了出來,由是取得了可能是全世界而言最為顯赫的經濟建設成就。這一點,對比西方先進國家過去三數年的金融危機及其後的手忙腳亂的拯救其經濟及金融的蹩腳表現,就更不能不讚歎中國在經濟方面的優越成就。

以國內生產總值(GDP)為例,官方數據顯示,中國2006-2009年GDP增長速度,分別是11.6%,13%,9.6%,9.1%,而2010上半年則同比增長11.1%。也就是說, 2010 年單是上半年,GDP增長速度已經從受金融海嘯打擊的前兩年恢復過來。在農業方面,儘管今年很多地方經歷了特大干旱、低溫寒潮、嚴重洪澇等自然災害而為農村經濟發展帶來極大困難,中國的糧食生產,根據國家統計局12月3日透露,還是連續第七年增產,糧食總產再創歷史新高,約為 10,928 億斤,比上年增加百分之三(312億斤),實現半個世紀以來首次連續七年增產、連續四年穩定在一萬億斤以上。農民方面,全年農民人均純收入年增量創歷史新高,增速創1984年以來新高,並呈現「雙增加雙提高」的特點,即糧食等主要農產品產量增加,價格水平提高,以及農民外出務工人數增加,工資水平提高。很厲害吧?

在一片經濟欣欣向榮的樂觀氣氛中,以「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為主題的世界舉辦博覽會於5月1日至10月31日在上海舉行了。這是個第一次在發展中國家舉辦的注冊類世界博覽會。換句話說,中國成為了第一個舉辦世界博覽會的發展中國家。其榮譽當然是非一般嘍。上海世博會展期184天,參展者來自246個國家、國際組織,參觀人數達7308萬人次,刷新了世博會紀錄。

除了上海世博會外,還有廣州亞運會呢。11月12日至27日,廣州主辦了第十六屆亞洲運動會。45個亞洲國家和地區派了近萬名運動員參加。這屆亞運刷新了3項世界紀錄、15項亞洲紀錄和27項亞運會紀錄。中國體育代表團取得了199枚金牌、416枚獎牌,連續八屆名列亞運會金牌榜首位(相信今後各屆也會繼續位列榜首下去)。奧運、世博、亞運,兩年內舉辦了三項國際盛事,而中國人又贏得了全世界人們目光的焦點。中國人能不感到光榮嗎?能不感到吐氣揚眉嗎?這還不是最好的時代、智慧的年代、信念至上的時代、光明的季節、希望之春嗎?

中國城市人中一部份人的富裕程度,我們香港人當然可以從這一年到香港來旅遊的內地人在港時的消費形態感受得到。隨便到中環或尖沙咀賣名牌服裝或皮袋首飾珠寶的店鋪去看看,就可以知道當前香港的消費行業如何托著中國經濟發展的洪福。其實不單是香港,日本亦然。老側今年六月底與嬌妻阿珍和犬子雷曼到日本北海道旅遊,就在札幌市親眼看到我們的大陸同胞如何在那裡的藥房呀、衣服店呀什麽的大灑金錢買東買西。中國豪華商品購物大軍不單出現於香港、日本,還已經在歐洲和英國登陸。根據12月30日《蘋果日報》報導,英國倫敦城西( West End)的名店,成了源源不絕的「北京鎊」( Peking Pound)的受惠者;中國「 Gucci一代」成了英國名店的最大客戶群,其消費額佔英國名店總銷售額近三分之一。據《蘋果日報》說,「聖誕節過後是英國傳統大減價檔期,多個高檔品牌如 Burberry、 Mulberry、 Louis Vuitton和 Gucci等在英國倫敦城西的專門店這幾日總是人頭湧湧,擠滿的大部份都是中國旅客。他們出手闊綽,估計會趁減價「大出血」,在這個檔期花上 10億英鎊( 120億港元)。」而據老側好友連皡鈺(化名)今年在巴黎、倫敦所見,我們的大陸同胞在這些名店購物時的那種豪氣,完全已經將自鴉片戰爭中國戰敗後中國人所受到過的外國人對中國人的藐視的恥辱洗雪得乾乾淨淨。現在已經是洋人店員向中國購物豪客打躬作揖的時代了!這不正說明,2010 年,是中國人(確切些說,是一小部份中國人)面前應有盡有、徑直走向天堂的一年嗎?!

可在同一年,一部份中國人卻也同時經歷了種種的不幸、艱難。中國社會科學院於12月15日發布了《社會藍皮書》,指出中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各種挑戰和社會問題。特别是收入分配、勞動关系、物價房價等問題比較突出。《社會藍皮書》總結出了2010年中國社會建設面臨的五個主要矛盾和挑戰。它們是什麽?它們是:

(一)經濟運行進入新成長階段,發展模式亟待轉變:「國際金融危機的冲擊,暴露了中國經濟增長過分依賴出口和投資所潛在的危險。加入WTO後的2001年到2008年,中國外貿平均增速比世界貿易年均增速高11.1個百分點,外貿依存度相應上升了20多個百分點。」換句話說,中國的發展模式過於依賴外貿,也即是過於依賴別國的經濟是否繁榮,有錢買中國的產品;

(二)部分地區勞動關係衝突顯化,新生代農民工備受關注:「2010年,中國部分產業集中的地區,勞動關係呈現緊張局面,勞動關係衝突顯化。南海本田工廠的集體停工、富士康員工的連續跳樓自殺事件,震驚全社會。與老一代農民工相比,「80後」的農民工更渴望融入城市。」這是社科院的寫法。用老側這樣的草泥馬的語調寫出,就是中國社會一些產業集中的地方,即城市、工業化鄉鎮,存在著勞資關係緊張的局面,還出現勞資衝突的事件。富士康工人「十三跳」事件何止震驚中國社會?還震驚全球呢。而「80前」的農民工固然沒有融入城市的機會,但他們比較願意忍受所遇到的不公平待遇,「80後」的農民工卻不如老一代的那麼忍讓,在心態和行動上都較為進取、激烈,於是,要麼以正面的方式如參加工會或採取怠工罷工等工業行動去爭取,要麼以負面的方式如跳樓自殺的方式去控訴社會的不公;

(三)收入分配改革舉步維艱,警惕進入「中等收入國家陷阱」:「收入分配秩序中存在的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因素,引起群眾不滿。中國貧富差距過大,基尼悉數遠超正常水平,將造成社會矛盾加劇,影響社會和諧穩定。」這一點社科院倒是說得挺白的。問題是過於言簡意賅,沒有以具體例子說明。而這些方面(即「收入分配不合理」、「收入分配不合法」、「貧富差距過大」、「群眾不滿」、「社會矛盾加劇」)的具體例子,即便只是2010 年出現的事件而不講更早出現的,恐怕也是罄竹難書,非這帖文的篇幅所能容納;

(四)「土地城市化」再現熱潮,警惕損害農民利益:「中國城鎮化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大規模圈佔農地和各地不斷發生的強行拆遷、暴力拆遷問題。土地城市化」出現熱潮,更多是反映了土地財政的強大刺激,而不是統籌城鄉發展、城鄉一體化和新農村建設的真實需求,農民利益受到嚴重傷害」。這番話也說得挺白,可問題同樣也是欠缺具體事例;老側也沒辦法在這裡列舉有關事例。而且,現實上中國社會裏圈地和拆遷問題的嚴重性,相對起來社科院這裡的話就變得非常的輕描淡寫、軟弱無力了。其中社科院這話沒有觸及的,就是執行圈地和拆遷的官員在這些過程中所得到了利益,以及他們對受圈地和拆遷的民眾的態度。正正是他們的這些利益與民眾所得利益在程度上的巨大落差,導致了當今中國的一大社會矛盾。這問題很難以短篇幅說得清楚,這裡借老側偶像孔捷生見諸12月30日《蘋果日報》題為「溫總的心就是用來刺痛的」的文章中一段話,作為總結:「高房價和政府強拆本係雙頭怪獸,房地產係一石三鳥─ GDP、政績、貪賄聚寶盆。蟻民上訪、自焚、群體抗爭,都有醒世恒言等着他們:「你們算個屁!」「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如今最新金句出自江蘇張家港拆遷辦官員之口:「想不開就去死好了,就像死隻狗一樣,我們搞拆遷,死了多少人知道嗎?如果死了人就不搞了,還叫甚麼拆遷!」」;

(五)半城市化問題突出,部分地區鄉村凋敝:「中國目前的城市化落後於工業化,人口城市化落後於土地城市化。鄉村工業越來越失去競爭力,新興產業逐步向大中城市和工業園區、新技術開發區聚集﹔巨大的城鄉差距,讓許多年輕人不願再生活在鄉村。「產業空」、「年輕人空」,再加上「住房空」等因素,造成了一些鄉村的凋敝和衰落。」社科院這話雖然又是泛泛之談,但也說出了好幾個當今中國社會面對的問題。「巨大的城鄉差距」這點,香港人該不會難理解。只要看一下一些以農村為題材的中國電影如《一個也不能少》、《那山那人那狗》、《秋菊打官司》以及電視連續劇如《手機》,也只要參加一下一些香港慈善團體如「苗圃行動」(http://www.sowers.org.hk/)、「福慧慈善基金會」(http://www.fuhui.org/index_chin.htm)往中國農村進行的扶貧活動,自然能親身感受到即便是到了今天這2010 年,中國一些農村還可以是如何一個貧窮法。

別人說的話,還可能被判「尋舋滋事」或「顛覆國家政權」罪,惟指出以上五點主要矛盾和挑戰的人,並非老側,而是官方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那就不能不承認它們的存在了吧。

有關中國2010 年的事,如果是要說的話,則還有很多、很多,例如天災、人禍、礦難、太空計劃的發展、民間維權運動的發展和政府對維權人士的打壓、中國人的思想面貌、上訪制度的運行、官員的貪污腐敗、結石寶寶之家網站創辦人趙連海及其妻兒的命運、劉曉波和劉霞的處境……,可是,老側不能不在這裡打住了。因為還有「2010 年的香港」和「2010 年的老側」要寫,才能完成這回顧2010 年的帖文。

2010 年的香港

回顧2010 年的香港嘛,該怎麼說呢?這年過得怎樣,是悲是喜,香港有七百多萬人,相信每個香港人都有自己的體會。今天(12月31日),我們的特首曾蔭權先生在社交網站Facebook,發表了題為「我們的2010」的大事回顧短片,說:‎「2010年,香港人悲喜交集的一年。 短短十二個月間,我們經歷了種種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令人振奮的、也有令人震驚的; 有感動人心的畫面、也有來自各界不同訴求、和而不同的聲音。 香港人有百般體會,政府同事也有深刻感受」。(http://www.facebook.com/UpperAlbertRoad#!/UpperAlbertRoad?v=wall)這話非常中肯,卻也非常空泛,有點等於說「你阿媽是女人,我阿媽也是女人。她們都經歷了很多,你媽有你媽的體會,我媽有我媽的感受」。

上述特首曾蔭權在Facebook的留言,還附帶了兩段大事回顧短片。其中提及的大事有八月二十三日香港旅行團在菲律賓遭脅持八死七傷慘劇、1月29日土瓜灣唐樓倒塌事件、港人義工黃福榮在青海玉樹縣地震中遇難、香港隊在廣州亞運中取得佳績等等。這些事件固然有其新聞價值,也令2010 年的香港成為了2010 年的香港。然而,除了一件一件個別的事件外(粉絲們要看一大列這類事件的記述,大可點擊此連結:http://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296),2010 年香港整體呈現了怎樣的面貌呢?

對於老側而言,香港的2010 年是延續過去數年香港在經濟上、金融上日益依賴中國發展的趨勢。上面提過,香港的很多名店生意的相當一部份已經要靠內地同胞來港購物支撐。不但名店,即便是北區的藥房,也有同樣的情況。君不見連管理公共屋邨商場的「領匯」也要安排內地同胞購物團到它管理的商場去買東西嗎?至於一年中有多少的內地企業到香港交易所來上市,那更是熱鬧非凡。根據信息咨詢機構ChinaVenture「投中集團」12月28日發布的報告,今年有145家中國企業在全球資本市場作新股上市,融資達503.13億美元,其中就有85家是在香港上市的。中資股票在香港的地位舉足輕重,以2009年度為例(老側未能找到2010 年的資料,但相信只會有增無減),中資企業占了香港股票交易總額的72%,市值佔了58%,新股集資佔了83%。可見,香港的金融業如何離不開與中國企業共存共榮的命運。

香港在今年所呈現的另一個面貌,是社會繼續它的貧富懸殊,而且恍惚樂在其中,愈演愈烈。富豪們如何繼續享受他們的豪華生活,老側草泥馬一名,只能從八卦雜誌刊載他們特別是他們的女眷或下一代如何在各式各樣的「波場」上爭妍鬥麗、炫耀其珠寶首飾中去「曲綫瞭解」。對於社會上的赤貧階層,老側也只能從電視上偶爾有關香港窮困階層如何生活的節目去嘗試感同身受,要說真正的瞭解和認識,還是做不到的。但從一些社福團體提供的資料,還是可以得到大概的印象的。根據樂施會依照政府統計處數據進行的一份調查,2010年第2季,香港有超過19萬戶的在職貧窮戶,相關人口高達66萬餘人,也就是接近香港人口的一成。而香港最富裕家庭(前10%)的月均所得,是最貧窮家庭(最後10%)的27倍。問題是,貧富懸殊不僅存在,還在擴大。因為,在富裕家庭的月均所得中位數增加約16%的同時,貧窮家庭(最後20%)月均所得中位數卻已維持五年都未改變。就以老側蝸居所在的西環來說,老側每天都能在這區的街道上看到瘦弱老人(很多時候是個老婆婆),弓著腰推著滿載廢紙或垃圾的木板車在繁忙的街道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今年十一月,行政會議終於敲定最低工資為時薪28元,並會立法令明年中得以實施。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表示,實行時薪28元最低工資,約有314600人受惠,佔本港僱員總數11.3%,其中61.4%為女性。換句話說,目前的香港,還有超過三十一萬、即超過全港僱員的一成的的勞工,其時薪是少於28元的。以當前香港的物價和生活指數看,這些人的生活會是怎樣的一種情況,我們不難想像。

2010 年的香港在政治上的面貌,是一眾政府問責局長繼續其有權而不問責的年薪三數百萬(即平均每天一萬元,不管他上班不上班)的工作、一眾立法會議員繼續以其或藉功能組別選舉而得或藉直選而得的立法會議員席位去實現各自或者3社會利益或則為個人利益或者既為社會利益又為個人利益而制定的個人議程(personal agenda)、一眾不在建制之內卻又受政治所提供的利益前景吸引而以種種方式和途徑如組織遊行或在城市論壇上搶咪發言或在旺角行人區呼天搶地罵政府罵政治對手罵天罵地,由是今年香港這地方也就顯得特嘈吵、特戾氣、特令人心煩意亂。政府施政的總總失誤、立法會中建制派議員的毫無原則地擁護建制的惱人表現、主流民主派在重大社會政治議題上的舉棋不定、立法會中功能組別怪胎議席的存在和有關議員的顢頇表現、政府官員對社會議題的麻木和遠離地下階層的心態和施政表現,在在都為以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為代表的「痞子政治」在立法會內、外得到部份從建制中看不見香港出路的青年的支持。這一點實非香港之福。

跟上面回顧2010 年的中國時不得不匆匆結尾一樣,有關香港2010 年的事,如果是要說的話,也是還有很多、很多,例如香港人仇富心理的滋長、教育界直資學校的財政混亂和前線教師的令人透不過氣來的工作壓力、香港人對心靈健康的追求、政府政制改革方案通過對香港政治生態的影響、……,可是,老側不能不在這裡打住了。因為還有「2010 年的老側」要寫,才能完成這回顧2010 年的帖文。

2010 年的老側

2010 年的老側,特色是繼續貪、瞋、癡三毒遍佈全身。三毒中,老側自問不太受「貪」荼毒,也不太受「癡」所累,但卻很受「瞋」所危害。「瞋」的英語同義詞是「hatred」、「anger」。本來是個謙謙君子的老側,在看見一些不熟眼的事情,可以馬上血脈沸騰、青筋暴現。這方面例子不勝枚舉。反正不是什麽光彩的事,也就無必要在這裡自暴其短寫出來。簡單的說,在修為上,老側離開「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的境界還很遠。

這篇回顧2010 年的帖文,到此已經寫得太長太長了。因此,「老側的2010 年」這部份,只好在這裡打住。粉絲們也許會視這篇帖文為「爛尾」之作,但情不得已,敬請體諒。

在此僅與一眾粉絲、全宇宙眾生一道,在此 2010 年與 2011 年交替之際,忘卻過去的不快,迎接怡人的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