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老側指的是 2010 年,非農曆新年。順帶宣洩一下:老側自小到老從來都不喜歡過農曆新年,因而亦不視之為一年之始;理由將來有機會專帖向本部落粉絲交代),維港兩岸紛紛擾擾的話題有三:(一)城中富豪何家的各房爭產事件、(二)埃及民眾上街示威導致穆巴拉克下台;(三)友佳旅行社導遊「阿蓉」(原名林如蓉;可見並非凡姓林的就一定如老側般溫馴如羔羊)與大陸來港旅行團團員張姓夫婦互毆導致其後一連串事件。

以上每項話題之情節複雜、峰迴路轉,都使港人看得膛目結舌,老側甚至是熱血沸騰(指的是埃及方面的發展)。惟在滿足當旁觀者的觀看而不用負責的私欲之餘,老側覺得這三項話題都有值得我們旁觀者反思之處。基於本部落「外視不忘內省」之方針,老側今天想就第三項話題說一下到目前為止傳媒在報導此次導遊團員互毆事件時一直忽略的一個令人痛心的問題:今次事件的張姓夫婦在為人父母方面之可恥。

友佳旅行社導遊團員互毆事件發展到今天,對其理解大致有如下的分析:(一)這是香港某些經營接待內地遊客的旅行社縱容旗下俗稱「刀手」的導遊借接待為名、行強迫內地遊客到指定商店購買價不廉物不美貨品的又一惡例;(二)這是最近一年半載逐漸出現的來自內地的「旅霸」到香港「搵食」,故意刁難海關人員及香港導遊,終於因準確點著香港旅遊業本身的死穴而如願以償,賺得港幣十二萬元兼得以免費吃、住高級酒店、遊覽迪士尼樂園然後施施然由旅行社專車送返內地;(三)一起「刀手」遇上「旅遊霸」、盡顯香港旅遊業可悲之處的事件。第三理解也是老側的理解。

有關此次事件,老側超級偶像李怡先後寫過兩篇文章評論。一篇題為《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見於2月9日的《蘋果日報》。此文精闢分析了爲什麽「內地以外的其他地區來港的旅行團,他們有感到香港導遊不禮貌、劏客,或者罵人打人嗎?為甚麼這種蒙羞之事只發生在內地旅行團身上?」等問題。另一篇題為《向惡客賠錢是香港整體之恥》,見於2月12日的《蘋果日報》。此文深入透視因何本港的旅行社在面對有人可能刻意「一,參加零團費來港旅遊;二,不購物;三,藉故與導遊爭吵甚至動手;四,最後敲取大筆賠償金說聲「誤會」袋袋平安回去」,而涉事旅行社仍選擇息事寧人,願以巨款換取嫌疑「旅霸」放棄「追究」。為方便本部落粉絲閱讀此兩篇鴻文,老側將之附在本帖之末,見帖末附(三)、(四)。

李怡這兩篇文章的見解非常精闢,老側不可能就同樣問題寫得比他更好。這裡,老側想按「外視不忘內省」的方針,講一下老側從另一角度對此事件的反思:父母對子女教育的身教問題。

此次事件的主角張勇和他的妻子柴化芳,並非只是兩人來港,而是和他們的一對子女一起參團。老側不知道確實而言他們是真的如傳媒開始報導事件時所說的是普通內地遊客因不購物受到導遊阿蓉惡駡,還是後來傳媒所說的是所謂的是「旅遊霸」有計劃有預謀的到港「搵食」。但老側從他們在進出警署前後截然不同的表現加上有關的報導,傾向於相信後者的情況較為可能。要是這樣的話,那老側不得為這個家庭特別是張姓夫婦一對十多歲的子女感到悲哀。

老側還記得兩個孩子在記者拍攝張勇投訴阿蓉惡行時那種既是涉事家庭一份子卻又無法參與的無奈又不知所措的表情。張、柴兩人來港「搵食」時既然是帶同了兩個孩子,有理由相信,他們在成事前商量如何如何挑起事端、引起傳媒關注,如何如何向旅行社榨取最大額「賠償」,成事後慶賀敲詐得大筆款項、互相稱許大家的演技等這些行為,都可能是兩名無辜的(老側希望他們是無辜的、並無參與此次敲詐)在場的時候做的。也就是說,兩個孩子就是受著張、柴兩人這樣的父母的身教,教他們怎樣欺騙別人、怎樣敲詐別人、怎樣為金錢不擇手段、怎樣以卑鄙手段追求物質享受。試想想,這樣的孩子,能有多幸福的童年、能有多高質的家庭教育呢?長大後要是沒有正面的誘導會成為怎樣的成年人、對社會將起怎麼樣的作用?

老側在想到這些,不能不為張、柴二人這樣的父母的身教而不寒而慄,不能不為兩個孩子感到難過。如此父母,老側只能以「可恥!」來形容。

(2月16日後續:今天《蘋果日報》刊登老側超級偶像李怡與這次事件有關的另一篇文章。文章分析為啥有些內地遊客來到就成了所謂的「旅霸」。老側認為,情況就有如為啥上世紀在自己國土中為一等一良民的日本人在當兵後到了中國以至東南亞各地時居然成了隨意殺戮當地無辜老百姓的嗜血禽獸,皆因在國內長期受到體制性的文化壓抑,於是在出離於此等體制時就暢快地宣洩一己獸性的一面。內地旅霸在港澳地區的表現,跟上述日本士兵的表現,其性質如一,只是規模、程度較輕而已。此篇李怡文章,見本帖附(五)。)

附:

(一)導遊團員互毆事件記事簿:

根據報章報導(老側依賴的主要是《蘋果日報》,故請本部落粉絲對老側的記敘的準確性保持相當程度警惕,可能的話參照一下其他報章的報導):

2月5日年初三(星期六):一個內地旅行團被安排到珠寶店購物,有團員只看不買,女導遊阿蓉大為不滿,指罵團員張勇、柴化芳夫婦是狗、是窮人。張、柴夫婦反擊,內地領隊「幫拖」,四人大打出手看,警方到場將四人拘捕,各人均報稱受傷送院。出事旅行團由香港友佳旅行社接待。事主張姓夫婦與兩名子女及柴姓小姨在深圳報名參加香港兩天遊,行程安排第一天參觀海洋公園、淺水灣、山頂、黃大仙、星光大道及夜遊維港,第二天全程購物。早上 11時許,團友上旅巴準備去吃午飯時,阿蓉突向團友說:「你們都是窮人,帶方便麪(即食麪)來吃的,你們消費不起。你們這幾天不開心,這一年都不會開心。」據柴姓小姨憶述說:「她越講越上火,就走到最後一排指着我姐夫姐姐鼻子罵,你們是狗,亂七八糟。」阿蓉罵完後就返回巴士前座,張某即時衝上前反罵阿蓉,張某太太亦上前幫腔,其間阿蓉與張太互扯,內地領隊見狀上前幫導遊,張某加入戰圍,四人扭作一團,最後同告被捕,內地領隊其後獲釋。知情的業內人士指出,張氏跟團首天便有點「踢館」態度,不斷刁難,先與海關口角,再曾一度因不滿服務而報警。

下午,友佳旅行社總經理給涉事旅行團團友提供一家好的酒店,要他們簽滿意行程聲明。據說,有些人擔心若表示不滿意,或會受氣及不能返內地,因此不願意也簽了滿意書。團友簽了滿意行程聲明,大部份人對事件不願多談。1時50分,涉事張、柴兩人步出酒店,態度與前一天大相逕庭,對記者說:「這次跟太太來香港旅遊,因為言語與導遊發生誤會。我們沒有及時溝通,這件事情已消除誤會,我對導遊的道歉和公司的服務很滿意,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其後即登上一輛寶馬房車前往紅磡警署,稍後林如蓉抵達,約個多小時後各人分別離去。

2月6日年初四(星期日):凌晨零時45分,阿蓉獲准保釋離開紅磡警署,拒絕回應記者提問,登上一部七人車離去。張、柴二人在警署落口供至翌日凌晨3時許,被友佳旅行社安排到酒店「傾談」,雙方就賠償金額爭持不下,據悉有人不滿賠款太少,以向外踢爆旅行社更多問題作脅,最後友佳願付12萬元予張氏夫婦。張勇簽下收據,但收據未有列明收錢後不能作供,而旅行社聲言是心甘情願付錢。有消息傳出,是張勇主動索償,更一開口便聲言,「我們一家五口過來玩,弄成這樣,賠償我們每人14萬元吧」。雙方就賠償達成協議後就,張氏家庭隨即獲安排入住較佳的酒店,兼遊迪士尼樂園,其他團友也獲「升級款待」。記者追訪張勇,發現他態度 180度大變,不再責怪阿蓉:「因言語與導遊發生誤會。我對導遊的道歉和公司的服務很滿意。」商業電台節目《左右大局》稱,張勇在內地為公務員,在法庭工作,掌握法律知識,在警署錄口供每字都計較清楚保障自己,所以擾攘至凌晨3時才離開。

同日,中央電視台一台的中午新聞以「旅遊醜聞」為題,詳細報道今次互毆事件,並與「阿珍事件」相提並論。報道指香港導遊強迫購物,又辱罵團員是狗,說事件令香港購物天堂形象蒙羞。央視對海外播出的國際頻道(四台)更多次播出有關新聞。央視網站貼出多張展示傷痕的內地遊客相片。此後,多個省市的電視台轉載央視的報道。廣東《南方都市報》以專版方式重點報道。內地各門戶網站亦將有關報道置於顯著位置,引起網民熱議。有網民呼籲杯葛香港遊。

2月7日年初五(星期一):案件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訊。三人獲控方不提證供起訴,各人准自簽 1,000元,守行為 12個月,不留案底。涉案內地男遊客張勇不再如遇事當日般高調,離開法院時沒有回應記者提問,僅由代表張、柴兩人的大律師廖元聰讀出聲明:兩人表示來港數天經歷難忘,嚐遍甜酸苦辣,亦經歷過其他旅客沒有經歷過的法律訴訟程序,他倆感謝各界關心,又指完成法庭程序後會結束香港遊,返回內地。

(二)有關「刀手」導遊的報導

據《蘋果日報》說:阿蓉是專劏內地遊客的「刀手」導遊。內地某網友早前曾公開指摘阿蓉,「她連諷刺、謾罵、不給飯吃、不安排住宿等威脅購物手段,都與那李巧珍如出一轍」。能對五湖四海內地客謾罵逼購物,「唔係人人做到」,5000導遊之中只有不足 200人能當「刀手」,林如蓉據悉就是其中一人。刀手總是牙尖嘴利,阿蓉罵團員「出口成文」。此內地網友說自己去年隨團來港,阿蓉帶團時強迫團友在珠寶店逗留兩小時,他坐在一邊喝水即遭阿蓉斥罵:「你不給我面子哦,多少要買些東西。」他又說,阿蓉去第二家商舖時,再以不給飯吃、不安排住宿等威脅手段,要求團友購物滿 2500元。當有團友買了相機,阿蓉便失蹤,由其他導遊頂替。這是刀手慣技,因內地團眾多,刀手需「跳團」,只在購物點出現,觀光等行程則由其他導遊接手。香港旅遊業議會提出一團一導遊措施,便是針對此問題。(《蘋果日報2月6日報導》)

(三)有關旅霸的報導

內地遊客投訴後態度突變早有前科,65歲中國乒乓球名將陳佑銘隨團來港後懷疑拒絕購物猝死,湖南家屬來港哭訴聲言追究,但之後突然收口離港。有業界人士透露,有人懷疑已收取約 50萬元的安撫金,便忘了自己曾聲言要還親人一個公道。據悉,刻意刁難以詐取旅行社款待甚至賠償的旅霸,在內地早有出現。業界人士稱,本港近年也慢慢發現,但未有證據顯示張氏屬旅霸。旅行社肯付掩口費是擔心旅客投訴,令公司被釘牌,損失更大,一個月已可達千萬元。立法會旅遊界議員謝偉俊說,擔心旅行社肯付掩口費,會縱容旅霸,吸引更多人來刻意踢館。(《蘋果日報2月9日報導》)

(三)李怡文章:《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2月9日《蘋果日報》)

初三發生香港女導遊阿蓉與內地旅行團團友大打出手事件。國家旅遊局開腔表示關注,中央電視台指事件是令香港蒙羞的醜聞,內地網民對香港大肆抨擊,香港旅發局主席田北俊說事件對本港整體旅遊形象造成沉重打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說這樣的事「一宗都不能接受」,田與劉吳都說要決心執行本月 1日才開始執行的規管接待旅行社的十項措施。

整件事也同去年的阿珍事件一樣,似乎全部的罪責都由一個惡導遊承擔。

香港旅遊業蒙羞?對香港旅遊形象造成沉重打擊?請問一下內地以外的其他地區來港的旅行團,他們有感到香港導遊不禮貌、劏客,或者罵人打人嗎?為甚麼這種蒙羞之事只發生在內地旅行團身上?

原因很簡單,因為內地以外的所有地區的旅遊團,都是來自正常社會的人,他們大都習慣名實相符的旅遊費用──機票、住宿、香港市內交通費、餐費,外加幾乎是定額的導遊小費。這些收費全都貨真價實。香港導遊帶外來旅客購物,數量有限,收取佣金也在合理範圍內,所購商品的價錢基本上與遊客自行購買相同。這是所有正常社會的正常旅遊費用。在這方面,香港原來是有很好信譽的。

來自內地的旅行團則是正常社會未見過的旅客。首先,大陸的經濟崛起,在貧富懸殊的境況下,製造了一批購物狂的大款,他們以擁有貴價物品之多及可向他人炫耀,為人生最大樂事;其次,大陸社會的假冒商品氾濫,使他們來港購物成為旅港的最主要目的;其三,在以上兩個因素作用之下,結合內地社會越刮越烈的弄虛作假之風,遂產生了以零團費或遠低於成本的團費為號召的旅行團;其四,在苛政之下培育出大陸眾多鑽空子、貪便宜的刁民,他們鑽零團費的空子來香港享受免費或廉價的旅遊,但就是不購物或少購物。

香港接待這種低團費內地旅行團,可說是應內地非正常社會之需的畸形產物。由於購物佣金豐盛,即使團費極低,也可以從購物佣金中獲取利潤。若甲旅行社遵從明規則奉公守法,那麼生意就會被接受潛規則的乙旅行社搶去。但怎樣應付貪便宜不購物的刁民呢?於是罵旅客、恐嚇旅客的導遊刀手也就應運而生矣。

曾參加過在內地旅行的人士都對大陸的導遊有經驗,罵人、放白鴿、強迫付景點費,是常有的事。一般內地人士對這種苛待,也大都忍氣吞聲,因為他們知道鬧起來只會使自己更吃虧。香港導遊中的刀手,大都是大陸來港的移民,他們也深知內地客的心態,所以一貫以罵和恐嚇去迫內地客購物也能收效。
因為有了這種畸形的大陸零團費購物旅行團,於是就形成了香港專接內地旅遊團的業界以下的畸形風氣:零團費、導遊無底薪、出現一批劏客刀手導遊、罵旅客為常事、迫旅客乖乖購物以賺回成本及賺取利潤。這種掛旅遊之名卻無旅遊之實的怪現象,就以旅行社、導遊、旅客都默默遵守的潛規則進行多年,也都相安無事。

阿珍事件打破了潛規則。本來,阿珍事件爆出後,旅遊業溯本追源,應立即煞住零團費及導遊無底薪這兩個核心問題,收取名實相符的旅遊費用。然而,由旅行社東主把持的旅遊業議會,卻不抓麻鷹抓小雞,拿遵行潛規則的阿珍開刀,又訂下針對導遊的「一團一導遊」等十項新招,對零團費這個根本問題卻眼開眼閉,雖向旅行社提醒新春期間不能以零團費接團,最終也只是以通告「勸喻」,沒有明令禁止。

對阿珍事件的處理,無疑鼓勵了內地刁民鑽了零團費的空子之外又鑽了對導遊抗罵的空子:老子就是不買,你罵我,我罵回你,終導致打出手。這是內地的潛規則,碰上了不正視問題的香港旅遊業議會,加上政府不知要檢討多少年才能訂出排除非正常旅遊的規條,香港接待內地團的旅遊生態,只會越來越惡化。一宗都不能接受?十宗百宗陸續會來。

香港旅遊界的這個困局不算大事。但見微知著,這是內地社會惡質化對香港的踐踏,也是特府和獲利商界不願亦不敢維護香港固有文明的自我沉淪。

(四)李怡文章:《惡客賠錢是香港整體之恥》(2月12日《蘋果日報》)

隨着內地旅行團惡客的行徑逐漸曝光,輿論已不再一面倒指斥惡導遊「沉重打擊本港旅遊形象」了。惡客張某是大陸的法警,平日相信也是霸道慣了。這次來港在入境時已發作及擾攘了 5小時,其他團友在旁呆等不敢作聲。前天友佳旅行社負責人郭偉明表示,導遊林如蓉是個弱質女子,事發前與張惡客已有口角,初三那天是張惡客從車尾走到車頭向她掌摑,之後她只是抓住張某衣領,沒有打他。至於罵張某是「狗」,當時是張某先說她「狗急跳牆」,她才回一句「唔知邊個係狗呢」。

 照郭偉明的說法,整件事主要是由這個旅遊惡客挑起的,而且既已報警,何以不交由警方逕由司法程序處理,而要由旅行社賠償惡客來擺平這件事呢?這不僅妨礙司法公正,而且也使事件變得曖昧不明,讓公眾搞不清是非,事情的結果更會導致縱容惡客,使內地的旅遊霸覺得香港人可欺,今後,將大肆推行以下策略:一,參加零團費來港旅遊;二,不購物;三,藉故與導遊爭吵甚至動手;四,最後敲取大筆賠償金說聲「誤會」袋袋平安回去。

旅行社為甚麼賠償?友佳旅遊老闆郭偉明表示,是在旅遊業議會的壓力下,不得不這麼做,以求「息事寧人」。儘管旅遊業議會主席胡兆英否認曾向友佳旅遊施壓,但如果沒有壓力,我們就很難明白友佳何以明明佔了道理,卻要屈辱付錢「掩口」了?

至於旅遊業議會,為甚麼要向旅行社施壓?那麼不問可知,是因為怕了國家旅遊局,怕了中央電視台,怕因大陸媒體的負面報道而影響每年大量增加的大陸來港遊客,總之,怕得罪這些來港消費的大爺。然而,友佳旅遊或旅議會是否知道,旅行社向惡客賠錢,不僅是旅行社的損失,而且代表了香港人的自我矮化,在內地惡客施虐前打下門牙和血吞,簡直是香港人的恥辱。

筆者日前撰文說,事件反映了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並稱這些惡客是刁民。筆者並無鄙視內地人的意思,相反對他們甚至包括惡客在內,甚為同情,他們是在沒有「法的統治」的體制下,為求生存和自保,不得不成為想方設法鑽空子、搵着數的刁民的。以這次出事的旅行團為例,惡客張某一家,在安徽透過網絡參加深圳某旅行社的香港兩天遊,某旅行社將整團旅客賣給深圳另一旅行社,這另一旅行社再轉賣給廣州天馬國際旅行社,原屬廣東省旅遊局的天馬國際再將這個團賣給香港友佳旅遊,經四重轉賣,每重刮一層皮,到友佳則每個團友只餘 800至 1,000元接待費(外傳更是只有 500元)。若不從購物佣金收回成本,怎能支付旅遊所有費用?

因此,內地客也是被層層搜刮的可憐人。他們沒有作為一個公民的權利,也無處投訴,被迫要做刁民。
香港本是一個法治社會,一切都應依照法律及公開的正常規則行事。現在為了賺幾個錢,被零團費、旅遊霸施虐,卻不敢面對司法公開全面的審理,要私下花錢擺平,實在窩囊已極。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指業內白色恐怖,事實上恐怖的不止是旅遊界。旅遊業議會反映出來的,正是香港政商主流的心態投射。國家旅遊局一關注,央視一報道,香港旅遊業議員立即腳軟。其他本屬香港自治範圍的事務,比如王丹來港,選舉制度的改變等等,不都一樣嗎?北大爺一瞪眼,特區小官僚即跪下。

因此,與其罵內地的惡客,不如特區自己硬起來吧,就旅遊業來說,可以做的事,首先,特府應追究這件事有沒有人妨礙司法公正,其次要改組旅遊業議會,其三須嚴厲規管旅行社不得接低於成本的內地旅行團。

香港是中國這一國之下,唯一的一處法治地區。香港人,尤其是政商界,必須維護這裏的法治傳統。而中共當局,也請愛護這個中國唯一的法治區域,不要讓它在人治下沉淪。

(五)李怡文章:《內地刁民是專權政治迫出來的》(2月16日《蘋果日報》)

繼大陸遊客在香港和台灣分別鬧事之後,澳門前天又發生了內地惡客毆打導遊事件。也像香港那樣,內地惡客到澳門警署錄了口供之後,繼續佔盡便宜在澳門觀光和看艷舞。打人後仍被優待,與旅港惡客獲賠 12萬元如出一轍。但澳門導遊似乎比香港導遊有出息,他們忍無可忍,前晚和昨天均聚集示威抗議。

內地遊客在開春之初,分別在港澳台三地生事,惡形惡相做旅霸,而港澳兩地的旅遊當局與官方則怯於國家旅遊局「關注」與央視的片面報道,放棄法治,採破財擋災、息事寧人的自我矮化措施,對內地客的惡行無疑起鼓勵作用。

遊客與導遊或旅行社之爭執,是權利義務不清的爭執嗎?內地客是為了維護自己應有權利嗎?非也。「論壇」版前天有作者凝緣報道, 5年前內地導遊鄔敬民出了一本書,書名是:《叫我如何不宰你》,揭露內地旅遊業宰客的種種惡劣手段,而遊客大都求告無門,只有無奈就範。這些內地旅遊黑幕,央視有報道嗎?國家旅遊局有關注嗎?

專欄作者高慧然前兩天在專欄中談她去年 8月在雲南乘長途車,途中被司機禁錮 6小時,同車旅客除她一人外,無人出聲,別的乘客反而責罵她多事。這些內地客何以在內地不維護自己的權益,到了港澳就紛紛要捍衞自己的權益了?

把事情釐清一下吧:大陸客在內地和在港澳的不同表現,不是他們對自己的權益有不同體認,因為在一黨專政的管治下,他們不是生活在一個權利義務清晰的社會,而是權責不分、有權就有一切,近年更發展到唯權錢是尚的社會。在大陸他們不敢出聲,因為他們不是個人權利得到保障同時也知道自己應盡的社會義務的公民。當權利受侵犯,他們投訴無門,既沒有法律權利,也沒有監督各部門掌權者的獨立媒體。若有權有錢,一句「我爸是李剛」,車死人可以讓所有目擊者封口。在掌權者眼中,死者和目擊者都是「屁民」,是群眾,是毋須尊重其個人生存權利的人。

到了港澳,這些內地客也不是有了公民權利的覺醒。他們不知道甚麼是公民。但自去年阿珍事件後,他們倚仗着國家旅遊局會關注、央視會報道,這裏的旅遊小官僚會屈辱跪倒,他們倚仗背後的權力來「搵着數」。

筆者絕無歧視內地客的意思,相反是同情他們的境遇。長期在專權政治的管束下,受罪受氣也無處伸張,當發現權力之手稍稍鬆開,自然像老鼠不見了貓似地亂竄。刁民,是被那些把他們當屁民的專權統治者迫成的。不做刁民,不學會依附權力、鑽空子、搵着數,在專權政治下難有活路。

香港許多人都說大陸人沒有公德,假話假貨鋪天蓋地,偷蒙拐騙令人防不勝防。但在中共建政前或建政之初,大陸社會不是這樣的。現在社會所形成的這種人民素質,實是 60多年來的專權政治實施的結果。

中國只有愛國教育,沒有公民教育。中國不但未形成一個公民社會,甚至中宣部還限令媒體不能提到「公民社會」。內地是連憲法上規定的公民權利,都被當權者漠視甚而公然違反的社會,公民權利既被漠視,公民義務也就能閃就閃了。

香港回歸前即推行公民教育。回歸後改為推行國民教育,目的是要培育年輕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但國民教育若不是以民主教育、人權教育、全球公民教育來平衡,最終只會使香港人向唯權是尚的大陸國民性傾斜。

這是新春期間,內地刁民送給香港人的教訓。

(後按:粉絲如嫌字體太小,可將遊標移至屏幕右下角,將顯示大小比例從100%改為125%(以 Window XP 用戶計;其他 Window 版本用戶請自行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