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1 年 2 月 17 日星期四)按農曆算,是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節。老側打算借此日子,發發雅興,與本部落粉絲重溫一下幾首與元宵節有關的詩詞。

(一)蘇軾是老側超級偶像,當然先品味一下他的元宵詩作。

《蝶戀花﹒密州上元》 
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帳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風味應無價。
寂寞山城人老也!擊鼓吹簫,乍入農桑社。火冷燈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寫這詞時,蘇偶像心情如何呢?老側推斷,並不怎樣的興高采烈。元宵之夜,蘇軾先來考一下此詞讀者的算術,明明是正月十五,卻要寫成「三五」。幸好老側除了會加數外,還會一點點乘數,也就懂得三乘五等於十五,由是得知這詞首句是要界定全詞的時空背景:時,是年十五晚上;空,是錢塘江畔。

本來嘛,鏡頭看見的,是明月一輪,將人照得像畫中人物,加上又「帳底吹笙」、又「香吐麝」,也就正如蘇軾自己說的:「此般風味應無價」。問題是,既然說「應」嘛,那潛台詞就是「不是」;用當今潮語說,就是「冇 feel」,不覺得這晚上如此的「風味」有何可貴之處。這首詞寫於公元 1075 年,這年蘇軾 38 歲。有理由相信,超級偶像蘇軾已經提早進入所謂「男人四十」的「中年危機」階段,因為詞中下片就以「寂寞山城人老也」作為首句,還進而故作滄桑,邊擊鼓邊吹簫離開繁華「燈火錢塘」,到郊外去。郊外是怎樣一番風景?「火冷」、「燈稀」,還有霜、有雪、有雲,感覺上就是一片荒涼,多少也反映蘇軾此時的心境。

順帶扯開說說,所謂「每逢佳節倍思親」,也許就在這元宵佳節晚上,蘇偶像想起了深愛着的僅 27 歲芳齡就香消玉殞的亡妻王弗。為何老測有此推斷?因為就在這年元宵節過後五天,蘇軾就夢見了王弗,還為此寫下了千古傳誦的悼亡詩《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從時間上來說,蘇軾既然在正月二十日夢見王弗,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此前數天,極可能就在不斷思念王弗。由是,他在元宵節當晚心情不好,是極有可能的。

超級偶像蘇軾的另一首元宵詞,叫《木蘭花令》 :

元宵似是歡遊好。何況公庭民訟少。萬家遊賞上春台,十里神仙迷海島。
平原不似高陽傲。促席雍容陪語笑。坐中有客醉多情,不惜玉山拼醉倒。

這次蘇偶像似乎心情比上一次寫元宵詩詞較佳,原因之一,相信與其施政順利有關,因為詩中提到「公庭民訟少」。這《木蘭花令》 寫於 1091 年。這時蘇軾已經 54 歲,大概是在杭州當行政長官。元宵本來就是佳節,正好歡遊,何況社會安定和諧,要處理的案件不多,也就不妨應應節,喝點酒。作詞時的蘇偶像,大概是在某家酒家的二樓陽臺上坐着,桌上放着美酒佳餚,手中拿着酒杯,半倚着椅旁欄杆,眺望大街上火亮的燈飾,看到一片「萬家遊賞上春台,十里神仙迷海島」景象,熱鬧得很,只差沒有大商家贊助放煙火而已。「平原」、「高陽」都是古代人物。前者是有錢人,食客數千;後者家貧,但有傲氣,連漢高祖劉邦也不賣帳,見面時不肯下拜。所以蘇偶像說:「平原不似高陽傲」。有理由相信,這裡蘇偶像在自比平原君,能放下杭州行政長官的身段,邀請身邊的其他酒家顧客共飲,甚至拼酒,也就是廣東話的「鬥飲」、甚或「劈酒」,來個他媽的一醉方休:「不惜玉山拼醉倒」。老側慨歎吾生也晚,要是能在蘇偶像此詞所寫的現場,跟超級偶像也來幾杯,談談詩詞、時事、佛理、人生,那該多快意!

(二)另一首元宵詩詞,是北宋人歐陽修寫的《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此詞沒什麽深奧難明的地方,很容易理解。上片第三句有另一版本,是「月上柳梢頭」。老側較喜歡「上」版本。下片最後一句也有另一版本,是「淚滿春衫袖」。側較喜歡「濕」版本。

有人認為,此詞非歐陽修之作,而是南宋女詞人朱淑真,或是北宋詞人秦觀。以此詩哀怨,倒容易使人傾向於是女性詩人寫的,因而認為是朱淑真寫的也不無道理。然歐陽修雖說是儒學家,卻乃多情種子,他除了有三房太太外(差一房就足以跟當今香港的何博士爭一日之長短),據說還跟外甥女甚至兒媳婦有染,那在元宵之夜捨棄光污染得像白天的花市而與誰家的佳人相約在月上柳梢的鄉郊相會,也未嘗不可能。

此外,歐陽修雖一介大男人,卻確實能夠寫出綺麗纏綿的粉紅色詩句。不信?看看《南歌子》一詞:「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閒妨了繡工夫。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此詞描寫恩愛夫妻(或情人)早上起來後的卿卿我我,而且是從女性的視點去發揮,如女的問男的:「修哥哥,你說我畫眉的長短、深淺,是否很 in 喲?」(「入時無?」)一邊把弄眉筆,還一邊依偎在老公(或情人)懷中,又嬌聲問:「修哥哥,我要給你繡條溫暖牌絲巾,可『鴛鴦』兩個字,該怎樣寫呢?」此中的嬌柔、陶醉,哪裏像大男人的作品?所以嘛,說這首《生查子•元夕》是歐陽修的作品,完全可能。

(三)南宋詞人辛棄疾寫有一首與元宵節有關的詞,叫《青玉案•元夕》,也是老側喜愛的: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已成千古名句,無須老側多談。看到了心上人在「燈火闌珊處」後,要是大家早已建立戀人關係,則當然可以大喊一聲「Honey!」,然後飛奔去與她(或他)相會。老側感興趣的是,要是那個人只是自己單戀的對象,她(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情意,甚至不知道自己這樣一個人的存在,那尋着了「那人」,會不會比尋不着更使人傷感呢?老側年青時在這方面有相當豐富的經驗,感覺是:尋不着比尋得着好,因為要是尋不着,那還有尋着的期盼,還可以有所眷戀,而尋着了,剩下的就只是一番惆悵。Anyway。

(四)最後,品味一下女詞人李清照的《永遇樂》: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人在何處?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瑕,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如今憔悴,雲鬟雪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據說,李清照寫此詞時,已是 56 歲之齡。此時十八歲已嫁給他的丈夫趙明誠去世已有十年。丈夫死後,曾改嫁某人,但婚姻不幸福,數月後離婚收場。此元宵詞大概以如此這般的人生背景寫成,因此有「如今憔悴,雲鬟雪鬢,怕見夜間出去」之句。也就是說,元宵佳節,即便有酒朋詩侶來相約外出,也沒有心情應酬,倒不如躲在家裡,「簾兒底下,聽人笑語」算了。此中惆悵,那些有影皆雙的熱戀中人,又怎會理解呢?

以上老側與本部落粉絲一同品味的五首詞,四首帶傷感之情,只有一首(《木蘭花令》 )情緒較為正面。為何如此?大概是佳節當前,人們難免多點情緒波動,而要是生活上有不如意事,也特別容易傷感吧。老側乃性情中人,今晚元宵之夜,到時回望一生,想也難免會有所唏噓,此帖或可供情緒排洪之用,避免作出輕生之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