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2月23日)香港財政司曾俊華在立法會上提出了 2011/12 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此預算案一提出,即招來惡評如潮。昨天(星期四)和今天各大報章,除了少數如《星島日報》外,都對曾俊華這份預算案作了種種的批評,真可謂琳羅滿目。此等批評,本部落粉絲大可找自己看慣的報章一讀,無須老側在此重覆。

老實說,就扶貧和協助本港基層市民抵抗通脹而言,打從一開始老側已不對這份預算案有什麽期望。不要忘記,我們尊貴的財政司每年以現金支付的年薪為 4,009,650 元,即每月收入 334,150 元(此乃官方資料,並非老側「老作」;資料來源:http://www.legco.gov.hk/yr01-02/chinese/panels/ca/papers/ca0418cb2-paper-c.pdf,第41.(a)(iii)節)。

換句話說,即便連他不上班的星期六星期天或在阿拉斯加或巴黎或巴厘島度假的假期也算在內,曾俊華每天現金收入為 10,985 大洋。請注意,是每天!每天!一年 365 日、風雨不改的每天!再進而即便把他睡覺、吃飯、拉屎(請恕老側粗鄙,可拉屎乃每天該做、且相當花時間的事情)、與老婆談情說愛、與好友摸酒杯底喝紅酒、劍擊、看閒書、看電影、星期天往「地方整潔,空間大,樓底高,座位舒適,視野開揚,靠海一邊都是落地玻璃,非常光猛」的酒樓飲早茶、嘆其「粒粒晶瑩,鮮甜爽口」的蝦餃(見:http://www.fso.gov.hk/chi/blog/blog031010.htm)的時間也算進去,他每個小時的收入是 457.7 元!可憐我們香港還有 314,600 名基層市民(資料來源:最低工資委員會;見:http://hk.jobsdb.com/HK/EN/Resources/JobSeekerArticle/InitialMinWage?ID=932),還在等待最低時薪法例元正式生效後,才能享受時薪 28 元,而這 28 元當然不能是睡覺、吃飯、拉屎、與老婆談情說愛等細藝可以賺得,而是要在狹窄的食肆的後巷、弓著身坐在凳子上、(戴著手套或沒有戴著手套的)雙手往浸著裝滿碗碗碟碟的一大盤混著臭氣熏天的廚餘的稀釋漂白水或洗潔精的水中,不停地清洗碗碟一整小時才能賺得,又或是不管是天寒地凍還是熱浪逼人站在街上在行人退避三舍的眼光下拿著掃把一下一下的掃街掃滿一整小時才能賺得,等等。(對於一個月薪 6,500 元的大廈護衛員來說,要是我們用上面這個計算財政司時薪的方法計算,則他(或她)的時薪則只有 8.9 元。曾司長生存期間藉「打好這份工」每小時所能創造的財富(且不算他們的已有財富在投資方面給他們帶來的收益)是這位大廈護衛員的 51 倍!)

此外,以一個月(不管是上班還是不上班)的收入(即便只算最短的二月的 28 天,也有 307,580 元)就能買到一輛不錯的車子,他曾司長當然不會和一般星斗市民一起擠地鐵、趕巴士嘍。(老側忘了,貴為司長,當然有公家車管他到香港任何角落的接送。)那又怎能期望曾司長明白交通費的負擔對低收入百姓來說是怎樣的一回事呢?還有,貴為司長,當然有豪宅級宿舍享用,則曾司長有怎會真正感受到樓價飆升對中下階層生活上所構成的壓力呢?(這兩點大富翁田北辰就要比曾司長優勝,因他最少也當過兩天的窮人,經歷過大清早挨貴價坐通宵巴士、晚上睡籠屋。見本部落2月11日及2月20日帖文。)

由是,與星斗市民生活完全脫節的曾司長,肯定也不會知道老百姓每天的伙食情況。據今天《信報》「獨眼新聞」說:昨天在一個電台烽煙節目中,曾司長被節目主持人問:「阿財爺,其實昨日在大家樂吃一個粟米斑塊飯呢,你知不知多少錢一碟?」隨之而來的,是當場 dead air 數秒,最後只聽到曾俊華回答說:「我最近都無食過呢個。」老百姓如老側者有理由懷疑,曾司長星期天嘆早茶吃的一籠蝦餃,恐怕已比老百姓在大家樂吃午飯所吃的一整份焗豬扒飯要貴;問題是,老百姓要高度關注午飯的價錢,而曾司長埋單後對飲茶消費了多少恐怕不會有很深的印象。

《財政預算案》出於這樣的一個官員之手,香港一眾星斗市民還能有什麽寄望?有的話,只能說是星斗市民自己的一廂情願,與曾司長無尤。

也就是說,這份《財政預算案》,就應對市民面對的日益嚴重的通脹以及舒緩老百姓的生活壓力而言,從一開始注定是一份閉門造車、脫離群眾的預算案。

好吧,即便接受說財政司管的不是芝麻綠豆的民眾生活問題,而是整個香港的宏觀經濟問題,要確保香港經濟搞得好、整體社會心情歡暢、外資樂意到香港投資、香港地產富豪不會從香港撤資到別處吧(政府和香港市民不時就會受到某些地產富豪如此的威嚇),那曾司長還是沒有打好他這份年薪四百萬的工。為啥?因為這份《財政預算案》換來的,是普遍的社會不滿和怨氣,而社會是存在不滿和怨氣,還是祥和安寧,正好是為政者有沒有打好他們年薪數以百萬計的工的試金石。

在此,老側要向曾司長(乃至一眾高官)介紹一篇經文。此經文記述老側終極偶像佛陀釋迦摩尼講為政者該怎樣管治國家,特別是怎樣理財政府擁有的大量財富而說的。

這篇經文叫《究羅檀頭經》,英文(源於巴利文)名字是 Kutadanta Sutta。此經的背景是:有一天老側終極偶像佛陀與一眾弟子來到摩揭陀國。其時某個叫究羅檀頭的婆羅門正打算舉行大祭,因他慕名佛陀,就向佛陀請教祭法。佛陀沒有直接告訴他該啥個祭法,卻轉而講述了遠古時期當某個叫大勝王的君主打算祭祀時向某婆羅門祭司請教如何向祭祀時,該祭司(其實是佛陀的某次前生)向大勝王提出了怎樣的建議:

『尊敬的國王,你的國土有侵擾,有逼迫,在村裡有殺害,在鎮上有殺害,在城裡有殺害,在路上有搶劫。如果尊敬的國王,在這樣有侵擾、有逼迫的國土,徵收稅金,那樣做實非正當!如果尊敬的國王這樣想:「我要以殺戮、逮捕、沒收、威嚇、驅逐,來根絕盜匪之患。」但是這樣,賊患卻不能根絕。那些倖免於死者,日後還會侵擾國王的領土。

『可是,如果尊敬的國王依以下這項政策,則賊患將能根絕:尊敬的國王對於那些在國土上,勤於耕種、畜牧者,應給予種子、糧食;勤於經商者,應給予資金;勤於王事者,應給予食物、薪俸。如此,人人都努力從事自己的工作,不會侵擾王的國土;而王將能積聚廣大財寶。國土平安,沒有侵擾,沒有逼迫;人人歡喜快樂,擁兒起舞,家不閉戶。』

「婆羅門!摩訶瑋質多王回答國師婆羅門:『好的,尊者!』然後,便對於那些在國土上,勤於耕種、畜牧者,給予種子、糧食;勤於經商者,給予資金;勤於王事者,給予食物、薪俸。人人都努力從事自己的工作,不再侵擾王的國土;王便積聚了廣大財寶。國土平安,沒有侵擾,沒有逼迫;人人歡喜快樂,擁兒起舞,家不閉戶。」(此漢語譯文來自蔡奇林節譯的《究羅檀頭經》;見:http://www.gaya.org.tw/magazine/v1/issue.asp?article=98.98.6.20$24.htm。藍色字體乃老側所標,曾司長該特別注意的部份。較完整的經文見本帖附(一);英語經文網址見本帖末附(二)。)

此外,曾司長亦應讀一讀《轉輪聖王獅子吼經》(英文名字是 The Lion’s Roar on the Turning of the Wheel;巴利文名字是 Cakkavatti-Sihanada Sutta。)經中一段佛陀的說話時這樣的:

所以嘛,要是不讓窮人擁有財產,那窮困就會充斥社會。要是社會的窮困加劇,那搶佔他人財物的行為就會增加。要是盜竊增加,人們就會多使用武力。要是人們多了使用武力,那殺人的事件就會增加。要是殺人的事件增加,那人們的壽命就會減短。(此段乃老側從英語經文硬譯而成。英語經文網址見本帖末附(三)。)

也就是說,要當好一個管治者,不能就只想著抓緊從民眾取得的大量錢財,美其名為「財政儲備」,然後夢囈式地高喊要「在經濟周期回落、政府收入受影響時,亦可提供資源讓我們保持開支相對平穩,幫助應付突發事件」,於是就以為可以順理成章地漠視民眾當前面對的生活和經濟困境,理直氣壯地當其當權者的守財奴。同時,為政者要避免社會出現貧窮,要讓窮人擁有財富。

亦也就是說,將大量的財政儲備的一部份,以現金形式(不是放到強積金戶口)派發給市民,完全不是不值一顧的「派糖」式小恩小惠之舉,而是關乎民心、關乎長遠社會安危的戰略性統治手段。不要說六千元,即便是六萬元,政府有這個能力,就應當做。曾司長沒有這樣做,既是不諳民情,也是缺乏遠見所致。其財政預算案純粹以長年港府政務官經歷所形成的狹隘眼光、加上躲在空中樓閣的辦公室裏寫出來的。

曾司長,你既然缺乏宏觀理財的理念,明年在閉門造車編寫《財政預算案》前,務請先讀一下上述兩篇佛經,品味一下佛陀所言。

:(一)蔡奇林節譯自《究羅檀頭經》(D5;I 134-36)(見:http://www.gaya.org.tw/magazine/v1/issue.asp?article=98.98.6.20$24.htm

坐在一邊的究羅檀頭婆羅門對世尊這樣說:

「尊敬的喬答摩!我這樣聽聞:『沙門喬答摩知道具足三種方式及十六種資具的圓滿祭祀。』然而,我不知道具足三種方式及十六種資具的圓滿祭祀。我想要舉行大祭祀,善哉!願尊敬的喬答摩教導我具足三種方式及十六種資具的圓滿祭祀!」

「那麼,婆羅門!仔細聽,好好思惟,我就要說了!」

「好的,尊者!」究羅檀頭婆羅門回答世尊。

世尊這樣說:

「婆羅門!從前有個國王,名為摩訶瑋質多。他富裕,擁有廣大錢財,廣大財物,擁有眾多金、銀,眾多財物、資具,眾多錢財、穀物,寶庫豐足,穀倉盈溢。」

「婆羅門!那時,摩訶瑋質多王靜處思惟,心生此念:『我已獲得廣大的人間財富,征服廣大領土,我何不舉行大祭祀,讓我獲得長夜的利益、安樂!』」

「婆羅門!那時,摩訶瑋質多王召見國師婆羅門,而後這樣說:『婆羅門!此處,我靜處思惟,心生此念:我已獲得廣大的人間財富,征服廣大領土,我何不舉行大祭祀,讓我獲得長夜的利益、安樂!婆羅門!我要舉行大祭祀,請尊者教誡我,讓我獲得長夜的利益、安樂!』」

「婆羅門!這樣說的時候,國師婆羅門對摩訶瑋質多王這樣說:

『尊敬的國王,你的國土有侵擾,有逼迫,在村裡有殺害,在鎮上有殺害,在城裡有殺害,在路上有搶劫。如果尊敬的國王,在這樣有侵擾、有逼迫的國土,徵收稅金,那樣做實非正當!如果尊敬的國王這樣想:「我要以殺戮、逮捕、沒收、威嚇、驅逐,來根絕盜匪之患。」但是這樣,賊患卻不能根絕。那些倖免於死者,日後還會侵擾國王的領土。』

『可是,如果尊敬的國王依以下這項政策,則賊患將能根絕:尊敬的國王對於那些在國土上,勤於耕種、畜牧者,應給予種子、糧食;勤於經商者,應給予資金;勤於王事者,應給予食物、薪俸。如此,人人都努力從事自己的工作,不會侵擾王的國土;而王將能積聚廣大財寶。國土平安,沒有侵擾,沒有逼迫;人人歡喜快樂,擁兒起舞,家不閉戶。』」

「婆羅門!摩訶瑋質多王回答國師婆羅門:『好的,尊者!』然後,便對於那些在國土上,勤於耕種、畜牧者,給予種子、糧食;勤於經商者,給予資金;勤於王事者,給予食物、薪俸。人人都努力從事自己的工作,不再侵擾王的國土;王便積聚了廣大財寶。國土平安,沒有侵擾,沒有逼迫;人人歡喜快樂,擁兒起舞,家不閉戶。」

(二)《究羅檀頭經》(Kutadanta Sutta)(D5;I 134-36)英語經文,見:http://tipitaka.wikia.com/wiki/Kutadanta_Sutta

(三)《轉輪聖王獅子吼經》(The Lion’s Roar on the Turning of the WheelCakkavatti-Sihanada Sutta)(D26;I 395-405)英語經文,見:http://www.basicbuddhism.org/index.cfm?GPID=29

(四)2011/12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http://www.budget.gov.hk/2011/chi/speech.html

(註:粉絲如嫌字體太小,可將遊標移至屏幕右下角(以 Window XP 用戶計;其他 Window 版本用戶請自行執生),將顯示大小比例從100%改為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