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4日《信報》「獨眼新聞」部份文字以「95%「怪獸家長」有壓力實自招」為標題,其中用了一個詞語:「怪獸家長」。本帖打算介紹一下這個詞語。以下是該部份「獨眼新聞」有關「怪獸家長」的文字(棕色文字):

香港地「怪獸家長」近年愈來愈多,意謂他們對子女過分溺愛。有商場昨日就公布一項調查結果,調查上月在多個地區訪問約六百三十名擁有三至十六歲子女的家長,先要他們就不同項目對子女前途的重要程度,由零至八分評分,以八分為最重要。

結果,沒有任何一名家長認為,教導子女「自我照顧」、「自主」、「應付逆境」與「社交交友」等四項能力,值得六分或以上,即沒人認為這些能力至少「很重要」。這樣,以下的調查結果也就不足為奇:當子女與同學或朋友爭執,64.5%受訪家長第一時間便要對方道歉;當子女遭教師或長輩教訓,56%受訪家長會第一時間投訴對方;94.5%受訪家長更指,為裝備子女至少不輸給同齡小朋友,感到「有壓力」以至「非常大壓力」。

一般人或只懂批評,到子女長大後,這些怪獸家長隨時會自食其果;惟事出必有因,老紀留意到,近83%受訪家長,是在「六、七十後」出生,逾86%月入至少2萬元。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何國良跟老紀講,這些家長本身多成長於「八、九十後」,當時社會相對穩定,成功機會亦較多,令他們不自覺認為,自己年少時安穩成長的模式完全「複製」給子女,便足令他們往後也成功,因而凡涉及子女的事情,都只從自己角度出發。可惜,回歸後,香港社會已根本變化,這些家長的想法已完全落後於時代。

綜合上文來說,文中所謂的「怪獸家長」,指的是那些處處維護自己子女,以至不自覺地剝奪了子女成長的機會,例如自我照顧、自主、積極面對及克服生活中遭遇的挑戰(應付逆境)、交友等方面的經驗。但「怪獸家長」一詞,指的並非這種家長。近年西方流行一個名詞,其含義較為貼近上文所描述的指這種家長。此詞為 Helicopter Parents,老側將其硬譯成「直升機家長」。望文生義,「直升機家長」就像直升機那樣,終日在其子女頭頂盤旋,緊密監察子女的一舉一動,孩子顯現出口渴的樣子,他們就馬上遞上飲料;孩子下個星期要交獨立專題研究的作業,他們就主動為他們往網上甚至到圖書館去找尋資料、為他們剪報,必要是甚至撰寫報告。這類家長愛護子女之心,不容置疑,惟其情雖可憫,其法則極不足取。老側有句口頭禪:「庭園中跑不出千里馬,花盤裏栽不出萬年松」。在全天候 360 度享受父母關愛中長大的人,在成年後其抗逆能力、社交能力、獨立處理問題能力等等一系列獨立生活所需的能力,能否配合成年人生活的要求,很成疑問。「直升機家長」愛護子女的方式,屬於「愛之反而誤之」。

如果「直升機家長」愛護子女的方式屬於「愛之反而誤之」,則「怪獸家長」愛護子女的方式就足以「愛之反而害之」。「怪獸家長」一詞,又稱「怪物家長」,相信源於日本,在日語中以片假名「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存在,發音相等於英語的 Monster parent。據網上維基百科所述,此詞最早出現,當在日本教育家向山洋一的「教室ツーウェイ」(教室 two-way)2007年8月號第9頁出來的,指的是那些「以自我為中心,不講理」的家長,他們為了實現對子女有利的事情,或則「向教職員提出索賠要求」,或則「向校長和教育委員會等層級更高的行政機關施壓及求償」,有些甚至「以不實的告發等法律上的問題為要脅」,為的就是維護子女在學校的合理或不合理的利益。怪獸家長千方百計保護自己的子女,其做法甚至可以是冒充是自己的子女,代他們參加升學考試。這種做法無疑出於他們對子女的關愛,卻又同時不自知地傷害了他們的自尊和自信。

英語方面,較貼合怪獸家長含義的詞語,是 Lawnmower parents。 Lawnmower 者,鏟草機也。「鏟草機家長」(此乃老側硬譯,尚未在漢語界流行),望文生義,鏟草機家長所做的,是「鏟草」,即「鏟」掉任何他們視為構成他們子女生活中的障礙的「草」,其中可以包括若子女求職要面試,則由自己代替他們去面試,乃至代替他們向應聘的公司商議雇傭條件如工資、附帶福利等。

「怪獸家長」也好、「鏟草機家長」也好、「直升機家長」也好,都是以錯誤的方式去愛護子女。望天下有當「直升機家長」或「怪獸家長」傾向的父母,警惕自己,不要愛他們變成害他們。

附:

一、網上維基詞典有關「怪獸家長」的條目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0%AA%E7%8D%B8%E5%AE%B6%E9%95%B7

二、網上維基詞典有關「Helicopter Parents」的條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Helicopter_pa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