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涼如水。皎潔的月亮安靜地掛在繁星閃爍的夜空中。銀色的月光灑在庭院中的樹丫上,也灑在貂蟬嬌柔的身軀上,為她那素色的衣裙鑲上一線銀邊。貂蟬細吸著那隨涼風飄來的花香,感到無比的閑憩。

七月的許都,白天熱得嚇人,可踏進黃昏後涼風從西北邊一襲一襲的吹來,讓人很快忘卻白天時的煩熱。時近戌時,各家各戶都已吃過晚飯,準備就寢。

今夜貂蟬心情特好。白天曹操曾派人來向她傳話,說已經安排讓關羽晚上與她會面,著她在酉時前把晚飯吃過,然後在丞相府的庭院裏等待關羽出現。日前呂布在下邳為曹操所殺後,她就在曹軍半護送半押送下來到許都,被安置在曹操的丞相府中,不情願地成為了曹操的客人。曹操覬覦貂蟬的美色,有意令她成為自己的女人。對曹操來說,要達此目的根本就易如反掌,但他自信以其文才武略,早晚可以令貂蟬心甘情願投向自己的懷抱,因而也就沒有強迫貂蟬委身於他,反而對她以禮相待,同時又處處討好她。曹操這點用心,貂蟬自然心裏明白。另外,曹操爲了籠絡劉備,同時又不想讓劉備留在徐州,以免其勢力壯大,也就在除去呂布後要劉備、關羽、張飛三人隨大軍來許都,讓他們住在丞相府附近另一大宅,好作監視。多天以來,貂蟬一直向曹操提出要求,要會一下這關羽。曹操心裏對這要求很感疑惑,想不通此姝因何想跟關羽會面,因而猶豫了好幾天,想在弄清貂蟬此舉目的後,才決定是否讓兩人會面。可前天晚上貂蟬向他重提此事,還藉故哭鬧了一頓。曹操不想惹怒貂蟬,終於答應了她的要求。

貂蟬不是沒見過關羽。呂布在喪命前約一個月的某個晚上,於棲鳳城擺下了鴻門宴,自己做主人,讓紀靈與劉關張三人當客人,目的是要化解紀靈率領的袁術大軍與駐守小沛城的劉備軍隊之間一場可能發生的戰爭。席間,呂布向紀靈和劉關張三人炫耀自己神準的射箭功夫,一箭射中一百五十步外的畫戟上的小枝,令紀靈及劉備兩方勉強接受了不戰的安排。之後,他安排貂蟬給紀、劉兩幫人表演歌舞。當時她一邊跳舞,一邊環顧堂上諸人,當她瞥見座中關羽的面容時,心頭一震,一個疑問在心中閃過:難道座上這紫紅色臉漢子,就是她十三歲時在家鄉木耳村救過、其後朝思暮想的紅臉大哥?想到這裡,不禁恍惚了一下,差點滑錯了舞步。此前貂蟬也曾自王允、董卓、呂布處聽說過關羽這個人,聽他們提到關羽的臉龐就像深紅色的棗子,心中也曾隱隱地聯想到他會否就是那紅臉大哥,但又覺得世事哪裏會如此湊巧,也就沒有再將關羽這名字放在心裏。可那夜從遠處一睹關羽後,心中生起了要跟他會面、好證實一下的渴求。

這時候貂蟬腦海中的問題是:倘若這關羽真的就是當年的那個紅臉大哥,那我該怎樣跟他說,那天他離我而去之後,我一直在後悔沒有跟著他離開家鄉,不管他往哪兒去,我天南地北也跟著他。現在的我,已經是先後失身於董卓和呂布的婦人,要是向他坦白我對他的思念和情愫,他會怎樣看我呢?會不會視我為水性楊花呢?即便紅臉大哥明白事理,不嫌棄我,可他已經是有家室的人,那我們兩人又能有怎樣的將來呢?只要能留在紅臉大哥身邊,我就是作妾也願意,可紅臉大哥會肯納我這樣一個婦人為妾嗎?要是他不肯,那今後活在世上又還有什麽意思呢?

想著想著,貂蟬耳邊響起一把沉厚的聲音:「在下關羽,奉丞相之命到此,拜會夫人。」原來關羽已經來到庭院,正在彎腰向貂蟬作揖。今午曹操派人到劉關張三人住處傳話,說曹丞相欲請關大人晚上酉時過後往丞相府一聚。劉備雖對曹操恨之入骨,可如今寄人籬下,為免多生枝節,也就不敢怠慢,馬上答應,並且酉時未到已經數次提醒關羽赴約。關羽本來覺得與曹操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想與曹操交往,但既然義兄如此重視曹操的邀約,也就只好提著青龍偃月刀來到丞相府。不料關羽向門人道明來意後,門人卻說丞相還在宮中與天子議事,已傳話說請關大人先往府中庭院,讓貂蟬代為款待,丞相與天子議事完畢會儘快回府相見。關羽聽了門人這番話後,心裏覺得事有蹺蹊,但既然已經來到丞相府,好歹也得進去會一下貂蟬,即便曹操最終不出現,回家後對大哥也算有個交代。於是關羽讓門人把他領到庭院,看見貂蟬在一個小亭中倚著欄杆而立,若有所思。門人引退後,關羽就邁步走到貂蟬跟前,向貂蟬作揖。關羽雖然一介武夫,但粗中有細,想到貂蟬曾是董卓之妾,後又成了呂布之妻,現在身居曹府,不知道是否已為曹操之婦,稱呼她為「呂夫人」吧,呂布已為曹操所殺,萬一她已是曹操的人,這稱呼也許會令貂蟬難堪;稱呼她為「曹夫人」吧,可一直沒有聽聞曹操納她為妾,要是真的並無其事,則同樣會令她難堪。於是關羽便含糊地只用「夫人」一詞來與貂蟬打招呼。

貂蟬在紛亂的思緒中聽見關羽的聲音,禁不住哆嗦了一下。這並非她因關羽突然出現而受驚,而是那真的就是那紅臉大哥的聲音。當年紅臉大哥就是以這把沉厚的聲音說出與她道別的話。在關羽方面那話不過是簡短一句多謝貂蟬相救,然後公式化地以「後會有期」結尾,但對貂蟬而言,那話語、那聲音,卻成為了她往後面種種屈辱、感到生不如死時,令她堅強面對生命之所依。事隔十一年,終於再次聽見這聲音,貂蟬興奮得有點顫抖。她朝關羽的聲音回過頭來,卻因為關羽還彎著身而看不到他的面容。

貂蟬焦急地說:「小女子有幸,得與關大人相會,請受小女子一拜。」說罷,作勢往地上跪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