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帖《貂蟬月下會關公》(八之一))

關羽還來不及抬起頭來,見貂蟬如此動作,急忙伸手托著貂蟬雙肩,不讓她跪下去,說:「夫人切莫多禮。在下今天奉丞相所召,特來府中拜會丞相。丞相事忙未返,囑在下到此拜會夫人。關某何德何能,怎受得起夫人如此大禮。」

貂蟬聽了關羽這話,也就挺起身來,與關羽四目相投。眼前所見的關羽,斷然就是這十一年來那個使她不時午夜夢迴、思念不已的紅臉大哥。只是跟十一年前比,大哥的個子雖然還是那樣高大,神態還是那麼肅穆,可紅臉上卻多了些滄桑和風塵的痕跡,與腦海中那英秀俊朗的紅臉有點不同。此外,大哥胸前多了幾綹長髯,微風把大哥的長髯吹得晃動起來,這可是上次與他在一起時沒看見過的。月色之下,貂蟬水亮亮的一雙眸子,熱切地往關羽臉上、身上流轉,那興奮的眼神,失控地向關羽發出無聲的呼喊:哥,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關羽給貂蟬的舉止弄得有點難為情。眼前這貂蟬,世人都說是個絕色美人,看來倒非浪得虛名。只看她柳眉輕揚,秋波流轉,要不是知道她曾先是董卓之妾、後為呂布之妻,現在又住在曹操府中,早晚會成為曹操之人,我關羽說不定也會傾倒於其美貌。自古紅顏皆禍水。曹操讓我到這裏來,現在酉時已過半晌,他還不出現,哪兒有那麼多政事要跟皇上商議呢?他能不休息,皇上年少,不可能如此操勞。這裏頭或許有詐。這貂蟬與我素不相識,此刻她如此舉止,這還不是想以美色迷惑我嗎?我看還是小心為上,不要為她美色所迷。曹操要是再過一刻還不露面,我得找個機會離開曹府才行。

「紅臉大哥,你還認得我嗎?」關羽正在盤算著怎樣脫身時,聽見貂蟬帶著興奮的語氣問他。這時,關羽突然察覺,貂蟬的聲音好像在哪兒聽過。關羽一生交往的人以男子為主,對他說過話的女子不多。這貂蟬的聲音的確曾聽見過,只是一時間想不起在何時何地。

貂蟬見關羽一臉茫然,既失望又著急。這時也顧不了什麽,兩手執著關羽一隻手臂,邊搖邊說:「紅臉大哥,我是紅昌、十一年前那個幫你避過官兵追捕的女孩。難道你已經把我給忘了嗎?」說畢這話,激動得眼淚將貂蟬那雙本來已經水盈盈的美目注得更加水汪汪的。

關羽聽貂蟬這麼一說,想起十一年前他在山西忻州木耳村一次險死還生的經歷。那年他二十五歲,眼見官兵借征剿黃巾軍之名魚肉百姓,早已對他們恨之入骨。那天他家鄉解縣的官兵在光天化日之下侵犯婦女,關羽看見,義憤填膺,一下子殺了兩個官兵,被其他官兵追捕。那時候他還沒有青龍偃月刀,赤手空拳敵不過一大群手握刀劍的官兵,只好突圍逃走。那些官兵窮追不捨,把關羽從解縣追到忻州的木耳村。這時關羽已經筋疲力盡,走投無路之際,看見一農家女孩挑水經過,他就向那女孩說:「妹子,我被官兵追捕,有哪個地方可以躲一躲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