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帖《貂蟬月下會關公》(八之二))

說也奇怪,那女孩看見關羽,並沒有被他的容貌和舉止嚇怕,反而蠻有興趣地盯著關羽那塗滿汗水和泥沙的紅得發紫的面龐,然後爽快地說:「跟我來,紅臉大哥。」那女孩把肩上的擔子放下,領關羽跑到附近一所房子。進去後,女孩說:「紅臉大哥,這是我家。我爹是木匠,所以這裏有很多傢具。你隨便找一櫃子藏進去就行。官兵要是追來,我去應付。」關羽環顧四週,見房子擺放著一件一件的傢具,有櫃子,有桌子,有椅子,有箱子,於是走到一個容得下他的櫃子前,打開櫃門鑽了進去。女孩隨即猛力把櫃門關上。

關羽被關在櫃子裏面,眼前一片漆黑,什麽也看不見,卻隱約聽見外面走進來了好些人,似乎在高聲喊著些什麽,然後就是那女孩說話的聲音,然後就是幾聲呼喊和隨之而來的一片寂靜。關羽這時已經疲累非常,加上櫃子裏的空氣不流通,漸漸地就昏睡過去。待得他醒過來的時候,眼前看見櫃子的門已經打開,那女孩睜著大大的眼睛在看他,手中端著一個杯子,看見關羽醒過來,就把杯子遞上。關羽實在渴得要命,也就顧不上杯子裏盛著什麽,一手接過杯子就往嘴裏灌,那涼水猶如甘露般滋潤了他的口腔、食道、腸胃,也滋潤了他的心。

這時候,關羽才第一次仔細打量眼前這女孩,只見她雖然只有約十二、三歲,卻已經亭亭玉立,看著她的臉龐、五官,關羽心裏驚歎這救了自己的女孩原來是個美人胚子。女孩見關羽默然不語,就對他說:「紅臉大哥。剛才有五六個官兵進來,問我有沒有看見一個紅臉漢子經過。我對他們說沒有,我一直在家裏幹活,他們聽了就往山邊的方向奔去了。」

關羽聽了,就踏出櫃子,向女孩深深一揖,說:「多謝妹子相救,請受在下一拜。」女孩也不還禮,就說:「紅臉大哥,我叫紅昌。你叫什麽名字?我看你很累的樣子,你就在我家休息一下吧。我爹娘外出幹活,很快回來。我現在去做飯,待他們回家,咱一起吃飯。吃過飯你才上路吧。」關羽心想,看來這女孩一家也是平常人家,當不會加害於他,但小心為上,還是不要告訴她自己的名字。可他確實很累,很想休息,也就找了一張傢具床躺下,一下子沉睡過去。待他睡足醒來,已經是翌日午時過後,睜眼一看,那女孩正在身旁,張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自己。「你終於睡醒了,紅臉大哥。你知道嗎,你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呢。我爹娘幹活去了。我娘做了幾個饅頭,說讓你醒來後吃。」

關羽爲了逃避官兵,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這時候也不拘禮了,接過饅頭就大口大口地吃,又邊吃邊喝了幾大碗水。女孩在一旁看見關羽這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關羽吃罷饅頭,心想官兵可能回頭再找到此處,到時候若連累這戶善良人家,自己必然抱憾終身。於是對女孩說:「蒙妹子相救,感激不淺。妹子,請你轉告你爹娘,在下有事在身,尚須趕路。你們一家相救之恩,在下銘記於心,日後自當感恩圖報。後會有期。」說罷,也不等女孩反應,邁起闊步離去。此事之後數月,關羽流浪到涿縣,遇上劉備、張飛兩人,並與他們在張飛家中桃樹下結為兄弟,誓言「上報國家,下安黎庶」,自此專注於與張飛共同輔助劉備復興漢室,落難木耳村為女孩所救之事也就日漸淡忘了。

貂蟬一聲聲的「紅臉大哥」,使木耳村的往事重現關羽腦海。想起眼前這絕色美人竟然就是當年那救了自己的黃毛丫頭,關羽驚訝之餘,也感到高興。當年得這女孩相救,才能避過官兵的追捕。當日要是落在官兵手中,想必早已喪命,哪有後來與劉大哥和張二弟結義的機會,更不要說其後的日子。這貂蟬原來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且看她身在曹府是否出於自願,要是為曹操所迫,關某自當想法助她脫離曹操魔掌,以報當年之恩。想到這裏,雖然想向貂蟬瞭解其十一年來的經歷,卻不知怎樣開口,只聽見自己說:「夫人昔日救命之恩,關某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請夫人受關某一拜。」說罷又向貂蟬作揖。

當天貂蟬把官兵打發走後,打開關羽藏身的櫃子,看見他已經昏睡過去,知道他一定很累,於是準備了一碗涼水,守在櫃子前面,待關羽醒來後給他喝。期間貂蟬仔細打量櫃子中的關羽,看見他棗紅色的臉上雖然沾了污垢,卻難掩一臉的英氣。貂蟬從這張俊秀肅穆的面孔看到自己託付終身的歸宿。當年貂蟬才十三歲,但已經多次聽見父母商量她的終身大事,也就曾為自己將嫁給怎樣的一個人而彷徨和苦惱。這時她看著眼前的關羽,不其然覺得要嫁就得嫁給眼前的這個紅臉大哥。後來關羽酣睡一天一夜期間,貂蟬除了做父母指派的家務外,其餘時間就一直守在關羽床邊,耐心等候他睡醒。後來關羽睡醒時,她正好在憧憬著紅臉大哥醒後會留在木耳村不走、往後可以天天見到他、她也就會向爹娘說要嫁給這大哥、爹娘高高興興地答應這些事情。不料關羽吃過她給的饅頭後,還沒跟她說什麽話就告辭離去。貂蟬看著關羽的背影,心中泛起了一陣莫名的傷感和失落。待得她回過神來,關羽已經遠去。貂蟬跑出家門,朝關羽離開的方向一直走,希望能把關羽追回來,勸他留下來。可畢竟關羽步伐比她大很多,沒能追上關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