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帖《貂蟬月下會關公》(八之三))

自此,關羽的容貌、聲音,貂蟬再也無法聽見、看見,只能在她年青的腦海中藉著記憶經常地重現。十一年來,關羽那獨特的臉容、那段跟關羽短暫相處的回憶,以及與關羽重逢的盼望,成為了在多次經歷痛不欲生的屈辱時,使貂蟬得以堅忍面對逆境並打消自尋短見念頭的力量。今夜,她終於能再次與紅臉大哥相見了,那種興奮,比當天得知董卓被王允等人所殺時要強烈得多。可貂蟬沒想到,十一年的等待,換來的只是紅臉大哥「夫人昔日救命之恩,關某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請夫人受關某一拜」這麼一句話:沒任何有感於久別重逢而驚喜雀躍的神情;沒任何為相逢恨晚而懊惱的表現。為什麽眼前這紅臉大哥對我這麼冷淡,還比不上王允、董卓、呂布、曹操幾個人對我好呢?

想到這裏,貂蟬也就不對關羽的道謝作任何回禮的舉止。待他完成那生硬的作揖動作後,貂蟬對他說:「關大哥,那天你爲什麽被官兵追捕呢?你惹了官府什麽呢?」

關羽覺得既然貂蟬一家救了自己一命,倒也應該向貂蟬交代為何被官兵追捕。於是把自己路見不平為了救人而殺了官兵的事簡單給貂蟬說了。貂蟬聽後,就問:「關大哥,你知道嗎?當天你躲進我家一個櫃子去後,很快就有一小隊的官兵來到我家,呼喝著問我有沒有看見過一個紅臉漢子經過我家。我就隨手給他們指著山邊的方向,然後對他們說好像看見一個人向那個方向跑去。那些笨官兵也就急忙朝我指的方向奔跑而去。他們走了我才有些後怕,心裏想:要是他們看見我們家那麼多櫃子、箱子什麽的,想到我可能把你藏在其中一個櫃子而搜我們家的話,那不但最後會把你搜出來,還肯定會損壞那些我爹做好的傢具,如此,爹娘回家後一定責駡我,我也真不知道該怎樣向爹娘交代。」

關羽聽了貂蟬這麼一說,對當天貂蟬相救之事就更覺得欠了貂蟬的人情,不禁又一邊向貂蟬作一個揖,一邊說:「當時我實在已經筋疲力盡,要不是夫人仗義,讓關某暫留你家,關某肯定讓官兵追上。夫人救命之恩,關某沒齒難忘。」作揖完畢,心裏想:沒想到這當年救了自己一命的女孩,成了現在這導致董卓、呂布先後喪命的禍水紅顏,現在還身陷曹操掌中。雖則當下我關羽和大哥、二弟均寄人籬下,但要是能為這妹子做些什麽事情,用以報答她當日的救命之恩,那也是關羽該做的事情。問題是,我能為這貂蟬做些什麽呢?要不要我主動問她有什麽要求呢?這樣做可能唐突了一點。最好是她自己向我提出要求。

可貂蟬並沒有向關羽提出什麽要求,而是繼續問關羽:「那天你在我家睡醒後,爲什麽不等我爹娘幹活回來才走,而要那麼匆忙離我而去呢?是不是我哪裡對你不好呢?」十一年來,這問題在貂蟬心中反覆浮現。她一直想不通,她在紅臉大哥昏睡的一天一夜裏,一直守候在他身旁,何以他醒來後,匆匆吃個自己給他的幾個饅頭後,就馬上離去呢?大哥不像是個忘恩負義的人,那是不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好,惹了他討厭呢?

關羽不知道貂蟬爲什麽要糾纏於當日他在木耳村的經歷,也想不起當時為什麽自己如貂蟬所說那樣很快就離開這戶人家。他一時間想不出怎樣回答貂蟬的問題,就說:「事隔多年,夫人說的關某不等你爹娘回家就不別而去的事,其原因關某已經記不起來。不管怎樣,夫人救命之恩,關某銘記於心。今後如夫人有什麽需要關某效力,關某願效犬馬之勞。」

關羽的答案,使貂蟬感到很失落。這纏繞心中多年的問題,竟然不能從紅臉大哥口中得到答案。她一直覺得,當年紅臉大哥要是留下來等待與爹娘道別,說不定爹娘能說服他留下來,那後來董卓老賊的兵馬來洗劫木耳村、屠殺村民時,縱然紅臉大哥不一定能趕走他們,最少也能把她和爹娘三人救出木耳村,不致讓爹娘被董卓的部下殘殺,自己成為孤女。要是當時關大哥有天大的理由要馬上離去,那也只好怨上天要如此對待自己和爹娘,可現在他連原因也想不起來,當不是什麽非馬上離開不可的理由。這麼多年的等待和期盼,恍惚沒有什麽意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