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晚、中秋迎月之夜,老側與嬌妻阿珍邊吃月餅邊吟詠用上「月」字的中國詩詞。兩人先後唸了《靜夜思》、《楓橋夜泊》、《水調歌頭》、《相見歡》、《虞美人》、《出塞》、《無門關》七首詩詞,到阿珍吟誦慧開禪師詩作《無門關》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詩句後,老側叫停,這次月夜吟詠詩詞活動由是結束,老側亦上床去學李白、張繼、蘇軾等嘗試失眠,但翌日據阿珍說,老側的失眠嘗試並不成功。有關此次迎月夜吟誦唐詩宋詞的緣起及過程,可讀前帖《月夜詠詩》。

中國古體詩詞中,用上「月」字的當然遠多於老側與阿珍當晚吟詠的七首。其中老側喜愛的數目也多於七首。本帖目的,是回顧一些迎月之夜來不及吟詠的這類詩詞,並與本部落粉絲共賞之。

李白乃老側偶像。本帖順理成章從李白作品開始: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對影成三人。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月夜之中,詩人空有美酒一壺,卻無人相伴,只好邀天上明月對飲。將自己、月亮、月光下自己的影子勉強當作有三個人在一起。月亮卻也就只是高掛在天空之中,而影子也不過是隨身的影子,並非真正陪伴自己喝酒。即便如此,詩人還是覺得要及時行樂,於是在月色中喝酒的同時既歌且舞,從清醒時候的同歡,直至醉倒,其時天已漸亮,月亮與影子均在晨曦中消失,離詩人而去。一次人、月、影無情感交流的遊玩由是無限期結束,下次相會之期渺茫得如遙遠的天空。李偶像這詩,道盡了人在孤獨時的悲涼之處。詩人在孤獨極致時,有點手足無措,既借酒消愁,又借以月、影為友,用歌、舞驅趕寂寞。即便如是,月、影終仍不得已要離去,最後還是落得杳然一身。在這首詩中,「月」被詩人以之權充其友人,擔當著一個被動的角色。

「酒」、「月」是李偶像很多詩篇的題材。以下是另一同類的佳作《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何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一句,形象地道出了事物、人生的無常,是老側最喜愛的詩句之一。另外,老側也喜歡「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所體現的豪氣。在這首詩中,「月」起著襯托的作用,突顯「酒」的重要性:沒有了酒,獨有金樽、明月,也許真的是一種浪費。然若金樽有酒而明月闕如,則更是浪費。

《將進酒》有月,以下一首《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也有月: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末句「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何等豪氣!李偶像散著一頭長髮在划艇的樣子,一定很帥,說不定迷倒幾個美女為他跳河。老側頭髮稀薄,且髮線後移已差不多到達頭殼後半部,無髪可散,只能羡慕李偶像有一頭長髮。「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有點在說《金剛經》中所說「過去心不可得」的意味(二者思想層次當然不同)。「月」在這詩中,象徵李偶像追求的理想。李偶像失意之時,不忘理想,果真與其一貫豁達的性格一致。既然「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則均屬徒勞無功之舉。依老側的價值觀,既然是明知徒勞無功之事,則無謂去做矣,因此,老側絕不會拿刀去嘗試截斷流水,也絕不會藉喝酒以消解憂愁——儘管老側是個多愁善感的人。然則遭鬱悶情緒突襲時如何自處才是上策呢?老側並無答案。老側自己的做法,是與愁緒打個招呼,然後繼續做當時正在做的事情,或改變一下活動,做想起要做的事,如吃點巧克力,或拉拉二胡,或看看電視,等等。

李偶像是個重友情的人,其詩篇好些是和友人有關的。以下這首《贈孟浩然》是其中之一: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頻中聖,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換句話說,孟浩然是李偶像的偶像。個中原因,是孟夫子年青的時候就已放棄仕途上的追逐(紅顏棄軒冕),直到年老的時候還是居於高山雲海裏的松林中(白首臥松雲)。然則孟老是如何度日的呢?詩句顯示:他經常在月下喝醉酒,也經常賞花自娛,遠離建制(老側不常賞花,但也於二零零五年選擇了離開建制,與孟夫子有一半相似之處,未許不可當李偶像半個偶像)。由是,孟浩然在李偶像心中,其崇高連高山也無可比擬。在這首詩中,李偶像再一次將「月」與「酒」連在一起。

李偶像還很會寫讚美女性美貌的詩詞。他的三首《清平調》就是表表者。其中第一首是: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下逢。

三首《清平調》都是李偶像奉唐玄宗之命寫來讚美楊貴妃的。李偶像雖然很有俠氣,但也不得不解決生計問題。唐明皇李隆基當皇帝的時候,李偶像在翰林院當上了個類似今天的研究院院士或皇帝智庫成員之類的職務,某天唐明皇要與比他年輕三十五年的楊玉環在宮中賞花(有說是牡丹,有說是芍藥),還想聽聽御用歌手唱歌助興,卻又不願聽舊詞,於是命李偶像為《清平調》一曲填寫新的曲詞。李偶像比咱曾特首更能「打好這份工」,一口氣為《清平調》填寫了三段曲詞。上面引的是第一首。依老側的解讀,意思大概是:「這仙子般的美女啊,美得讓人看見天上的雲彩就想起她的衣裳,看見花嘛就想起她的容貌。春風吹拂欄杆,沾著露水的花兒顯得更加濃妝豔抹。哎喲喲,要是不能在西王母管轄的群玉山上看見她,那老側一定要趕到瑤台仙子聚集的地方去找她嘍。」唐明皇的愛妃是楊貴妃,這《清平調》歌詞用意當然是暗喻曲中的仙子為楊貴妃。原來李偶像也要為生計而依附建制,還要「擦鞋」(此乃粵語詞彙,意指「拍馬屁」)難怪他那麼羡慕孟浩然(即便如是,此事絲毫不減李偶像在老側心中崇高的地位)。

可惜的是,李偶像這次「擦鞋」擦出了禍。因為在第二首《清平調》中,他寫了「一枝穠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這樣的詩句。此詞繼續吹捧楊貴妃的美貌,但楊女大概學識不高,自己看不出李偶像對其吹捧,卻聽信了宮中小人對李白的中傷,說李白詩中「可憐飛燕倚新妝」一句,是用來諷刺她的,由是不容於他,導致李偶像當翰林不足兩年就得離開長安。至於「可憐飛燕倚新妝」一句怎樣就能得出是用以諷刺楊貴妃的意思呢,老側不知,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宮中小人要中傷李偶像,隨便說些什麽,只要楊貴妃相信,詭計就已得逞。比如說,眾人皆知趙飛燕乃纖瘦型索女,他們大可說李偶像以趙飛燕暗喻楊貴妃之瘦弱,胸前不夠飽滿。我們知道,唐朝人的審美眼光與今人不同,喜愛女士珠圓肉潤,以趙飛燕比喻楊玉環,當然是有意矮化後者的三圍尺寸。楊玉環聽了這些話,哪兒再容得下李偶像?

李偶像的詩作中有用「月」字的,並非僅以上五首而已,但上面五首卻是老側最熟悉、最喜愛的五首。其他類似作品不在此帖列出,眾粉絲如有興趣,大可上網搜尋一番。本帖《「月夜詠詩」後續》到此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