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帖乃上帖《「月夜詠詩」後續續》、上上帖《「月夜詠詩」後續》、及上上上帖《月夜詠詩》的延續,繼續與本部落粉絲共賞用上「月」字的詩詞。

上上帖《「月夜詠詩」後續》與本部落粉絲分享了老側偶像、詩仙李白五首用上了「月」字的詩,上帖《「月夜詠詩」後續續》則分享了詩聖杜甫四首這樣的詩。本帖打算與粉絲們共賞老側超級偶像蘇軾的這類詩詞(有關老側偶像之分類,見老側 2011 年 1 月 30 日帖文《電視節目介:港台《品味人生:李怡》》的前言;若懶得點擊此文連結,可參閱本帖後附節錄)。

蘇偶像之所以為老側的超級偶像,不僅因為他乃曠世文學奇才,還因為他雖為建制中人,卻仍能體會民間疾苦。蘇偶像仕途坎坷,曾主動或被動成為好幾個地方如杭州、密州、徐州、湖州、惠州等地的行政長官,每處皆為官清正、勤政愛民。原因何在?在於他有一股濟世情懷也。這情懷較諸當今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只求「打好呢份工」之心態,兩者層次簡直是鴻鴣與麻雀之分。蘇偶像對民間疾苦的敏感,可見於以下寫於 1072 年(時三十六歲)、題為《吳中田婦歎》一詩:

今年粳稻熟苦遲,庶見霜風來幾時。霜風來時雨如瀉,耙頭出菌鐮生衣。
眼枯淚盡雨不盡,忍見黃穗臥青泥。茅苫一壟上宿,天晴獲稻隨車歸。
汗流肩頳載入市,價賤乞與如糠粞。賣牛納稅拆屋炊,慮淺不及明年饑。
官今要錢不要米,西北萬里招姜兒。龔黃滿朝人更苦,不如卻作河伯婦。

蘇偶像這首詩既然題為《吳中田婦歎》。「吳中」指江蘇、浙江一帶。江浙一帶,本屬江南富庶地區,但在貪官污吏的苛政之下,生計本來就要寄望蒼天憐憫的農民就更加苦命。這首詩反映蘇偶像乃一極具同理心(empathy)的人,因他能將自己代入農民的心境,描述農民如何在惡劣天氣和腐敗統治的夾縫中,掙扎求存。這詩展示的農婦對命運哭訴的圖景,是這樣的:

今年的稻米熟得特別遲,多看見的,卻是不時到來的霜風。霜風到來的時候,下雨下得厲害無比,時間久了,連耙頭之類的農具也生出菌菇來,鐮刀也生起銹來。我眼睛因長時間啼哭,連眼淚也讓哭乾至枯渴了,而雨水還是不盡的下,只能咬著牙關眼瞪瞪看著黃色的稻穗躺在生滿青苔的泥土上。我在堤壟上以茅草做簾幕的茅棚裏度宿了整整一個月才等到天晴,才能收割稻穗,跟隨牛車回家。勞動令我汗流浹背,陽光把肩膊曬得赤紅,稻米運到市場,卻發現米價低得很,乞求米商買下的時候,猶如乞求他們買穀皮碎米般。為了納稅,只好把牛賣掉。要生火則要把房子拆掉才能有柴枝。這時候,眼前的困境已經夠令人苦惱的了,也就顧不上去憂慮明年會否出現饑荒了。現在交田賦時,官府要錢不要米,弄得米價低賤。官府這樣做,是爲了用錢去招降西北萬里的姜族人。自命如清官龔遂、黃霸的人滿朝皆是,可越是這樣老百姓日子就越苦。唉,倒不如跳河自盡,做河伯的女人算了。

農民的境況如何,蘇偶像這詩描繪得透徹了吧。

蘇偶像另一首用上「月」字的詩,詩名為《春宵》: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有陰。歌管樓臺聲細細,鞦韆院落夜沈沈。

此詩中「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句,已經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問題是,如何理解這句中「春宵」一詞,直接影響咱如何理解「春宵一刻值千金」一語,也直接影響咱如何看蘇偶像此人。蘇偶像既然是老側少數超級偶像中其中一個,這問題也就很值得較深入討論。問題出在「春」這個字。從字面上看,「春」就是春天、春季、春日的意思,也就是一年四季的第一個季節。春季的特色,一般而言,是寒冬過後,萬物蘇醒,謝了的花綻開了,冬眠的動物出洞了,樹木生出嫩芽新葉了,等等。也就是說,「春」本來跟「夏」、「秋」、「冬」一樣,指的就是一個自然界的時光階段。如此理解「春」字,則「春宵」一詞指的當是「春天的晚上」的意思。

問題在於,中國文化不知從哪時開始,給「春」添加了另外一種的含義(connotation),使之帶有與男女之間性愛有關的含義(本部落粉絲如知道是何時,煩請告知老側)。由是,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們漢語的詞彙出現了「春藥」、「春夢」、「叫春」、「春宮圖」、「春情」、「懷春」等詞。「春藥」指增強男人性能力如「偉哥」之類的東西;「春夢」指帶色情內容並往往導致男性夢遺的夢;「叫春」指動物(甚至人類)向異性(多指雌性向雄性)發出求偶叫聲這一行為;「春宮圖」指以性交為主題的繪畫;「春情」指人類(特別是女性)對異性帶有性渴求的情愫;「懷春」指少女傾慕男性,等等。這樣,「春宵」一詞就可能被理解成「兩性交歡的晚上」的意思,而「春宵一刻值千金」一語,其字面意思本來只是簡單「春天的晚上是很珍貴的時光」,卻也可以被闡釋成「與異性交歡的晚間時間是很珍貴的時光」了。這種理解並非因老側滿腦子性愛思想而創,而是很早已有這樣理解「春宵」一詞的用法,如老側青少年時期已經聽過成人電影以「夜夜春宵」為名字,當時就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怎麼可能每天晚上都是春天的晚上呢」的迷思。

然則蘇偶像《春宵》一詩中的「春宵」一詞,有沒有「兩性交歡的晚上」的意思呢?老側不知道,但老側選擇以字面意思去理解,即「春天的晚上」的意思。從「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句之後的話(「花有清香月有陰」)去看,也只應理解成這個意思。如此理解,則可看到蘇偶像在抒發對春天美好時光的讚歎:

春天的晚上啊,恍如千兩黃金般珍貴。這時候,花兒散發著清幽的香味,月兒投射著朦朧的陰影。有人還在樓臺中輕歌慢舞、細語融融。深宵了,置有鞦韆的院落空無一人,一片寂靜。

這樣一幅夜深人靜、詩人獨享清淨的景象,不是已經很好了嗎?何需附會以兩性之間的事呢?

蘇偶像另一首用上「月」字的詩,詩名為《海棠》:

東風嫋嫋泛崇光,香霧空濛轉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

理解這詩,須留意詩名,才知道蘇偶像作此詩宗旨在於詠花,確切而言是在於詠海棠花。大概蘇偶像又經歷失眠之苦,不能入睡,於是到後院看花。這時候吹著輕柔的東風,月色之下,海棠花周邊泛起高雅的光澤。薄霧承載著花香,夜空朦朧,站得久了,月亮也轉過了長廊另一端。不想海棠花因夜深而睡著,留下自己孤單無伴,於是點燃長燭,照亮那美人般動人的花顏。

問題是:此詩中的「海棠」,有沒有隱喻「美女」之意呢?老側有此一問,原因在蘇偶像寫過一首以「海棠」比喻年青美女的詩:「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髮對紅粧。鴛鴦被裏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蘇偶像寫這詩,用意在調侃其朋友北宋詞人張先。事緣張先此人於八十高齡之時,還娶了一名芳齡十八的女子作妾(中國人喜歡計虛歲,有理由相信這少女實際只有十七歲甚至十六歲),還為此作詩向友人吹噓:「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紅顏我白髮。與卿顛倒本同庚,只隔中間一花甲。」一次蘇偶像出席張先的家宴,就寫下了上面那首有「一樹梨花壓海棠」一句的打油詩。此句的前句是「鴛鴦被裏成雙夜」,那麼,明顯地「一樹梨花」當暗喻張先,而「海棠」則暗喻那十八歲的年青美女。也就是說,蘇偶像是會在其詩作中以「海棠」比喻年青美女的,只是不能確定這暗喻手法有沒有在《海棠》一詩中用上。而如果有的話,則此詩可以從另一角度解讀為一首描寫男歡女愛的詩篇。至於如何個解讀法,老側為保清譽,並為避免被嬌妻阿珍責備老側「滿腦子骯髒思想」(老側不時會被阿珍如此點評),不會在此闡述,粉絲們盡情發揮想像力自行解讀可也。老側希望的,是這段探討性文字,不構成「抹黑」蘇偶像的罪名。

蘇偶像用上「月」字的詩,也許還有其他,此處未能盡錄。此外,就詩、詞兩者而言,蘇偶像寫得更多的是詞而不是詩,而用上「月」字的詞也很多,本帖因篇幅所限,只好不予收錄了。《「月夜詠詩」後續續續》到此為止。

後附:

(一)老側 2011 年 1 月 30 日帖文《電視節目介:港台《品味人生:李怡》》的前言有關誰是老側偶像的文字:

老側的偶像分四個等級:最極致的「終極偶像」、次極致的「特選偶像」、高檔次的「超級偶像」,以及一般等級的「偶像」。目前,老側的「終極偶像」只有一個,就是佛陀釋迦牟尼。「特選偶像」為數不多,一雙手十個指頭已可數完,包括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地藏菩薩、普賢菩薩、文殊菩薩、維摩詰居士等。「超級偶像」數目不少,包括鳩摩羅什、玄奘法師、龍樹、蘇東坡、莊周、昂山素姬、老側師父衍空法師、詩仙李白、六祖慧能、達賴喇嘛、一行禪師、老側嬌妻阿珍等。「偶像」級人物頗多,難以在此羅列,但其中就有李怡。(有關老側確立某人為偶像的準則,可參閱1月9日帖文《悼港產社運先驅、民主鬥士司徒華》第三段)。

 (二)老側 2011 年 1 月 9 日帖文《悼港產社運先驅、民主鬥士司徒華》的前言有關成為老側偶像的條件的文字:

老側偶像眾多,但要成為老側的偶像,卻必須有令老側為之傾倒的過人之處。這些過人之處嘛,有的是令老側神魂顛倒的外貌或身材或氣質或聲線或演技等,憑此等資格而成為老側偶像的有 Juliette Binoche、Sophie Marcel、Tom Cruise、Brad Pitt、楊玉環、趙飛燕、阿難、Placido Domingo、Andrea Bocelli 等等等等等等;有的是令老側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文學修養或哲學頭腦或政治識見或科學成就或濟世情懷或音樂天分等,憑此等資格而成為老側偶像的有佛陀釋迦摩尼、釋一行、星雲大師、衍空法師(老側師父兼佛學課程導師)、凈因法師(老側佛學課程導師)、印順法師、虛雲老和尚、太虛法師、弘一法師、德蘭修女、魯迅、李怡、孔捷生、老側(即自己)、甘地、觀世音、文殊師利、姚公白、劉天華、Wolfgang Amadeus Mozart、Ludwig van Beethoven 等等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