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老側沉醉於賞月詠詩底小資產階級情懷中,猶如「溫水煮蛙」過程中底青蛙,漸漸給煮熟而不知不覺,對每天在自己身邊發生底荒誕事情不作反應。此等事情包括咱香港市民以年薪四百萬兼種種福利和特權如出入有保鏢護駕兼居於半山豪宅禮賓府所供養底行政長官,居然在民眾響亮的反對聲中霸王硬上弓般任命過去多年持續在民調中民望最低底林瑞麟先生出任政務司,也包括退了職底唐英年先生居然仍然可以霸佔著政務司官邸並佔用公家資源為其一己之競選下任特首一職每天到處亮相,諸如此類。由於老側尚沉醉於賞月詠詩底小資產階級情懷中,對此等荒誕事情也就視若無睹,當其沉默的大多數中的一份子。

然而,近日范徐麗泰有關「六四」所發表底言論,則觸動了老側底「六四」心結,將老側底原本平靜如水底小資產階級情懷趨化成滿腔義憤,由是老側身上貪瞋癡三毒中底「瞋」毒再次起作用,驅使老側寫下此帖,聲討范婦人在「六四」問題上底無恥言論及醜惡嘴臉。老側自知此舉有失學佛人的寬厚之道,惟因涉及「六四」此大是大非問題,老側也就顧不了那麼多了。(小資產階級情懷已然消散,當下是滿腔無產階級義憤,下文中表示從屬關係的介詞也就由「底」回復為「的」了。)

首先聲明,老側與范徐麗泰並無私人瓜葛,因而無任何私人恩怨。此帖純因老側在「六四」問題上與范徐麗泰存有截然相反的看法和立場,並因其近日就「六四」此一事件所發表之言論,觸痛了老側的心,刺激了老側的神經,令老側對之產生極度的厭惡和鄙視,此等負面情緒過去幾天越來越強烈地纏繞著老側,幾乎妨礙老側日常生活,連在街上看見美女經過也無心情投以獵豔的目光,因此亟須予以宣洩,以回復心理平衡。

為此,老側要藉在此部落發帖以宣洩此等負面情緒。故此帖之寫成及發表,乃基於相當自私的原因,本部落粉絲如不齒老側此舉,大可在此打住,將寶貴時間用在其他地方,即便往刷牙洗臉也可。

老側對「六四」的看法、立場,先後見於去年(二0一0年)「六四」期間老側在本部落發表的五發帖文及今年「六四」期間的一發帖文。它們分別為: 

(一)毋忘六四 ─ 兼評港府「依法辦事」光環(2010年6月3日);
(二)民主歌聲獻中華(一):《中國夢》(2010年6月5日);
(三)民主歌聲獻中華(二):《自由花》(2010年6月6日);
(四)民主歌聲獻中華(三):《為自由》(2010年6月7日);
(五)民主歌聲獻中華(四):《祭英烈》(2010年6月11日);
(六)民主歌聲獻中華(五):《血染的風采》(2010年6月15日);
(七)毋忘六四(一):港人與昂山素姬對話記(三之一)(2011年6月4日)。

老側即便在其他政治議題上經常基於草民心態而採取騎牆派立場,惟在「六四」這一歷史事件上則是毫無疑問地旗幟鮮明的。以上七發帖文足可說明老側的立場,本部落粉絲如有興趣瞭解,大可點擊以上帖名細讀有關帖文,閱後當有助理解老側因何對近日范婦人有關「六四」的言論有如此激烈的反彈。

至於范徐麗泰在「六四」一事上說了什麽話,足以如此觸動老側神經呢?遠的不說,就說近的算了。本月六日,范婦以「全國人大常委」身份出席中文大學一個座談會,與學生對話。座談會中有學生問及她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據港台報導,當時「范徐麗泰表示,最初掌握的資訊是外國媒體的報道,有人在天 安門廣場被殺,她認為事件是不幸,毋須掩蓋,但其後在網上看到軍隊撤退時,天安門並沒有事情發生。范徐麗泰指自己不清楚整件事情,因此對於部分人期望平反六四,她認為自己無權評論,唯一的方法是由歷史慢慢處理。」(附一)范徐麗泰的說話,具體是:「當時所得的資訊,全部都是看CNN得來的,首先這件事在我來說,是不幸的事,亦都是發生過的事。」

范婦如斯的回應,按老側的理解,當然就是要淡化當年鄧小平、李鵬等人對北京學生及民眾的民主運動所作的血腥鎮壓。其手法是暗喻有關鄧、李集團如何動用人民子弟兵血腥鎮壓北京民眾的報導,乃來自外國媒體,而外國媒體並不足信。這種手法與當今中國及香港社會一眾藉奉承權貴換取個人政治前途為人生最大目標及幸福的人過去十多年來說「六四」真相難明,不如將之放下、往前看等謬論無大分別。老側並非政論家,無能力在此對范婦之言論作進一步解構及批判,本部落粉絲自能根據自己在「六四」問題上的立場,對范婦之說有自己的看法。

范婦人有關「六四」的言論,自然而然地刺傷了當年身受官府鎮壓「六四」民主運動之害的「天安門母親」。所謂「天安門母親」,指的就是那些兒女在政府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中喪生的母親。其代表人物為丁子霖女士(見附二)。丁女士自一九八九年未滿十七歲的兒子蔣捷連在「六四」中被子彈擊中喪生。丁女士痛失愛兒,聯合其他死難者的母親,組成「天安門母親」組織,二十一年來堅持要求政府平反「六四」,還其子公道,並搜集了一個經核實的六四死難者名單(見附三連結)。為此丁女士曾多次遭政府拘押、軟禁、監視。

對於范婦人而言,「六四」中死了多少人也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個人如何攀附權貴的政治前途,但對於丁女士及一眾在「六四」事件中因政府武力鎮壓而痛失親人的受害者而言,「六四」自然不能單純用「真相難明」、「不幸事件」這種麻木不仁的詞語去將其血腥氣味洗刷、粉飾掉。對於在「六四」中有親人遇害的人而言,這種言論當然是對其遇害親人極大的不敬。這就是為何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在十月十四日向范婦人發出一封抗議聲明,譴責其不仁的言論。丁女士大義凜然的聲明,說出了老側對范婦人對「六四」所作不仁言論的感覺,只是老側沒有能像丁女士那樣一針見血地表述而已。因此,老側要借本部落空間,將丁女士的抗議聲明全文登錄,立此存照:

丁子霖:《一份遲到的抗議--致范徐麗泰》

(本人自九月下旬以來一直居住在無錫鄉間,通訊受到監控,資訊不靈,與其他難友的聯繫也不便,因此只能以個人名義發表以下抗議聲明。)

遲至今日我才得知全國人大常委、香港的范徐麗泰女士把「六四」稱為「不幸事件」,我感到非常氣憤,無法容忍。據我們二十多年來的尋訪、搜集,已經找到「六四」死難者202人,更多的死者屍骨不知去向。這麼多人死於槍彈、坦克的虐殺之下,那是不折不扣的大屠殺!人命關天!豈能輕描淡寫地用「不幸事件」四個字來形容?

范徐麗泰作為香港的一位市民,儘管年已66歲,只要合乎法律,她有權角逐香港特首,但她作為一個有影響的政治人物,在競選前的造勢中,她無權就「六四」這一關乎國家和民族的重大政治事件罔顧事實、胡言亂語,任意傷害「六四」亡靈和「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

你作為一名全國人大常委,理應得知天安門母親自1995年以來每年給「兩代會」各位代表要求公正、合理地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如稱不知,那就是你的嚴重失職。

你作為香港的一位市民,難道連香港每年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都不知不曉嗎?果若如此,一個對香港的民情民意如此麻木不仁的人,還有何資格去競選——何況是特首這個職務!

你作為一個知名的政治人物,如對震驚世界的「六四」還只能靠從CNN處獲得訊息,那只能說明你無知無能得多麼可悲,果若如此,那你連當個中共當局的跟班、隨從都不配。

你身為人妻人母,總得有點人性,存些良知,去教育後代吧!但面對「六四」這一人間慘劇竟如此冷血,我真不知道你如何面對你的家人以及香港的後代!

我十分感謝香港支聯會給你送去《天安門母親之路》光碟等有關「六四」的重要資料,請你觀閱。

我強烈要求你:

一.就你的言論向「六四」亡靈和天安門母親公開道歉;
二.與我本人或天安門母親群體公開對話,讓我們當面告訴你「六四」真相。

丁子霖
2011年10月14日

作為香港的一位市民,難道連香港每年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都不知不曉嗎?果若如此,一個對香港的民情民意如此麻木不仁的人,還有何資格去競選——何況是特首這個職務!」真是一針見血的質疑。范婦人當然不會不知曉每年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只是這燭光晚會紀念的亡魂,不會有助范婦人在攀附權貴過程中更上一層樓如被欽定為特首之選,則對他們之死自然不會有絲毫的惋惜和敬意。

這就是為何在丁子霖女士發表其抗議聲明後,在十月十七日當天面對香港傳媒追問其會否就自己所作言論向一眾天安門母親道歉時,范婦人仍然厚顏無恥如故地說出以下的說話:「我理解丁子霖女士失去兒子的哀痛,亦尊重她的看法,但我所講的立場已講了很多年,我亦一直相信,所以我亦維持自己的立場,我就暫時沒有道歉的意思,講自己相信的說話,應該沒有必要道歉的。」也就是說,不管自己說的話是如何的無良、不仁、錯誤,只要是自己相信的,也就沒有必要道歉了。要是某天香港真的不幸至讓持這種準則對待自己說過的話的人當其行政長官的話,那香港的教育局官員、廣大教師大可告老歸田了,因為香港將淪喪於由不問是非、不問對錯,只要是自己相信,不管說了什麽話都不需要道歉的人去管治了,如此社會還會有希望嗎?

丁女士在其抗議聲明中,要求范徐麗泰與她或天安門母親群體公開對話,讓她們當面告訴她「六四」真相。范徐麗泰對此光明正大的要求的回應是:「對話不會令事件更清楚」,故「毋須與天安門母親公開對話」。自己聲稱對「六四」事件不清楚,現在有與這事件有直接關係的人願意提供資料,讓其多瞭解事件的一個側面,不管是如何片面的側面,為何連多瞭解一下的這麼一點的求知精神都沒有呢?這樣的反應,除了反映其人在面對「六四」這麼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的心虛、不敢面對事實外,還能有什麽其他的原因呢?人與人之間倘若對事物持不同意見、有不同的理解和認識,不是應當透過對話去相互溝通,去增加彼此的瞭解,去建立求同存異的基礎,去減少誤會和摩擦,去達致社會和諧嗎?「對話不會令事件更清楚」?香港的廣大老師們,要是持這種主張的人當了香港特首,你們還能怎樣教育香港的下一代呢?

附:

(一)見: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111007/news_20111007_55_789292.htm

(二)網上維基百科辭典介紹丁子霖女士的條目: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1%E5%AD%90%E9%9C%96 (有興趣多瞭解六四鎮壓過程,可點擊頁末「按此返回原文」連結。

(三)丁子霖女士搜集的六四死難者名單: http://www.ngensis.com/june4/vlist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