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譯者序:本月十三日下午,佛山市一名兩歲女幼童在家居附近一巷子被一輛小型客貨車撞倒並半身捲入車底,身軀在客貨車前輪和後輪之間,下半身在車底。該客貨車在撞倒小悅悅後曾停了一下,但司機並無下車,反而是在停了一下後重新開車,客貨車後輪再將小悅悅輾過。其後有十八次或則是路人、或則是駕摩托車的人、或則是拖著孩子的婦人、或則是駕貨車的人經過小悅悅臥地之處,卻沒有一人停下來救人,反而是另一輛經過的貨車將小悅悅再輾過一次。整個過程被街道上的閉路電視錄了下來。小悅悅被撞倒後六、七分鐘後,才有一名經過該處的婦人看見小悅悅的情況,高呼救人,並驚動了在附近的小悅悅的母親,然後小悅悅才被送往醫院急救。小悅悅在醫院跟死神搏鬥了約一個星期,終於在10月21日零時32分去世。

這起眾多人在面對幼童遭汽車撞倒受傷時無動於衷、見死不救的事件,在國內、本港、乃至世界上引起廣泛的議論。大多數議論均對事件中撞倒小悅悅的司機及小悅悅被撞倒後躺在地上時路過或開車經過的途人置身世外的麻木態度表示震驚,予以譴責,乃至感歎中國人道德之淪喪、惻隱之心的泯滅。有關事件的報導及評論,本部落粉絲一定已看過不少,老側不在這裡重覆。老側亦相信粉絲們在此起事件上有自己的看法。

本月二十一日,老側犬兒雷曼(Raymond Lam)在英文版佛門(Buddhistdoor)刊登了題為《Dead Compassion: Wang Yue and the Failure of Religion》的文章,就宗教尤其是佛教應如何從這起事件中思考自身的角色,提出了一些看法。老側認為此子在文章中提出的看法不無見地,對我們每一個人在此事件中反省一己的社會責任不無幫助,因此將這文章翻譯成中文,向本部落粉絲介紹。

雷曼文章中原文有「“anti-Good Samaritan” incidents」一詞。老側在譯文中將之硬譯為『「反好撒馬利亞人」事件』,而「anti-Good Samaritan」一詞則硬譯成「反好撒馬利亞人」。本部落粉絲可能覺得此詞語有點陌生,且讓老側在此解釋一下。基督教新約聖經中的「路加福音」記載耶穌講了一個故事,內中提及與猶太人關係緊張的撒瑪利亞人。公元前722年,以色列亡國。部份以色列人因而四散流離,但亦因此而維持其猶太人血統、宗教、生活習慣等;部份居於北國首都撒瑪利亞的以猶太人則與外族人通婚,其衍生的子孫就被稱為撒瑪利亞人。猶太人視撒瑪利亞人為外邦人,不接納他們,並在宗教上排斥他們,例如在會堂裏咒詛他們,祈求他們得不到上帝救恩。除了在宗教上仇視撒瑪利亞人外,在生活上猶太人也處處排斥撒瑪利亞人,如拒絕與他們往來、不買他們屠宰的牲口。相反,猶太人之間則關係緊密,互相之間廣施恩惠,例如貸款給「自己人」時不收利息。問題是,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都居住在同一社區,有時候是鄰居。而耶穌對其信徒有他們要救助社區中特別是鄰居的人,於是猶太人就面對是否應當幫忙撒瑪利亞人。有人為此向耶穌請教。對此,耶穌說了一個寓言,內容大概是:「一個猶太人被強盜打劫,受了重傷,躺在路邊。曾經有猶太人的祭司和利未人路過,但不聞不問。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路過,不顧隔閡,動了慈心照應他,在需要離開時自己出金錢把猶太人送進旅店的故事」。這寓言中的撒瑪利亞人,也就被稱為「好撒馬利亞人」。而「反好撒馬利亞人」的意思,就是「不做好人」、「反對做好人」的意思。

在這起事件中,有言論說多個對小悅悅的處境視若無睹的過路人之所以如此表現,是因為在中國內地存在著「幫人可能招惹官司,反被其幫忙的對象控訴」的情況。不管當時這些路人是否出於這種考慮,但在如何避免民眾因為這種怕惹麻煩的憂慮而不願意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一點上,中國可以參考一些西方國家的做法。在一些西方國家,有所謂「好撒馬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以鼓勵或強制其公民幫忙需要援手的人。例如,在義大利、日本、法國、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好撒馬利亞人法」規定公民有義務幫助遭遇困難的人(如聯絡有關部門),除非這樣做會傷害到自身。此外,德國有法例規定「無視提供協助的責任」是違法的,而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損害,則提供救助者可以免責。另外,有些國家的「好撒馬利亞人法」則確保幫忙別人的人不至於因幫人而惹上官司。例如,在美國和加拿大,為鼓勵旁觀者對傷、病人士施以幫助,法律免除自願救助傷者、病人的人的責任,以便人們做好事時沒有後顧之憂,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或傷亡而被追究。看來,中國也應制定類似的「好撒馬利亞人法」。

以下是  Dead Compassion: Wang Yue and the Failure of Religion 譯文,原文見於: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en/news/d/23184 。

無生命的慈悲:王悅之死及宗教的缺失

早前兩次被車輛輾過的小女孩王悅之死,在西方和在中國引起了民眾激烈的議論。小悅悅遭車輾過後,有十八個路人經過她躺著的地方,卻都冷酷地對她置之不理,最後才有人救她。對於這起事件的反應,有些十分合理,有些則簡直荒謬。我並不想為任何人辯護,但我認為有太多的評論者和讀者將這起事件變成一個政治議題,這點在近期中國發展與西方金融亂局之間的緊張時刻,尤其如是。

有關這起事件的討論,已經變得又混亂又有害。有關歐羅或高失業率的爭論,與中國人的內省究竟有什麽關係呢?有人說中國人從根本上欠缺道德,有人說中國人是可怕的、欠缺靈魂的人。這些都是無補於事(及虛假)的斷言,本質上與鼓吹黃禍論的驚嚇主義言論並無分別。這些言論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對於小悅悅的死顯出最大激憤的,是來自中國內部的言論。天文數字般紛亂眾多的博客帖文和微博及其他社交網站上的討論已經足以說明這一點,而針對中國社會而作的最嚴厲的批評,絕大多數是來自中國人自己的。當然,我們可以將這些批評視為知而不行的空談。這種說法也不無真確之處。但是,我們不應輕易斷言十三億民眾都無道德方向、都對生命漠不關心。特殊的論斷需要真正特殊的證據。

我以上的話要說的是,對西方或中國的政治醜化,只會毒害有關中國境內道德行為及道德水平的迫切而持續的討論。

有關這些帶毒性的謬論,我要說的到此為止。但是,在開始討論眼前真正重要的靈性方面的問題之前,必須指出有一個在英語世界流傳的斷言是完全正確的:中國需要嚴肅地、持續地反省並採取實際步驟去回應這起等同警號的事件。有人也許會譴責那些沒有拯救小悅悅的人難以置信的冷漠(也許是出於某種社會恐懼),亦有人也許會譴責那些導致這種令人震驚的見死不救行為的複雜社會狀況。在這兩種做法之間,我們要謹慎地履行中庸之道。圍繞著小悅悅的不幸,我們有好些問題要問:一、為何小悅悅的父母讓她獨個兒走到街上呢?二、爲什麽十八個路過的人全都連走近小悅悅所在之處都沒有呢?此外,怎麼可能兩個司機都沒有察覺自己輾過了人呢?他們在受藥物影響嗎?他們是喝醉了嗎?只要看看這悲劇的錄像片段,看到他們將車子駛過那狹窄擁擠的街道,而街道上隨時會有移動著的東西擋著他們的去路的,就幾乎不可能不為他們杜撰這些可悲的藉口而感到可笑。整件事情帶著羞恥,而我事實上為我們能感到這種羞恥而自豪。有這羞恥和罪過的感覺,說明我們的道德觀念還在起著作用,說明不管社會環境如何變遷,我們的佛性是不會泯滅的。

我們無法提供任何藉口。我們須要提供的,是這次事件中真正缺乏的:積極的慈悲心。

面對這種所謂「反好撒馬利亞人」事件時,我們能做些什麽呢?中國給人的印象,是它是一個「反好撒馬利亞人」社會,因為發生過幾起被廣為報導的事件,在這些事件中有人因為幫了別人而被他們所幫助的人告上了法庭。從實際角度而言,如果要讓我們所說的什麽「提升」道德教育或灌輸美德得以取得進展的話,我們就需要一個獲中國所有宗教團體支持的宗教上的轉變。宗教信仰能克服我們的習性。信仰能挑戰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世俗智慧。在這次事件中,那些對「反好撒馬利亞人」事件有所恐懼的人的世俗智慧是:還是不要給予援為佳,因為沒人想冒被控告或錯誤判刑的風險而去理會一個流著血的受傷的幼童。

真正具宗教情操的人則會這樣回應:那個在關於耶穌的故事中的好撒馬利亞人,在看見路旁那個被打得遍體鱗傷的男子時,會猶豫於應否出手相助嗎?更不要說看見的是一個被車輛輾過兩次的小女孩了。當佛菩薩在還是一只兔子的某個前生時,他因為不能為人提供食物,於是就縱身躍進火堆中,讓火將自己的軀體燒成可以供人們享用的食物。難道當時佛陀或耶穌基督會懼怕自己被人出於自私之心而將他告上法庭嗎?

慈悲心是佛教的基石。就此,Michael Barnes SJ 博士的話說得最好不過:人只有在掌握了以慈悲心對待一切眾生的洞察或智慧時,才成為真正的人。有人會說:把小悅悅撞到在地的是個司機,那些途經的人並沒有直接傷害她。可這說法是完全不能成立的。他們對小悅悅造成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傷害:因冷漠無情而造成的傷害。試想想:小悅悅在骨被壓碎、內臟淌血的情況下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時候,眼看著一個一個成年人(這些人都是中國文化教導年幼的人要尊敬的)經過而卻只瞥她那淌著血的身體一下就繼續走過,這時候她會是多麼的害怕、多麼的痛苦、多麼的傷心?她會多麼覺得自己被出賣?她那被絕對地離棄和那絕望的感覺會是多麼的強烈?想到這些,我們還能說那些路過的人沒有直接傷害小悅悅嗎?這些人的所做的及沒有做的,都是欠缺洞察力、欠缺智慧、欠缺慈悲心的。

那兩個司機殘害了小悅悅的身軀,那些旁觀者則傷害了她的心。這些人在小悅悅的死亡中,殘害了她的靈魂。這是一次使人感到羞恥的死亡,其對這個國家的良知帶來如此沉重的反思,是一件好事。

從某種意義來說,我們佛教徒也藉此而在某些方面有所領悟。明顯地,僧、俗兩方在傳播以善行為本的佛法上,做得並不足夠。中國自儒家的道德思想到基督教的愛的這種宗教多樣化,本應能在靈性方面提供大量資源,使我們成為最好的人。但是,也許可以說,我們的寺廟、教堂、清真寺、猶太教堂並沒有能完全履行它們所允諾的,即創造一個更友善、更慈悲為懷、更熱情、更有愛心的社會,讓純真而脆弱的兒童如小悅悅等享有長大成人的權利,或者最起碼享有在一個所有兒童在任何社會環境下均享有受保護的權利。

就讓小悅悅做我們的幼童聖者,當傳統佛教及中國人美德的烈士吧。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

附:

(一)廣州南方台《今日最新聞》節目報導及評論小悅悅被撞事件。此 Youtube 錄像須網友先聲稱已年滿十八歲才能觀看: http://www.youtube.com/verify_age?next_url=http%3A//www.youtube.com/watch%3Fv%3D83WTGOw_Eu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