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帖《短篇小說:老側露宿記(七之三)》)

當老側正下意識以身體語言「示意」美女可在其身旁坐下時,阿珍正躺在家裏的床上,一雙美目直視著白色的天花板,仿佛那是無限的天際,隱藏著人類智慧無法理解的奧秘。對於阿珍而言,老側這次不顧她的反對、執意離家露宿的舉動,就像那宇宙的奧秘一樣難以理解。過去偶爾老側也曾向她透露過露宿的念頭,但每次都因著她漠然的回應而沒有將念頭見諸行動。她覺得兩人居住的單元房,雖然不太寬敞,卻總算得上是個舒適溫馨的家居,因此,她想不透老側為什麽要捨棄軟枕暖床,而要去經驗「天覆地墊、風餐露宿」的生活,那不是活受罪嗎?想到這裏,一股對老側的怨懟在阿珍心裏油然而生。令阿珍對老側有怨懟的,還因為自從他傍晚離家後,一直沒有跟她或家裡聯繫,電話、短訊、電話,什麽都沒有。她感到老側對她的感情,已經淡得像在廣式酒樓飲茶時從那沖了多次水的茶壺倒出來的無味道、無色彩的水,原來那芬芳馥鬱的茶味沒有了、原來那晶瑩通透的茶色也不再存在了。想到這裡,阿珍決定:要是老側明天還不回家,又不跟她聯繫的話,她就會一個月對他不瞅不睬。就這樣想想東、想想西,阿珍在床上輾轉反側至四點多鐘,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聽了老側說「可以」後,那美女沒有回應老側的身體語言,只逕自坐在老側隔鄰座位的對面座位,並將一個手提旅行袋放在老側對面座位的椅子上,將手中名牌手袋放在該椅子前的桌面,將一個大型旅行箱放在自己身旁。老側這時已有點醒了過來,但還是維持眼皮緊閉的摸樣,卻透過眼皮狹縫較認真地看這女子。這女子雖然漂亮,但標緻的臉龐上流露著疲憊的神色。

這時候,一個拿著托盤的男子走到女子的對面,坐在老側身旁的座位。托盤上放著兩份二十元一份的巨無霸餐。那女子看見那男子,疲憊的神色添上了幾分嬌俏,眼波流轉著對那男子說:「靖哥哥,你買那麼多吃的,是要把我餵胖嗎?」

老側聽了這話,猜想到這兩人的關係,心裏閃過一絲失望。還來不及檢討自己這反應的荒謬之處,就已聽見那男子說:「蓉兒,你這不住旅館的主意真棒。反正呆在旅館的時間也只就那幾個小時,為此每天要付千多塊錢,不值!」聽了這話,老側恍然大悟,原來這對男女是內地旅客,他們就像早前報章報導的那些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過夜以代替住宿旅店的內地遊客那樣,正要開始在這家麥當勞過夜呢。

「今天的收穫可真不少。我們在廣東道幾家名店買了三十多萬的手錶和金飾。香港真是購物天堂呢。」那女子說。她可能以為老側已經瞌著了,說話有點旁若無人,還一邊說,一邊大口大口地將手中拿著的巨無霸漢堡包送進嘴裏。老側從眼縫中看了這情景,感到剛才的美女已經在瞬間幻化為一個庸俗的婦人,覺得十分掃興,也就真的閉上眼睛,不再從眼縫中偷看那女子了。

「靖哥哥,你臉上的粉刺好像又多起來了。你讓我幫你把它們擠掉吧。」「蓉兒,你真體貼。」「當然嘍。不過,你要是感激我對你這麼好的話,那就明兒多給我買幾個 LV 和 DG 袋子吧。」「那咱來個遊戲吧。你給我擠掉多少粒粉刺,我就給你買多少個袋子,好嗎?」「靖哥哥,你欺負人!我要一粒粉刺換兩個袋子。」兩人的話像失控的溝耗子般,橫衝直撞闖進老側兩耳。老側不好意思伸手按著雙耳,只能假裝睡著。但兩人的說話卻又那麼不堪入耳,老側只好運用在佛學班學得的觀息法,專注於自己的呼吸,吸……,呼……,吸……,呼……,吸……,兩人的說話漸漸變得含糊,加上時間實在過了自己平常的睡覺時間很久,也就不知不覺真的入睡了。

老側醒來的時候,身旁的男子正伏在桌面上打著鼾,那女子則不知所蹤。老側看看腕錶,時間是早上六點半,是他平常在家睡覺的起床時間。老側正在感歎自己的生理時鐘運作得如此精確時,看見那以幫男朋友擠粉刺換取名牌袋子的女子右手拿著毛巾牙膏牙刷、左手拿著一個盛著水的麥當勞杯子,施施然地回到她的座位。她看見老側睜開了眼睛,一反昨天晚上向老側問座位是否有人坐時展示其嫵媚的做法,視老側如某些麥當勞長年放著的麥當勞先生般,看了一眼也就低頭專注於把手中的物品塞進老側對面座位上的旅行袋中。

老側已沒有任何興致看眼前這女子的動作,於是離開座位往洗手間,一番梳洗後,離開麥當勞。在踏上往路面的樓梯前,回頭一望,看見很多座位都坐著甚至躺著人,有男有女,大都身邊放著旅行箱。老側很能理解這些人為何有旅館不住而要在這裏度過漫漫長夜,但他想不明白爲什麽麥當勞會容忍這樣的行為。可是,當想到自己也是剛在這裏度過了一宵時,也就覺得麥當勞這營業風格也不錯。

清晨的尖沙咀碼頭行人疏落。清涼的晨風吹來,像美女的秀髮溫柔地撫掃著老側的臉面,令他有點迷醉。太陽掛在尖東一端的半空中,跟老側一樣地情緒高漲,才七點多就已在無私地向大地傾注它的熱情。老側決定朝著太陽走,到尖東一帶先找一家茶餐廳吃早飯,看看報紙,待得公立圖書館開放時間到了,就去那裡上網給阿珍寫個電郵,告訴她昨天晚上怎樣過,免得她擔心,並且讓她知道他今天的打算,著她不用掛心,他會今晚上再嘗試在文化中心外圍露宿,要是一切順利,明天就會回家與她重聚。

就這樣,這天老側上午在尖東的公立圖書館度過。那裡有書,有雜誌,有電腦,有廁所,看書看雜誌看得累了,就打打瞌睡,要不就去洗手間洗個臉,時間也不怎樣難過。中午他在幸福商場一家快餐店吃飯,然後去歷史博物館去遊逛。除了老側已經多次參觀過的很熟悉的常設「香港故事」展覽外,還有一個叫「香港貨幣展」的主題展覽。老側賺錢能力不高,對貨幣的興趣僅在於用它來換取商品和服務,但這展覽展示了香港不同年代的硬幣和紙幣,以及硬幣鑄模、紀念金幣的石膏模型、紙幣的設計圖等老側沒看過的展品,倒也饒有趣味。看完展覽花了下午的一半,這時候老側也有點累了,也就在博物館內的飲冰室坐了一下。休息够了,他就到歷史博物館對面的科學館去遊逛。較諸歷史博物館,這科學館他去得較少。反正時間沒有限制,老側於是慢條斯理地先逛了那些常設展覽區,看了那幾層樓高的能量穿梭機,然後再去「科訊廊」看本地科研成就及熱門科學項目的介紹,那裏的主題是 「電腦大變身 – 智能手機或筆記簿型電腦變身機械人」,老側不是科技人,卻也看得津津有味。看完展覽,是時候去找瓦通紙皮,以便晚上可以真的露宿了。於是他離開科學館,沿漆咸道南朝尖沙咀碼頭方向踱步而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