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月四日。本來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普通的一天,就因為二十三年前,即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中國政府用人民解放軍以實彈軍事鎮壓的方式終止持續數月的以學生為主體的北京民眾反腐敗爭民主的社會運動以及隨後持續數月的大規模追捕「六四」運動參加者,而自此成為了對老側而言是極不平凡的一天。

老側有鑒於人生是苦,既然為人,就無法避免生命中充斥著生、老、病、死、冤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八苦,因此,爲了麻痹自己,平素喜歡以玩世不恭的態度去度日。然而,自一九八九年以來,即便一年中有三百六十四天能夠如此輕快度日,每年的六月四日卻怎樣都玩世、輕佻不起來。對老側而言,「六四」這日子之沉重,可想而知。

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前的七十年,即距今九十三年前的一九一九年,中國發生了「五四」事件。六四事件與五四事件的相同之處,是兩件歷史事件都以北京尤其是北京的天安門為其上演的主要舞臺,主角同樣是北京大學的青年學生。可是,兩件事件有一個很不同的地方,就是五四事件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的開端,揭開了往後波瀾壯闊的民主愛國的潮流,而六四事件則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的終結。五四事件開啟了中國學生爭取實現民主的奮鬥,而六四事件開啟了長達二十三年並至今仍遙遙無期的對爭取實現民主的壓制。五四事件中的中國政府不管如何喪權辱國,如何試圖壓制學生的愛國運動,也終於向學生及社會壓力低頭,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而六四事件中的中國政府卻不管如何自稱代表中國人民,卻不惜用人民軍隊以坦克和實彈對付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和青年學生,其後還對學運人士進行全國性的追捕。也就是說:五四事件引領中國走向光明,六四事件驅趕中國步入黑暗。六月四日之所以令老側輕快、玩世不起來,其理在此。

每年到此時候,一些香港人會給此地一些政客如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以及一眾建制派政客算帳,指出這些人如何在六四屠城事件後高喊反對中國政府血腥鎮壓學生運動,而自九十年代以來則或否認或顧左右而言他或表演失憶或勸人放下思想包袱或推說歷史事件留待將來歷史作結論等諸如此類的自欺欺人的藉口去諂媚北京政府以鞏固或尋求一己的政治利益。這些香港人也因為這些政客的這些表演而憤慨不已。可老側卻覺得,這些政客之所以有如此表現,就因為他們是政客。對政客有道德上的期望,那是自己方面的幼稚無知,非政客他們之過也。不管他們是真的忘記了六四的傷痛,還是為著眼前的政治利益而玩失憶或玩今日之我打到八九時期之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沒有忘記六四的傷痛。

每年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的價值,是讓如老側這樣無法忘懷六四傷痛的人知道,香港芸芸人海中,自己並非唯一為六四死難學生和北京民眾無辜死去而傷感的人。這晚上是到維園去,還是留在家中或在任何地方靠電視或報章新聞告訴自己燭光晚會的舉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能銘記六四的傷痕。

老側一介草民,政治上往往扮演牆頭草角色。張三要我罵共產黨歌頌國民黨,我可以在張三面前罵共產黨歌頌國民黨;李四要我罵國民黨歌頌國民黨,我可以在李四面前罵國民黨歌頌國民黨,其政治不正確恐怕無人能出其右。但是,在六四這問題上,老側卻是旗幟鮮明的:六四屠城及其後的追捕行動,是一次法西斯暴行。

附:

(甲)六四作為中國現代史上一樁大事,很多人寫了很多文章。幾年下來老側也在本部落寫了幾篇,但就水平而言,不能跟老側偶像孔捷生相比。孔捷生先生本身是六四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因著六四事件而要流亡海外。他寫六四的文章很多,老側在本帖以附錄形式收錄幾篇近年臨近六四孔偶像寫的有關六四的文章,既為六四事件留些註腳,也為本部落粉絲提供一些高水平的紀念六四文章:

(一)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天朝秘製的六四消炎散結丸》(2012年6月4日《蘋果日報》:

六四已滿二十三年,這是民族記憶,是集體心結。香港幾多紅頂政客都聞六四而色變,董建華要港人解開心結,放下包袱;馬力說坦克壓的不是人,連豬都不是,到底是何種生物?他未琢磨出來;曾蔭權說六四後國家繁榮,帶旺香港,又謂這是「代表」香港人的認知;梁振英說諾貝爾和平獎應頒給鄧小平……這都是本港自產自銷的幾款消炎散結丸。

至於天朝,由「暴亂」而「動亂」而「風波」,未嘗不想縫合傷口,奈何只能顛來倒去玩這些辭令,卻走不出有實質意義的一小步。按說散結不成,消炎總有一百種方法,比如從龐大維穩費中九牛拔一毛,賠償撫恤六四死傷者,而避談國家責任,也算一小步;又如傳聞中薄熙來私擬改稱六四為「反腐愛國運動」,亦為一帖外敷膏藥。儘管經不起歷史檢驗,但走出最初一步,千里長堤就開始滑坡和崩潰,天朝正是懼怕於此,便「一步也不能退」。一黨專制終要維繫法統與權威,任何歷史罪責都絕不能承擔。反觀民主憲政國家,另一執政黨沒有義務背上前朝的歷史包袱,國家道歉豈止不是負擔,更得政治加分。

中共背負的沉重包袱,其間不獨六四,還有本朝歷代罈罈罐罐。且聽他們標準官話的累贅,從毛思想到鄧思想,再添加「三個代表」,又多出「科學發展觀」,到了習近平那朝,作政治報告都成了繞口令,必先理順舌頭才能說得滴水不漏。中共卸不下六四包袱,但具體到廟堂中人,卻都避之則吉,只有一人例外,就是李鵬。很多人以為李鵬的《六四日記》是推搪責任,那是沒有真去讀過。那本回憶錄寫得很明白,李鵬斬釘截鐵地認定六四非如此鎮壓不可,他還深恨反對鎮壓或者態度消極的同僚,他更唯恐朝中諸公事後撇清責任,竟逐一將他們當時的表現繪聲繪色勾畫出來,好把他們綁死在同一條船上。

陳希同口述的回憶錄,給人印象確有推卸責任之意,儘管他又反口稱自己「反對動亂」是共產黨員的責任,但他和李鵬六四日記口徑之不同,一目了然。只不過,這兩人都在這點上口徑一致——鄧小平才是最終決策者和應負上終極責任的人。梁振英對此作如何想?沒人在乎他怎麼想怎麼說,若稱李鵬和陳希同是歷史上的奸角,梁振英就只是一個戲台上插科打諢的歷史丑角。

今逢六四,作為過來人的我感慨萬千,遂賦詩二首——
《遣懷》:無覓紅牆賦此宵,白蛇初斷澤生潮。城春圍與天軍獵,酒熟埋留禁火澆。烏繞樹時人駐馬,丹成灰後鹿眠蕉。孤篷自載題襟句,過遍長橋又短橋。
《入夏》:歲歲鵑啼青杏初,幾家疑塚沒平蕪。盛朝終信國無史,楚炬尚容秦有書。莫借榆錢推讖緯,還將鐮斧合兵符。一聲聲雨新雷後,盡濕遷人眉與鬚。
(註:禁火,即寒食。「鹿眠蕉」典出「覆鹿尋蕉」,喻將真事疑為夢幻。)

 (二)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點燃燭光,讓中國回到未來》(2011年6月2日《蘋果日報》:

臨近六四忌日,不由想起維園那片蜿蜒的燭海。去年香港市民紀念六四的壯觀場面,最令我感動的不是十五萬之眾,而是青年一代的身心投入,他們當中許多人在一九八九年還未出生,二十餘年後卻擎起一盞燭光,滙入民族的集體記憶當中。

那年我兒子才八歲,六四屠殺時他還在夢中,我和妻子卻在僅一箭之遙的天安門廣場見證歷史。自六四忌日第十五周年起,每歲此日,他都在個人博客放上中國青年孤身阻擋坦克的照片,並誓言會記住這一天。父母並沒有對他提示過,兒子卻曉得要分擔這一份記憶。

哈佛大學對一年級本科生開設了「六四」課程,可以想像,哪怕在美國,中國使領館對大陸留學生的思想控制仍然有效,它擁有各種資源和精神威懾力,卻不能壟斷記憶,更不能擁有未來。美國學生和其他國際學生對這門課很感興趣,主持這門課程的何曉清博士因此獲得哈佛大學優異教學獎。比起大陸留學生,這些外國學生對六四更缺乏認知和記憶,他們是在和大陸留學生的接觸當中,發現對方對六四這段歷史躲躲閃閃、支支吾吾,反而勾起了他們的好奇心─為甚麼這些中國學生面對圖片和視像,都推說「不清楚」或者「不感興趣」?為甚麼他們會說中國人素質低,還不能享有民主,這不是逆向的種族歧視嗎?

哈佛的六四課程不是單向灌輸,而是讓學生認真閱讀中國官方關於六四的文件、社論,而後參考非官方的證詞和史料,然後讓學生自己尋找真相和結論。有一位十八歲的華裔學生在課堂討論時說,他母親是八九學運的參與者,六四鎮壓令她心碎,遂設法離開中國,行前把關於八九民運的標語和日記書信都燒毀了,這位後六四的華裔青年說:「我們想記住一件事情,可以保存紀念品;但如果我們想忘卻,燒毀紀念品是沒有用的。因為忘卻比記憶困難得多,儘管我們無法忘卻,而記憶又如此痛苦。」這段話令我想起了蘇聯的索爾仁尼琴、捷克的哈維爾和米蘭.昆德拉,也想起了我兒子博客,這是記憶與遺忘的抗戰。

中國青年真的淡忘了六四?他們的集體記憶真的被漂白了嗎?從北大刻在水泥上的「平反六四」告訴世人,中國人沒有忘記,這種記憶如同陰燃的火種在代際之間傳遞。香港青年擎起的燭光,就是中國之光。我的朋友吳國光教授就哈佛大學「天安門運動的歷史記憶」研討會寫了一篇文章,叫〈青春的記憶有力量〉。我讀後深有同感,雖則六四坦克輾碎了那一代中國青年的民主理想,但未來只屬於青年,而不屬於殺人者,不屬於那些為屠殺青年辯護甚至叫好的幫閒和奴才,誠如同韓寒所說「我相信,這代青年將把中國帶去一個更好的地方」。

讓我們點燃燭光,讓古老的中國回到未來。

 (三)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官二代、富二代和六四第二代》(2010年6月3日《蘋果日報》:

六四過去二十一年,除了歷史血痂,還留下了甚麼刻痕?中國現係唯一的專制大國,更是貪腐大國,中國貧富不均的基尼系數已超越零點五,僅有二十七國的貧富差距甚於中國,除了菲律賓、馬來西亞,其餘都在南美和非洲。

所有大國當中,基尼系數超過零分之四的國際警戒線的第一是中國,第二是美國;中國百分之一的人掌握百分之四十一的財富;美國百分之五的人掌握百分之六十的財富;所不同者,美國是能者致富居多,中國富豪百分之九十多都是官家權門背景;按照聯合國每天一美元的貧窮線標準,中國有一億二千萬貧困人口;而按美國劃分標準,窮人收入要比聯合國的貧窮線高出三十倍。

問題還不止於此,美國貧富差距大,社會公平卻比中國好得多,美國百分之一的最高收入者,交納了聯邦個人收入稅總額的百分之四十;而富豪加上中產階級則繳納了全美百分之八十六的個人所得稅。反觀中國佔人口百分之二十的富豪加中產階級,他們繳納個人所得稅還不到全國同項稅賦的百分之十。這些數字枯燥而又冷酷,溫家寶說:「社會公平正義比太陽更有光輝。」在中國卻是天狗吃日!

如今非但官二代、富二代在祖蔭之下羽翼已豐,後六四一代也長成了。記得以往六四忌日,國內網民多有曲折的紀念,就連愛國憤青在這個日子也趨於沉默。然而二十一年畢竟時光非短,當局不懈的記憶清洗造就了千千萬萬對六四全無認知的新生代,他們在京奧年圍堵家樂福,上網敬獻「愛國紅心」;在建政甲子大壽向天安門載歌載舞,山呼萬歲;到了世博年,這些家樂福的仇敵卻化身為無數粉絲,擠爆了法國館的玻璃門。由中國政府出資全額贊助的非洲館門可羅雀,而率先開館的意大利、英國、日本、澳洲館人山人海,稍遲開張的美國和韓國館人潮亦如驚濤拍岸。這一代被「真理部」蕩滌了血與火的六四記憶,近兩年六四忌日,國內媒體都斷不了出點狀況,其中大部份都是出於新生代對歷史的無知,而非刻意的紀念。

只有香港任憑風吹雨打而薪盡火傳,從早期譚惠珠的「解開六四心結」說,到董建華的「放低六四包袱」說,再到馬力的「坦克碌豬」說,曾幾何時,他們均先後謝幕,人面不知何處去,但六四民族記憶的傳承,從未中斷過。

後六四光陰荏苒,幾許風雨。香港的法治精神與新聞自由均呈風化剝蝕,官商投桃報李,民主滯後,普選無期,原先在自由經濟下創業的「富一代」,已熱衷於走偏門大筆撈錢,這偏門就是北邊的權貴朱門。而香港的「富二代」更巧取豪奪,社會公平正義日益萎縮。於是六四第二代站出來了,當年槍炮坦克下死不瞑目的青年,他們的英靈附體於今日的新生代,火炬不熄,浩氣長存!

 (四)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擎起一盞燭光,走過廿年風雨》(2009年6月4日《蘋果日報》: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巨變前夕的深夜裏,槍炮聲敲碎了寧靜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多少年炮聲仍隆隆,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巨龍巨龍你擦亮眼,永永遠遠地擦亮眼。」(《龍的傳人》)

百年前的夜並不遙遠,二十年前的夜就在眼前,那是我生命記憶中最痛的一頁。六四凌晨零時槍炮聲大作,人民守護天安門廣場的血肉長城頃刻被坦克衝缺,長街死傷枕藉,紅十字會救護車已被兇猛突進的多路兵鋒所阻斷。市民用平板車和擔架絡繹運送中彈者,鋪成一條血路……我畢生從未像此刻那樣嚎啕痛哭,周圍的民眾哭聲一片。

及至戒嚴部隊完成對廣場的鐵壁合圍,凌晨四時正廣場突然燈火熄滅!此刻每個人的生死存亡繫於呼吸之間,我沒有忘記自己是作家,更沒有忘記自己是中國人,為了見證歷史,我仍留在廣場。四時三十分,成串紅色信號彈劃破夜空,成群坦克裝甲車震耳欲聾地開進廣場,密麻麻的士兵平端衝鋒槍,踏着殘旗廢帳從四面八方逼進……一個時代結束了。

二十年光陰非短,對六四記憶淺淡或全無概念的一代已經長成。讀了《蘋果日報》論壇版內地大學生馮廣寧的〈活在沒有六四記憶的年代〉,便知極權主義竟然連人的記憶都要嚴加控制。聯想起外交部發言人關於封殺 YouTube的說詞──「可以看的就看,不該看的就別看。」這活脫脫是主子教訓奴才的口脗,換言之就是「可以記住的就去記住,不該記住的就別去記。」無怪乎,八九年香港學聯赴京代表李蘭菊在江澤民訪問哈佛大學時向中國留學生講述六四,竟被斥為撒謊。因為後六四一代確實對歷史毫無認知。

六四過後第一年,天安門廣場的方磚和人民英雄紀念碑被坦克軋壞的漢白玉台階已全部換過;六四過後二十年,下一代的記憶已被黨意志的強力洗滌所漂白。誠然被漂白的還有共產主義理想,後六四的國教獨尊民族主義。近日聽到一個新詞叫「愛國奴」,它比「愛國賊」更傳神。匍匐於強權之下奴民,莫道思想行為受到管束,連知情權和記憶權都要「收歸國有」。他們惟靠「愛國」,方能感覺不到自己被專制奴役的屈辱卑微。

六四之夜令我真切知道何謂愛國和愛中國人。那一刻我為自己的國家心碎而慟哭,為愛自己的同胞而和他們站在一起同生死。歲月如流,中國人二十年前的壯烈和悲情,都被封閉到巨大的歷史血痂裏。母國連同六四記憶離我已甚為遙遠,但每逢這個日子,我心依然痛楚難已。這種疼痛讓我記住,自己哪怕化為飛灰還是一個中國人。

今夜我要點燃二十支蠟燭,紀念我的同胞,照亮民族的共同記憶,這是一個傳頌千秋的中國故事。

 (五)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漂亮的中國人》(2008年6月2日《蘋果日報》:

六四快到了。十九年前的記憶被槍彈洞穿,被坦克輾碎,中國的痛,還有中國人曾經展現過的美麗,都被封閉到巨大的歷史血痂。

十九年後的春夏之交,一場大地震令血痂迸裂,流出來的除了傷痛,還有若干淡忘了的聲音和畫面。我想起了侯德健天安門廣場上創作的《漂亮的中國人》:「愛自由的朋友,展開我們的翅膀,有良心的朋友,敞開我們的胸膛。為民主的朋友,握緊我們的雙手,醜陋的中國人,今天我們多漂亮。一切都可以改變,一切都不會太遠……」

在大時代的聚光燈下,我和侯德健一樣,看到了中國人美麗的面孔與心靈。俱往矣──後六四時期,自由和良心離我們越來越遠。寫到這,忽而念及梁振英最近的「政治代替良知」說,掂量梁振英在六四前後之言行,只能嗟嘆:在吾國吾土,政治實在太沉重,良知實在太輕賤了。

回望十九年來,權錢當道,人慾橫流。專制政體的鎮宅麒麟被擦拭一新,朝堂上滿耳是「和平崛起」、「偉大復興」的阿諛和喧囂。殊不知天降劫難,歲在戊子,山崩地陷……這個裝金鑲玉的「盛世」香爐被震塌一足。

然而,萬千生民的悲泣之中,曾被威權意志以武力「清場」的公民社會魂兮歸來了,被銅臭蝕的道德,被物慾扭曲的人性,統統在一夕之間復蘇和綻放。於是,我得以重睹「漂亮的中國人」,連同種種感天動地的場景,真是久違了。

我知道,成都基督家庭會剛好在地震前夕被「專政」了一回,徒正在苦苦抗爭,但浩劫當前,他們即刻主動協調政府,投入救災行動。另有幾個山東農民驚悉西部地震,竟開農機三輪車,千里入蜀,他們經過多如牛毛的收費關卡,錢都用光了,卒能趕到災區運送傷者和救災物資。他們無暇去想,回家盤纏早就沒了落,因為他們還未打算離開災區──如此事例,數不勝數。

筆者此前撰文〈蒼龍翻身〉,後讀《南方周末》的社評〈汶川震痛,痛出一個新中國〉,發現彼此立論竟是這般近同,就是中國人民在巨痛中釋放出來的人性與良知,體制外初試啼聲的公民社會,以及體制內銳意改革的力量,如果珠聯璧合,將成為這條東方蒼龍向現代文明騰飛的里程碑。

不幸的是,災難遠未結束,一度淡化的「黨圖騰」和一度被調低音量的「國家話語」又捲土重來。黨和政府又被畢恭畢敬地擺上感恩供案;「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被唱入雲端;不但「爭取勝利」,而且「敢於勝利」,最後一定能取得「偉大勝利」;勝利雖未到手,但濫封英雄和追諡烈士已開展得轟轟烈烈……

古老蒼龍已蛻下的斑斕鱗甲,難道又要重新披掛起來?震區災民呼天搶地的哀哭,喚醒了封存十九年的集體記憶,難道又要回到蛛網積塵昏睡?漂亮的中國人難道又要戴上醜陋的面具?

我願意再等等看。蒼龍在蛻變之中,中國在陣痛之中,能否「痛出一個新中國」?全世界都在期待之中。

(六)老側偶像孔捷生文章《不准回憶,只准忘記》(2007年6月4日《蘋果日報》:

戴卓爾夫人曾當面質問李鵬:「中國政府怎能用槍炮坦克去鎮壓手無寸鐵的人民呢?」李鵬面色青紫,竟語無倫次地譴責近代以來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這一筆已載入戴卓爾夫人回憶錄。試問西方列強對中國所做的事,和六四屠殺有甚麼關聯?莫非李鵬想說的是,先朝中國也是這麼殺人的,只是鴉片戰爭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完全不同的價值觀,這才使我朝誅殺犯上作亂的子民成了西方干涉內政的口實。

李鵬是和六四血案綑綁在一起的符號式人物,他的辯辭姑且勿論。卻要說由江至胡兩朝,六四事件都成了「正確」而「不光榮」的一宗「政治風波」了。既然正確,中共對六四的定性當然絕不鬆口;只是不那麼光榮,就如阿Q頭上的癩瘡疤,實在不願旁人提起。民建聯中不乏有識之士,豈是蠢人馬力所能比肩?譚惠珠早就呼籲港人「解開六四心結」;其後董特首也苦口婆心地規勸市民「放下六四包袱」。這都是善觀天象的先知先覺者。專制政治的要旨先是暴力清場,繼而謊言圓場,實在圓不了謊,就「向前看」、「淡化處理」,最後把血寫的歷史從國人的集體記憶中「人間蒸發」。

聯想到李鵬的說詞,便知為甚麼中共不許人民卸下對外族仇恨的重軛,時時「向後看」,連一百幾十年前的民族恥辱都不得稍忘。於今重讀《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天津條約》等不平等條約的文本,都有強迫中國政府要將締約國一方視為「平等國家」的條款。或令時下「愛國主義」的信眾頗為不解,明明是外夷不平等待我,何以反來索求「平等國家」待遇?在他們的集體回憶,從來就空缺了大清國長久以來不肯平等待人,最終自取其辱的種種史實。更不消說,西方列強雖令中國蒙羞,卻也帶來了現代文明、五口通商、「門戶開放」的自由貿易。不妨看看現今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條款,哪一條不是當年外夷迫中國做,國人卻認為是奇恥大辱而死活不肯的?

原來專制主義一旦臻達極致,就不但強迫自己的臣民作「選擇性記憶」和「選擇性遺忘」,而且還要用它監製的標準模具來重鑄民族的集體記憶。單說香港一埠,在此間有幾個人會對《南京條約》割讓香港的國仇家恨念念不忘?但這正是缺乏「國民育」的後果,絕對政治不正確。君不見在金紫荊廣場上紀念五四,空聞李雲鳴琴彈國歌,再也不見德先生、賽先生的蹤影,五四運動竟然縮水和變形,僅成了一場反帝愛國運動,這就是他們的「國民育」。孰料港人要記住十八年前的六四,卻又要諄諄導他們「消炎散結」和「放下包袱」了。

最後要說,倘若香港左營咸認為科書關於六四的說法不妥,那就一字不改地照抄大陸科書吧。惜哉內地所有材均無隻言片語提到六四,它好像根本沒有發生過!這正是:不准回憶,只准忘記。

(乙)老側有關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的帖文:

(1) 毋忘六四 ─ 兼評港府「依法辦事」光環 (2010年6月3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03/%e6%af%8b%e5%bf%98%e5%85%ad%e5%9b%9b%e3%80%80%e2%94%80%e3%80%80%e5%85%bc%e8%a9%95%e6%b8%af%e5%ba%9c%e6%8b%92%e7%b5%95%e6%96%b0%e6%b0%91%e4%b8%bb%e5%a5%b3%e7%a5%9e%e5%83%8f%e5%89%b5%e4%bd%9c%e4%ba%ba/

(2) 民主歌聲獻中華(一):《中國夢》 (2010年6月5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05/%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4%b8%80%ef%bc%89%ef%bc%9a%e3%80%8a%e4%b8%ad%e5%9c%8b%e5%a4%a2%e3%80%8b/

(3) 民主歌聲獻中華(二):《自由花》 (2010年6月6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06/%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4%ba%8c%ef%bc%89%ef%bc%9a%e3%80%8a%e8%87%aa%e7%94%b1%e8%8a%b1%e3%80%8b/

(4) 民主歌聲獻中華(三):《為自由》 (2010年6月7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07/%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4%b8%89%ef%bc%89%ef%bc%9a%e3%80%8a%e7%82%ba%e8%87%aa%e7%94%b1%e3%80%8b/

(5) 民主歌聲獻中華(四):《祭英烈》 (2010年6月11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11/%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5%9b%9b%ef%bc%89%ef%bc%9a%e3%80%8a%e7%a5%ad%e8%8b%b1%e7%83%88%e3%80%8b/

(6) 民主歌聲獻中華(五):《血染的風采》 (2010年6月15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0/06/15/%e6%b0%91%e4%b8%bb%e6%ad%8c%e8%81%b2%e7%8d%bb%e4%b8%ad%e8%8f%af%ef%bc%88%e4%ba%94%ef%bc%89%ef%bc%9a%e3%80%8a%e8%a1%80%e6%9f%93%e7%9a%84%e9%a2%a8%e9%87%87%e3%80%8b/

(7) 毋忘六四(一):港人與昂山素姬對話記(三之一) (2011年6月4日):
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1/06/04/%e6%af%8b%e5%bf%98%e5%85%ad%e5%9b%9b%ef%bc%88%e4%b8%80%ef%bc%89%ef%bc%9a%e6%b8%af%e4%ba%ba%e8%88%87%e6%98%82%e5%b1%b1%e7%b4%a0%e5%a7%ac%e5%b0%8d%e8%a9%b1%e8%a8%98%ef%bc%88%e4%ba%8c%e4%b9%8b%e4%b8%80/

(8) 毋忘六四(二):評范徐麗泰有關「六四」的不仁言論 (2011年10月23日):
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1/10/23/%e6%af%8b%e5%bf%98%e5%85%ad%e5%9b%9b%ef%bc%88%e4%ba%8c%ef%bc%89%ef%bc%9a%e8%a9%95%e8%8c%83%e5%be%90%e9%ba%97%e6%b3%b0%e6%9c%89%e9%97%9c%e3%80%8c%e5%85%ad%e5%9b%9b%e3%80%8d%e7%9a%84%e4%b8%8d%e4%bb%81/

(9) 母親節文章介:《母親節與我》(作者:丁子霖) (2012年5月13日):https://lamtinchi.wordpress.com/2012/05/13/%e6%af%8d%e8%a6%aa%e7%af%80%e6%96%87%e7%ab%a0%e4%bb%8b%ef%bc%9a%e3%80%88%e6%af%8d%e8%a6%aa%e7%af%80%e8%88%87%e6%88%91%e3%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