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秋節,老側與嬌妻阿珍邊吃月餅邊比賽詠詩,比賽結果包括所詠詩句的數目及所吃月餅的份量均勝過阿珍,得以短暫自我感覺良好。有關詠詩比賽的過程,見於去年九月十二日中秋節所發的帖文,本部落粉絲有意回味,不妨點擊此連接:月夜詠詩

阿珍冰雪聰明,去年之所以上老側的當,只是偶爾不慎,今年當然不會再墮老側騙局。因此,今年中秋節晚上老側再次向那正在看書的阿珍建議每人輪流唸一首有「秋」字的詩或詞(去年是「月」字)、能唸一首就可吃月餅一口時,伊即於半秒內向老側發出一聲嬌柔的嗤笑,然後邊杏眼圓睜直視老側邊默然不語近十秒,此時老側知道奸計不得逞,只好輕手輕腳地轉身往廚房作洗碗狀,待阿珍注意力回到其書本後,才從冰箱取出那雙黃白蓮蓉月餅,並為自己泡了一杯「英國早餐」紅茶,往客廳的窗台(老側蝸居只有窗台,沒有露台)坐下,邊仰頭遙看天邊明月,邊自己吟誦有「秋」字的詩詞。

第一首在老側腦海浮現的有「秋」字詩詞是:

春花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許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這詞是南唐李後主李煜所作,詞牌名為《虞美人》。此詞填得不錯,但卻令李煜賠上了性命。因據說他是在當宋太祖趙匡胤階下囚時填下這詞的,而趙匡胤聽了此詞內容後,覺得李煜還是忘不了過去,如此則難保沒有復仇之心,未免留下後患,於是將他毒殺。

很奇怪,老側邊吟誦這詞時,想起的並不止李煜,還有曾經貴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最大城市重慶市的黨委書記及市長薄熙來。中秋節前一天,即九月二十八日,中國官方公布說,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開除薄熙來黨籍,並將其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據中國官方說,薄熙來涉及濫用職權、自己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生活腐化(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及用人失察等罪名。

薄熙來在其當了四年多重慶市長期間(2007年11月至2012年3月)曾經「唱紅打黑」,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而老側又是一熱血「憤老」(相對「憤青」而言),故此,老側曾一度封薄熙來為偶像(老側鄭重聲明,這冊封行動絕對是遠在他那「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的超人能耐為世人所知之前作出的)。現在偶像慘然在中秋節前夕被他一生以之爲家為國的中國共產黨逐出家門,還要送官究治,其境況比當年的李煜好不了多少。也許此時應當吟誦李煜這首《虞美人》的,是薄熙來而不是老側。問題是,薄熙來還有如此雅興嗎?

想到這裡,老側不能不有點唏噓。有點唏噓之餘,也就繼而有點傷感。有點傷感之餘,以下的李白詩句也就衝口而出: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李偶像這首題為《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的七言詩中,老側最常掛在嘴邊的,是「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以及「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這點與老側先天多愁善感的性格很有關係。這時候面對窗前明月,想到薄熙來要在囚禁中度過今年的中秋節,又想到香港自九七回歸以來社會上各種各樣的紛紛擾擾,進而又想到歐債危機不知何時得以解決,繼而又想到咱中國大地各處貪官橫行民眾怨憤無助,再而又想到最近兩年物價飛漲而自己收入日益減縮、房貸清償遙遙無期,也就不其然反覆吟誦「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而且聲音越來越大,終於驚動了在看書的阿珍。

但見阿珍離開坐著的沙發,走近窗台來。老側本以為伊會以手上的書本作手掌的延伸,重重給老側面頰送上一巴掌,於是邊停止吟誦、邊本能地將右邊面頰迎上。誰知老側這回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見阿珍走近老側後,將一對玉臂輕放在老側雙肩之上,一雙玉手輕托老側腦後,悠悠地將老側半光的頭拉近,掩埋在伊溫熱輕軟的酥胸中,然後一只手輕拂老側腦後稀疏的頭髮,柔聲地往老側耳邊喃喃地反覆說:「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沒事,沒事」。

當老側情緒因頭部沉醉於阿珍酥胸之中而慢慢平伏下來時,忽然聽見伊吟誦以下詩句: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眉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不覺碧山暮,雲暗幾重。

這五律也是李白的詩,詩名是:「聽蜀僧濬彈琴」。這詩寫的表面上是這位名「濬」的四川僧人琴(今人稱「古琴」)如何高超,實際上寫李白當時心情之愉悅舒暢。因為只有聽琴者自己心情愉悅,才會感受到彈琴人所談之調足以「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般,心就像讓清澈的流水洗過一樣愉悅歡欣,而能感受到裊裊餘音與薄暮中廟裡的鐘聲產生共鳴。

老側聽罷阿珍吟誦這詩,明白到伊的用意,是要老側以正面情緒取代腦中負面情緒。作為李白,飄逸灑脫才是他的本色,即便是《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一詩,也應以正面情緒去感受之。譬如說,詩中不是說了「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嗎?思維至此,老側頓然覺得世間事物好多於歹、善多於惡、美多於醜、真多於假、是多於非、對多於錯、優多於劣。這時再回味這首「聽蜀僧濬彈琴」詩,突然琴興大發,於是半光的頭輕輕離開阿珍雙手,仰面向伊投以感激的目光,然後取下書架上放著的古琴,打算以一首古琴樂曲,結束今年中秋夜的賞月詠詩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