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 老側解題:

「嵇康《琴賦》語譯」這個帖題,由三個部分組成:「嵇康」、「《琴賦》」、「語譯」。

「嵇康」乃人名,此君活於公元三世紀初至中的魏晉時期,屬人稱「竹林七賢」(阮籍、嵇康、山濤、劉伶、阮咸、向秀、王戎)其中一人,老側初認識他,非因聽說他如何如何是一「文學家」、「思想家」、「音樂家」,而是聽了他在為朋友含冤出頭而受連累被判死刑後在刑場上居然要求即席彈首古琴曲《廣陵散》始行受刑。

《琴賦》乃嵇康眾多作品中有關古琴的篇章。

「語譯」即老側以其蹩腳的中文修為將《琴賦》的文言文繙成白話文。

語譯出來的文字頗長,為免本帖粉絲一次過讀到過於勞累,冒「過勞死」之風險,現分三帖發出,以體現老側對本部落粉絲之體貼。

本語譯帖之結構安排,於以前老側在本部落所發的語譯帖相比,有革命性的改變。變化在於:以前的帖先把語譯版刊出,然後在帖尾補上語譯對象的原文,供粉絲們參考;本帖則一段一段來,先刊原文,然後刊語譯文。相信這樣更方便想閱讀原文的粉絲。原文以黑色標示;語譯文以棕色標示。不想看原文的,可直接看各段棕色的語譯文;不想看語譯文的,可直接看各段黑色的《琴賦》原文。若有粉絲不想支離破碎般閱讀嵇康的《琴賦》原文或老側的《琴賦》語譯版,而想一氣呵成把原文或語譯文讀完,則可到「嵇康《琴賦》語譯(三之三)」一帖看其附錄。

還有一點:在完成為《琴賦》提供語譯版後,老側打算發一類似導讀的帖,分析《琴賦》這篇作品,到時需不時回顧這作品的不同部分。古人寫文章無標點符號亦無分段,嵇康是公元三世紀初至中的人,屬古人類別,其《琴賦》亦自然無分段無標點,為此,老側在此除了須加上標點符號外,還須肢解《琴賦》一文,並標以號碼,以方便寫導讀帖時回顧原文不同部分。故此,一下各段之(一)(二)等標號,並非《琴賦》原文所有,實乃老側所加也。

嵇康《琴賦》語譯:

(一)余少好音聲,長而翫之。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猒,而此不勌。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是故復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吟詠之不足,則寄言以廣意。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歷世才士,並為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稱其材幹,則以危苦為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為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為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衆器之中,琴德最優,故綴敘所懷,以為之賦。其辭曰:

(一)自小就喜愛音樂,長大後也經常習玩音樂,覺得儘管世間事物有盛有衰,音樂卻是恆久不變的;儘管美食多吃了會有生厭之時,音樂卻總是讓人樂此不疲的。世間事物,最能讓人導神養氣、宣洩和舒緩情緒、獨處而不覺鬱悶的,非音樂莫屬了。於是嘛,人們多番彈奏音樂還是不滿足時,就會想到以吟詠的方式去抒發心緒;吟詠後還是覺得不過癮時,就會借助言語文字去傳揚心意。然而,雖然說自古以來都有才俊之士為各種樂器編寫出不同的歌曲和舞蹈,但是,這些樂曲舞蹈的體裁和風格都難免互相仿效,其主題大都以危難哀苦為主,其旋律也多顯得愁雲慘霧,要說有什麼感動人的地方,也都以賺人熱淚為目的。這樣的音樂,好聽固然是好聽的,卻沒有盡量發揮音樂的功能。這當中要推想其原因的話,相信主要是前人不了解音樂,而縱覽其旨趣,也是沒能搞清楚音樂所為何事。各種樂器中,琴的格調最高、音色最美,為此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寫成了一篇賦,內容如下:   

(二)惟椅梧之所生兮,託峻嶽之崇岡。披重壤以誕載兮,參辰極而高驤。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鬱紛紜以獨茂兮,飛英蕤於昊蒼。夕納景於虞淵兮,旦晞幹於九陽。經千載以待價兮,寂神跱而永康。   

(二)的製造,用的是梓木和梧桐木,梓樹和梧桐樹都生長於高山峻嶺,披星戴月,汲取日月精華、蘊含天地醇和之靈氣。在雜亂的草木它們特別茂盛,花葉飄散於廣闊的天空中。夜間它們藏身在深淵中成為風景的一部分,白天它們不忘以堅挺的樹幹頂著烈日的暴曬,如是者經歷千載而不衰,安詳閒靜地安立於天地之間。   

(三)且其山川形勢,則盤紆隱深,磪嵬岑嵓。互嶺巉巖,岞崿嶇崟。丹崖嶮巇,青壁萬尋。若乃重巘增起,偃蹇雲覆,邈隆崇以極壯,崛巍巍而特秀。蒸靈液以播雲,據神淵而吐溜。爾乃顛波奔突,狂赴爭流。觸巖觝隈,鬱怒彪休。洶涌騰薄,奪沫揚濤。瀄汨澎湃,蟺相糾。放肆大川,濟乎中州。安回徐邁,寂爾長浮。澹乎洋洋,縈抱山丘。   

(三)梓樹和梧桐樹生長所在的山川,地勢屈曲隱深,高峻險要,沒有植被的紅色懸崖和鋪滿草木的翠綠山壁高聳入雲,峰頂為雲層所覆蓋,遙遠、挺拔,壯觀之極;崛然而起、巍然而立,秀麗得出類拔萃。這山啊,讓充滿靈氣的露水蒸發成白雲,同時又據守著深潭來讓流水奔流。有時候水流波浪四起,水流喘急,撞向巖石、山崖時,一副鬱怒而又粗獷彪悍的樣子;洶湧澎湃,浪花四濺;這水流嘛,既澎湃又彎曲如蚯蚓。就是這些奔流放肆的大江大河,流衍於中原地區。流水平靜下來的時候,緩慢而安靜,寂然無聲,恬靜安然,環繞著山丘流淌。

(四)詳觀其區土之所產毓,奧宇之所寶殖。珍怪琅玕,瑤瑾翕赩。叢集累積,奐衍於其側。若乃春蘭被其東,沙棠殖其西。涓子宅其陽,玉醴涌其前。玄雲蔭其上,翔鸞集其巔。清露潤其膚,惠風流其間。竦肅肅以靜謐,密微微其清閑。夫所以經營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麗,而足思願愛樂矣。   

(四)要是仔細觀察這山川所出產養育的和儲藏、孳生、繁殖的,那真的是多種多樣,有珍貴稀有的美玉透射著耀眼的晶瑩的光色,旁邊生長著密爛繽紛的草木,春蘭花在其東邊長著、沙棠樹在其西邊繁殖。這樣的環境,連涓子也會在其陽光所及之處蓋屋安居,足可用以釀酒的清泉流經其前方、吉祥的黑雲在上方護蔭著,盤旋飛舉的鳳凰聚集在山巔之處,感覺就像清露滋潤著其肌膚,柔風吹遍山間,靜謐中一片肅殺,清閑中一片幽靜。在這種環境中生活的人,當然會感受到大自然的奇妙壯麗,也就足以令人想起也心花怒放了。   

(五)於是遯世之士,榮期綺季之疇,乃相與登飛梁,越幽壑,援瓊枝,陟峻崿,以遊乎其下。周旋永望,邈若凌飛。邪睨崑崙,俯闞海湄。指蒼梧之迢遞,臨迴江之威夷。悟時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餘輝。羨斯嶽之弘敞,心慷慨以忘歸。情舒放而遠覽,接軒轅之遺音。慕老童於騩隅,欽泰容之高吟。顧茲梧而興慮,思假物以託心。乃斲孫枝,准量所任。至人攄思,制為雅琴。   

(五)於是嘛,遁世之士如榮期、綺季之類,也就相繼登上懸空的橋樑,跨越幽深的峽谷,攀援大樹,涉足險峻的山崖,在崖下漫遊。有時候像飛鳥在天空中盤旋般遠望他處,感覺自己像在凌空飛翔;有時候斜眼看周圍的高山,有時候有俯覽遠處的海邊。有時候指點江山,概歎蒼梧郡之遙遠、讚歎迴江的壯觀。有時候又會感悟到世俗實在很多令人疲累的事情,於是禁不住景仰那些如避居箕山的許由那樣不願在亂世做官的人。既然嘆羨身處的山嶽之高大寬敞,心裡面也就有點激動得樂而忘返。在情緒高漲之時眺目遠望,同時以古琴彈出美妙的音樂。既嚮往居於騩山一隅的仙人老童,又欽佩黃帝樂師泰容響亮的歌聲;環視週遭的梧樹而興起思慮,又藉思考各種各樣事物以寄託心神。於是,也就砍削樹木旁枝所生的新枝,估量所需要的長度,而那些德行高尚的人為了抒發其思想,會將新枝制造成為古琴。

(待續。見下帖「嵇康《琴賦》語譯(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