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嵇康的《琴賦》,其原文及語譯文已於今年一、二、三月期間分三帖在此部落發表。老側在最後一帖的「老側後記」中誇下海口,說打算為《琴賦》寫篇「導讀之類的帖文」,唯到五月過去了還未付諸實行,過去幾天終於稍稍感到對不起眾多引頸以待的粉絲。也就是基於這一點點似無還有的羞恥之心,才最終下定決心坐到電腦前面要把這「導讀之類的帖文」寫出來。

除了羞恥之心外,老側也有一點點謙虛之心,因此,決定在給這篇帖文起題目時,不說「導讀」而說「析讀」。「導」者,乃高高在上假設讀者看不明《琴賦》而提供該怎樣怎樣去理解此作品;「析」者,乃不知道也不理會讀者看明看不明《琴賦》,總之按自己的理解將這作品切件、分析。這做法是否有助讀者更好理解《琴賦》,目前不得而知,得待有閒情又有耐心看此帖的粉絲看後自己去感受。是,則可喜可賀;否,則請節哀順變,千萬不要太介懷。

還有一點要說明,以顯示老側對知識產權的尊重。這篇析讀,很大程度上參考當代著名琴人姚公白先生對《琴賦》的分析(對姚老師的介紹請看本帖附錄)。老側於 2010 年 9 月開始在志蓮凈苑夜書院修讀了一個為期一年、名為「古琴音樂賞析」的課程,當時的老師就是姚公白先生。姚老師上課內容充實,唯對於老側這種經常上課不自已打瞌睡的學生來說,很有點對牛彈琴的不幸遭遇。然姚老師對老側不離不棄,不僅沒有責怪老側,還發了很多很多的講義。這些講義很大部分是姚老師手寫的,其中一份題為「琴賦·嵇康」,手寫了《琴賦》全文乃至一些前人的注析;另一份題為「琴賦復讀」,以筆記的形式將這作品切件、分析,本帖內容,大體基於這份「琴賦復讀」,沒有很多的原創性。有的,大概只是將筆記形式變成論述文形式而已。

析讀:

整體而言,《琴賦》分三個部分:一、序言,二、主體賦文,三、結束語。

序言等於老側讀書時老師教英文作文時教過寫的 topic paragrapaph。由文章開首「余少好音聲,長而翫之。」直至「其辭曰:」。這部分的文字是:

余少好音聲,長而翫之。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猒,而此不勌。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是故復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吟詠之不足,則寄言以廣意。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歷世才士,並為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稱其材幹,則以危苦為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為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為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衆器之中,琴德最優,故綴敘所懷,以為之賦。其辭曰:

這段文字的老側語譯版是:

我自小就喜愛音樂,長大後也經常習玩音樂,覺得儘管世間事物有盛有衰,音樂卻是恆久不變的;儘管美食多吃了會有生厭之時,音樂卻總是讓人樂此不疲的。世間事物,最能讓人導神養氣、宣洩和舒緩情緒、獨處而不覺鬱悶的,非音樂莫屬了。於是嘛,人們多番彈奏音樂還是不滿足時,就會想到以吟詠的方式去抒發心緒;吟詠後還是覺得不過癮時,就會借助言語文字去傳揚心意。然而,雖然說自古以來都有才俊之士為各種樂器編寫出不同的歌曲和舞蹈,但是,這些樂曲舞蹈的體裁和風格都難免互相仿效,其主題大都以危難哀苦為主,其旋律也多顯得愁雲慘霧,要說有什麼感動人的地方,也都以賺人熱淚為目的。這樣的音樂,好聽固然是好聽的,卻沒有盡量發揮音樂的功能。這當中要推想其原因的話,相信主要是前人不了解音樂,而縱覽其旨趣,也是沒能搞清楚音樂所為何事。各種樂器中,琴的格調最高、音色最美,為此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寫成了一篇賦,內容如下: 

在這段 topic paragraph 中,嵇康說了幾樣東西:

一、他自小就喜歡音樂,長大了經常習玩音樂(余少好音聲,長而翫之);

二、時間事物有盛有衰,美食吃得多會有生厭之時,唯音樂才讓人樂此不疲,能導神養氣,宣洩和舒緩情緒,使人獨處而不覺得鬱悶(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猒,而此不勌。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

三、自古以來都有才俊之士為各種樂器編寫出不同的歌曲和舞蹈,但其體裁和風格都只是相互沿襲,主題往往以危難哀苦為主,旋律多愁雲慘霧,以賺人熱淚為目的。這樣的音樂雖然好聽,卻沒有發揮音樂的功能。推想其原因,乃前人不懂音樂,沒能搞清楚音樂所為何事(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歷世才士,並為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稱其材幹,則以危苦為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為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為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

四、樂器之中,琴的格調最高、音色最美,為此梳理寫成了一篇賦(衆器之中,琴德最優,故綴敘所懷,以為之賦。)。

主體賦文而言,嵇康從四方面去發揮其對古琴的認識:一、琴材,二、斲琴,三、彈琴,四、琴道。

製造古琴材料,主要是梧桐木和梓木。梧桐木用作做琴面,梓木用作做琴的底板。嵇康在談琴材時,首先描述了梧桐樹和梓樹生長地方的風光:它們都生長於高山峻嶺,披星戴月,汲取日月精華、蘊含天地醇和之靈氣。在雜亂的草木它們特別茂盛,花葉飄散於廣闊的天空中。夜間它們藏身在深淵中成為風景的一部分,白天它們不忘以堅挺的樹幹頂著烈日的暴曬,如是者經歷千載而不衰(惟椅梧之所生兮,託峻嶽之崇岡。披重壤以誕載兮,參辰極而高驤。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鬱紛紜以獨茂兮,飛英蕤於昊蒼。夕納景於虞淵兮,旦晞幹於九陽。經千載以待價兮,寂神跱而永康

然後,他描繪了梧桐樹和梓樹生長地的山川形勢,說那地勢屈曲隱深,高峻險要,沒有植被的紅色懸崖和鋪滿草木的翠綠山壁高聳入雲,峰頂為雲層所覆蓋,遙遠、挺拔,壯觀之極;崛然而起、巍然而立,秀麗得出類拔萃。這山啊,讓充滿靈氣的露水蒸發成白雲,同時又據守著深潭來讓流水奔流。有時候水流波浪四起,水流喘急,撞向巖石、山崖時,一副鬱怒而又粗獷彪悍的樣子;洶湧澎湃,浪花四濺;這水流嘛,既澎湃又彎曲如蚯蚓。就是這些奔流放肆的大江大河,流衍於中原地區。流水平靜下來的時候,緩慢而安靜,寂然無聲,恬靜安然,環繞著山丘流淌(且其山川形勢,則盤紆隱深,磪嵬岑嵓。互嶺巉巖,岞崿嶇崟。丹崖嶮巇,青壁萬尋。若乃重巘增起,偃蹇雲覆,邈隆崇以極壯,崛巍巍而特秀。蒸靈液以播雲,據神淵而吐溜。爾乃顛波奔突,狂赴爭流。觸巖觝隈,鬱怒彪休。洶涌騰薄,奪沫揚濤。瀄汨澎湃,䖤蟺相糾。放肆大川,濟乎中州。安回徐邁,寂爾長浮。澹乎洋洋,縈抱山丘)。

然後,嵇康再敘述山川的周圍環境,說要是仔細觀察這山川所出產養育的和儲藏、孳生、繁殖的,那真的是多種多樣,有珍貴稀有的美玉透射著耀眼的晶瑩的光色,旁邊生長著密爛繽紛的草木,春蘭花在其東邊長著、沙棠樹在其西邊繁殖。這樣的環境,連涓子也會在其陽光所及之處蓋屋安居,足可用以釀酒的清泉流經其前方、吉祥的黑雲在上方護蔭著,盤旋飛舉的鳳凰聚集在山巔之處,感覺就像清露滋潤著其肌膚,柔風吹遍山間,靜謐中一片肅殺,清閑中一片幽靜。在這種環境中生活的人,當然會感受到大自然的奇妙壯麗,也就足以令人想起也心花怒放了(詳觀其區土之所產毓,奧宇之所寶殖。珍怪琅玕,瑤瑾翕赩。叢集累積,奐衍於其側。若乃春蘭被其東,沙棠殖其西。涓子宅其陽,玉醴涌其前。玄雲蔭其上,翔鸞集其巔。清露潤其膚,惠風流其間。竦肅肅以靜謐,密微微其清閑。夫所以經營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麗,而足思願愛樂矣)。

製琴的材料既然出於這模樣的山川,要造琴的人自然要到來砍伐所需的梧桐木和梓木,而找尋梧桐樹和梓樹的過程同時又是一次遊山玩水的經驗。於是嘛,遁世之士如榮期、綺季之類,也就相繼登上懸空的橋樑,跨越幽深的峽谷,攀援大樹,涉足險峻的山崖,在崖下漫遊(於是遯世之士,榮期綺季之疇,乃相與登飛梁,越幽壑,援瓊枝,陟峻崿,以遊乎其下)。在這麼美好的大自然環境下,覓材人感悟到世俗有很多令人疲累的事情,禁不住景仰那些不願在亂世做官的人,於是一邊嘆羨身處山嶽的高大寬敞,一邊心裡激動得樂而忘返(悟時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餘輝。羨斯嶽之弘敞,心慷慨以忘歸)。最後,也就砍削樹木旁枝所生的新枝,估量所需要的長度,將新枝制造成為古琴(乃斲孫枝,准量所任。至人攄思,制為雅琴)。

把造琴的梧桐木和梓木拿回家後,下一個步驟是斲琴。古琴主要由一塊長三尺六寸六分(中國尺寸;取一年 366 天之意)的桐木板作面板、一塊梓木板作底板構成。作面板的桐木板要刨成弧形(取「天圓」之意),中間挖出槽腹作共鳴箱,然後與平直的梓木底板(取「地方」之意)粘合。在挖槽腹時中間留出上下兩個「納音」,分別對照底板的兩個出音孔「龍池」和「鳳沼」,在龍池頭部和鳳沼尾部各有「天柱」、「地柱」兩個音柱。除了這些以外,還得在琴面兩端造「岳山」和「龍齦」,琴底造「雁足」和「琴軫」等。古人稱造琴為「斲琴」,「斲」音「琢」,斲琴過程繁複,分為九個步驟:尋、斲、挖、鑲、合、灰、磨、漆、弦。《琴賦》中,嵇康在「斲琴」這部分先敘述的過程和需要注意的地方:找來視力特強的人確保製作之精確、技藝精湛的人來揮舞斧頭、請來巧匠施展神奇技巧,鎪鏤琴板的接縫之處和調校琴弦的間距好讓它們疏密均勻,在琴身上雕繪美麗的圖案,寫上充滿文采的篇章,鑲嵌上犀牛角和象牙,塗上顏色。琴絃採用最上等的蠶絲,琴徽則用名貴白玉,琴身刻有龍鳳等圖象和古人之形相(乃使離子督墨,匠石奮斤。夔襄薦法,般倕騁神。鎪會裛廁,朗密調均。華繪彫琢,布藻垂文。錯以犀象,籍以翠綠。絃以園客之絲,徽以鍾山之玉。爰有龍鳳之象,古人之形)。

仲尼式古琴

琴韻解憂琴仲尼式_2

斲琴完後,當然是試音了。嵇康描繪這時候造琴者試音時的興奮之情:彈琴者像伯牙那樣揮手觸絃,聽琴者則像伯牙的知音鍾期那樣傾聽琴音。大家彈得和聽得面容灼熱發亮、神采飛揚,不知道有多好看!那旋律就像黃帝時代樂官伶倫所寫古代琴師田連所彈奏的那樣優美;隨琴音而歌者像獲君王皇帝御幸的那樣,歌聲嘹亮,不知道有多好聽(伯牙揮手,鍾期聽聲。華容灼爚,發采揚明。何其麗也!伶倫比律,田連操張。進御君子,新聲憀亮。何其偉也)。試音時奏出了優美的音律,那旋律就像黃帝時代樂官伶倫所寫古代琴師田連所彈奏的那樣優美;隨琴音而歌者像獲君王皇帝御幸的那樣,歌聲嘹亮,不知道有多好聽(伶倫比律,田連操張。進御君子,新聲憀亮。何其偉也)。

(未完。見下帖「嵇康《琴賦》析讀 (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