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帖「嵇康《琴賦》析讀 (二之一)」)

到此,主體賦文進入講彈琴的部分。在這第三部分,嵇康從四方面去發揮其對彈琴的看法:一、調音與彈琴,二、琴調與地、時、人之關係,三、流傳的琴曲,四、能盡雅琴的「至人」。

及其初調,則角羽俱起,宮徵相證。參發並趣,上下累應。踸踔磥硌,美聲將興。固以和昶而足躭矣。爾乃理正聲,奏妙曲。揚白雪,發清角。紛淋浪以流離,奐淫衍而優渥。粲奕奕而高逝,馳岌岌以相屬。沛騰遌而競趣,翕韡曄而繁縟。狀若崇山,又象流波。浩兮湯湯,鬱兮峨峨。怫㥜煩冤,紆餘婆娑。陵縱播逸,霍濩紛葩。檢容授節,應變合度。兢名擅業,安軌徐步。洋洋習習,聲烈遐布。含顯媚以送終,飄餘響乎泰素」一段,講的是調音和彈琴。(語譯:樂曲初起時,角音(mi)、羽音(la)齊起,宮音(do)、徵音(so)互相呼應。和音和主音互相牽引,連串的高音、低音,互相和應。旋律時而快促、跳躍,時而緩慢、低沉,讓人覺得更美妙的音韻將隨之而來。這樣的音樂本身就是那麼和諧流暢、足以令人沉溺躭樂於其中了。人們於是梳理純正無邪、合於韻律節拍,彈奏美妙的樂曲,比如《白雪》、《清角》等,樂音時而像滴水不斷、連綿不絕的優美渾厚,時而音色明亮高擴、音符快速相連。豐盛充沛的音符奔騰跳躍,相映成趣,華麗卻又繁密。琴聲時而像崇山峻嶺,時而像碧水流波,水勢大時浩浩湯湯、高亢奔放。琴聲表達不同的情緒,時而鬱悶、不安、煩躁、冤苦,旋律委婉、舒緩、悠揚;時而高廣遠揚,紛葩爛漫。樂曲令聽曲者肅然斂容應絃赴節,按腔拍板。彈琴者不著眼於名聲,只管提高琴藝,遵守彈琴的法則,猶如緩步行進般井井有條,結果是琴聲優美清雅,悠揚飄渺,有時候以明顯嫵媚的旋律結束,有時候以樸實無華的餘響結束。)

彈琴嘛,並非在真空或虛幻中彈,總得牽涉具體的地(指彈琴時週遭的環境)、時(指一年中的季節或一天中的時分)、人(指對著怎麼樣的人彈琴)。這方面可以有不同的組合,可以是在長廊廣廈、冬夜月明時(若乃高軒飛觀,廣夏閑房;冬夜肅清,朗月垂光),也可以是在三春之初、與友生郊遊時(若夫三春之初,麗服以時。乃攜友生,以遨以嬉。涉蘭圃,登重基。背長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也可以是在華堂曲宴上與密友近賓酒樂之時(乃華堂曲宴,密友近賓。蘭餚兼御,旨酒清醇)。在不同的地、時彈琴,也就會彈出不同的琴調形式。

就彈琴的調式而言,可以分為琴歌之聲、奇弄之聲、閒雅之聲、三春郊遊之聲、華堂曲宴之聲。「於是器冷絃調,心閑手敏。觸𢱧如志,唯意所擬。初涉淥水,中奏清徵。雅昶唐堯,終詠微子。寬明弘潤,優遊躇跱。拊絃安歌,新聲代起」一段講的是琴歌之聲。「於是曲引向闌,衆音將歇。改韻易調,奇弄乃發。揚和顏,攘皓腕,飛纖指以馳騖,紛𢕬譶以流漫。或徘徊顧慕,擁鬱抑按。盤桓毓養,從容秘翫。闥爾奮逸,風駭雲亂。牢落凌厲,布濩半散。豐融披離,斐韡奐爛。英聲發越,采采粲粲。或間聲錯糅,狀若詭赴。雙美並進,駢馳翼驅。初若將乖,後卒同趣。或曲而不屈,直而不倨。或相凌而不亂,或相離而不殊。時劫掎以慷慨,或怨㜘而躊躇。忽飄颻以輕邁,乍留聯而扶疏。或參譚繁促,複疊攢仄。從橫駱驛,奔遯相逼。拊嗟累讚,間不容息。瑰豔奇偉,殫不可識」一段講的是奇弄之聲。「若乃閑舒都雅,洪纖有宜。清和條昶,案衍陸離。穆溫柔以怡懌,婉順敘而委蛇。或乘險投會,邀隙趨危。譻若離鵾鳴清池,翼若游鴻翔曾崖。紛文斐尾,慊縿離纚,微風餘音,靡靡猗猗。或摟𢱧擽捋,縹繚潎洌。輕行浮彈,明嫿𥉻慧。疾而不速,留而不滯。翩綿飄邈。微音迅逝。遠而聽之,若鸞鳳和鳴戲雲中;迫而察之,若衆葩敷,榮曜春風。既豐贍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終。嗟姣妙以弘麗,何變態之無窮」一段講的是閒雅之聲。「若夫三春之初,麗服以時。乃攜友生,以遨以嬉。涉蘭圃,登重基。背長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嘉魚龍之逸豫,樂百卉之榮滋。理重華之遺操,慨遠慕而長思」一段講的是三春郊遊之聲。「若乃華堂曲宴,密友近賓。蘭餚兼御,旨酒清醇。進南荊,發西秦。紹陵陽,度巴人。變用雜而並起,竦衆聽而駭神。料殊功而比操,豈笙籥之能倫」一段講的是華堂曲宴之聲。每種調式都各自尤其特色,因地、時,以至聽琴的人而不同。

就琴曲而言,不同的琴曲有不同的味道。「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鳴,鵾雞遊絃。更唱迭奏,聲若自然。流楚窈窕,懲躁雪煩。下逮謠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別鶴。猶有一切承間簉乏。亦有可觀者焉」一段,講的就是這一點,提及的琴曲有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鳴》、《鵾雞》、《遊絃》、《流楚》、《窈窕》、《游春》、 《 水》、《坐愁》、《秋思》、《幽居》,《王昭》、《楚妃》、《別鶴操》。有些曲可以彈、唱交替,旋律如大自然的聲音;有些曲使人煩躁冰息,如《流楚》、《窈窕》。

就能盡雅琴的「至人」而言,嵇康認為,不是任何人都配得上與琴為伴的。誰要是胸襟不開闊,誰就無法和琴一道嬉戲遊樂;誰要是不沉靜平和,就無法與琴閑處;誰要是不縱放曠達不受拘束,就無法不跟琴計較,誰要是不精妙絕倫,就無法跟琴分析事物的條理(然非夫曠遠者,不能與之嬉遊;非夫淵靜者,不能與之閑止;非夫放達者,不能與之無吝;非夫至精者,不能與之析理也)。

至此,《琴賦》的主體賦文進入其最後(第四)部分,討論琴德及其效果。此部分的文字,談琴德的是:「性絜靜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誠可以感盪心志,而發洩幽情矣。」談琴的效果的是:「是故懷戚者聞之,莫不憯懍慘悽,愀愴傷心。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其康樂者聞之,則欨愉懽釋,抃舞踴溢。留連瀾漫,嗢噱終日。若和平者聽之,則怡養悅悆,淑穆玄真。恬虛樂古,棄事遺身。是以伯夷以之廉,顏回以之仁,比干以之忠,尾生以之信。惠施以之辯給,萬石以之訥慎。其餘觸類而長,所致非一。同歸殊途,或文或質。總中和以統物,咸日用而不失。其感人動物,蓋亦弘矣!於時也,金石寢聲,匏竹屏氣。王豹輟謳,狄牙喪味。天吳踴躍於重淵,王喬披雲而下墜。舞鸑鷟於庭階,游女飄焉而來萃。感天地以致和,況蚑行之衆類。嘉斯器之懿茂,詠茲文以自慰。永服御而不厭,信古今之所貴。」

在嵇康看來,琴就如品性清純逸靜的人那樣正直,蘊含著最高尚的德行所擁有的平和,既可以感動人的情懷,又能抒發幽情。而琴聲起時,心懷憂傷的人聽見,會感到哀傷悲涼慘痛悽苦,從而愀愴傷心、哀傷悲泣,無法控制自己。開朗快樂的人聽見,會歡笑愉悅、手舞足蹈、流連於歡樂瀾漫,整天開懷大笑。沉靜平和的人聽見,會修心立品、釋除雜念,性情溫和淳樸、恬惔虛無、捨棄塵世俗事件、忘卻自我。琴對伯夷而言,象徵剛直不阿;對顏回而言,象徵「仁」;對比干而言,象徵「忠」;對尾生而言,象徵「信」;對惠施而言,象徵能言善辯;對萬石而言,象徵寡言謹慎;等等。琴聲響起時,敲擊和吹管樂器都用不著了,善於歌唱的不再唱歌,擅長分辨味道的喪失了味覺;同時間,仙人從深淵躍出、自雲中降下,鸑鷟在庭院裡起舞,漢水女神飄然而來。琴音足以感動天地以達和順,顯露慢行中的衆類。

《琴賦》的最後部分,是整篇作品的結束語,名之為「亂」。這部分的文字是:「亂曰:愔愔琴德,不可測兮。體清心遠,邈難極兮。良質美手,遇今世兮。紛綸翕響,冠衆藝兮。識音者希,孰能珍兮。能盡雅琴,唯至人兮」。其用意在於歌頌琴德,與主體賦文末談琴德的部分相呼應,並作出由於琴藝高深,以至知音者稀少的感慨。

– 完 –

附錄:姚公白老師介紹(資料主要來源:百度百科)

姚公白

姚公白老師 1948 年生於杭州,自幼愛好音樂。其父姚丙炎是上世紀民國時期的古琴名家。姚老師從父親處得以系統地學習古琴,逐曲操習,亦曾受教於同樣是古琴大師的吳振平、張子謙等。他先後畢業於雲南楚雄師范學院數學系、上海華東師范大學旅游系。

姚老師在古琴方面的參與包括:1985 年他參加了第三次全國打譜交流會。1986 年出席了上海音樂學院舉辦的「姚丙炎琴學成就」活動,作專題學術報告及姚丙炎打譜曲演奏會。他曾發表〈姚丙炎古琴打譜〉(載《音樂藝術》1992 年第 1 期)。2000 年他接受英國 BBC 廣播公司古琴專題訪談。他多次參加古琴演奏會和高校講座,並曾應邀到香港、日本等地參加琴學研討會和舉行獨奏音樂會。2005 及 2007 年分別編輯出版姚丙炎編著的《唐代陳拙論古琴指法》及《琴曲鉤沉》上卷 (香港:恕之齋出版)。錄有《姚門琴韻》(香港:雨果,1991 年)、《皇響──姚公白の古琴》(Japan:King Record Co. LTD., 1998)、《鶴鳴九皋》(西安:德音文化,2005 年)、《鳳凰和鳴(浙江博物館藏唐琴錄音)》(杭州:浙江文藝音像,2009 年) 等古琴音樂光盤。

姚老師受深厚家學功底浸潤,繼承了姚門的主要風格和內在韻味:節奏明快、細膩精當、清新淡雅、寓動於靜,以右手輕靈、下指乾淨、揮洒自如著稱,在傳統琴人中獨具一格,以彈奏姚丙炎打譜的琴曲最具心得,代表作有「胡笳」系列、《廣陵散》、《烏夜啼》、《孤館遇神》、《秋宵步月》等,又有自己打譜的《高山》、《鶴鳴九皋》、《澤畔吟》、《頤真》等。對於古琴古指法、琴曲演變、律學等亦深有研究。

姚老師是佛教徒。2009 年 9 月他應聘為香港志蓮淨苑文化部研究員,2015 年接受香港佛教雙週刊《溫暖人間》訪問,訪問記錄見於該刊 412 期(2015 年 5 月 21 日)人物專訪文章〈釋門琴與姚公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