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打油詩運用了一些粵語詞彙,不熟悉粵語詞彙的粉絲,可參考文末提供的詞彙解讀。)
吹水復吹簫,老友聚通宵;老婆唔見人,打鑼貼街招。
街招數百張,深井至八鄉;邊貼邊飲泣,「郎知妾断腸?」
老側唔知死,悠然番屋企;不見阿珍在,上床瞓夠皮 (pei2)。
宿醉不饒人,日落才返魂;雙目一打開,即見妻舉籐。

杏眼大又圓,咬唇兼握拳;老側知闖禍,趕忙跪床緣。
雙手捏耳珠,滿口道歉語;阿珍見郎歸,早已心不亂。
見郎表悔意,不忍深責之;死罪雖可免,活罪頗遲疑。
老側見妻狀,心知有情講;力數自己過,繼而求恕郎。

軟語滿籮筐,但求妻心安。阿珍心確軟,一笑恕頑郎。
「吹水唔緊要,不得吹通宵;子夜前須返,莫讓妾心焦。」
老側頻應諾,心寬如仙鶴;起身泡香茶,奉妻博歡樂。
心軟智不淺,阿珍將紙展;口講怕無憑,具結作鎖鍊。

誠信受挑戰,老側怒反面;咆哮仰天嘯,頓足頭冒煙。
「做人講口齒,何須用筆紙?具結唔通宵,大辱兼奇恥!
「男兒愛吹水,啤酒齊共隊;良朋聚通宵,何來咁大罪?」
越吠越失控,老側心口痛;兩眼突發黑,墮地頭穿窿。

雙腳齊伸直,兩頰無血色;蚊飯如泉湧,摸鼻無氣息。
阿珍見此狀,花容頓失色;急打九九九,望郎有得救。
送院急就醫,老側見天使;白光奇溫暖,趨前擬進之。
忽聞洞簫聲,宛轉《楊柳青》;又聽二胡響,凄怨《不了情》。

簫聲邊度嚟?二胡誰在拉?老側最八卦,轉身魂番體。
開眼見嬌妻,床邊將夫睇;二胡手中拿,洞簫床邊擠。
見夫睁開眼,阿珍露歡顏;前事不再提,但求家不散。
住院滿五天,歸家心似箭;病中無聊賴,閒來寫詩篇。

賢妻當稱頌,句句皆由衷;具結原小事,何必記心中?
即取筆和紙,盡書心中意;往後與友聚,必讓阿珍知。
應酬盡量少,好友才應邀;吹水歸吹水,絕不留通宵。
不再郎歸晚,阿珍心寬閒;夫妻同歡笑,齊去食大餐!

後記:
以上打油詩並非一次過寫成,而且,開初時並非刻意之作,最終成文有點「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味道。事緣去年(2015年)九月初老側某「鴨舌」群組上有組友寫起粵語打油詩來,此打油詩內容為:「吹水唔抹嘴,啤酒可任隊;齊來發噏風,食完要科水。」寫此詩之人乃老側嬌妻阿珍某位美女兼才女友人,老側亦認識。此詩在該鴨舌群組出現後,其他群組成員紛紛加入寫打油詩行列,其中不乏素質不錯的。開始時老側只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沒打算參與此行列,卻最後還是手癢上傳了一首,內文是:「吹水復吹水,隊啤當飲水;一時唔覺意,飲大挨宿醉!」後來又推出「吹水復吹簫,老友聚通宵;老婆唔見人,打鑼貼街招」這幾句。其後,有時候是自己餘興未盡,有時候是在該群組的友人回應及慫恿之下,有時候隔幾分鐘、有時候隔幾小時再續幾句,終於在一兩天後完成全詩。

在此打油詩成形的過程中,不時有群組友人傳來給老側或阿珍的慰問或了解情況之詞,如:「阿珍,What happened?」、「珍老師,你喺邊度?急救!」(此乃繼打油詩發表了「雙腳齊伸直,兩頰無血色;蚊飯如泉湧,摸鼻無氣息」後)。甚至直到今年二月初老側出席這群組的飲茶午飯聚會時,還有群組成員臉上充滿關心之情詢問老側入院後是否已經完全康復。這情形一如 2012 年 3 月期間發表帖文《短篇小說:老側入院記》後,有老友追問老側之入院是何時的事一樣。朋友們對老側所表現出的關心,令鐵石心腸的老側有時候不得不因為他們的擔心而感到人間有情、內心溫暖。

最後,解釋一下何謂「打油詩」。老側曾在另一帖文《七言打油詩介:《打工眾生相》》中引述網上維基百科之言作一簡短解釋。為省此帖讀者點擊連結到該帖看該解釋,這裡搬字過紙,將該解釋剪貼如下:打油詩相傳起源於中國唐朝一名叫張打油的書生,其作品《雪詩》:「江上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對雪景作出了生動的描述。後人便將這種用字通俗淺白、俚俗諧謔,而且瑯瑯上口,風格風趣幽默的詩稱為打油詩。打油詩雖然不太講究格律,也不注重對偶和平仄,但一定會是押韻,亦通常是五字句或七字句組成。打油詩常被用來對社會百態作出嘲弄及譏諷,也可以作為謎語。」。

附:詩中所用粵語詞彙解讀:

吹水復吹簫,老友聚通宵;老婆見人,打鑼貼街招。吹水:動詞。比聊天更無聊地聊天。雖說此活動可在任何人類之間進行,但此語用時多指男性友人之間聊天,似乎女性之間聊天不管怎麼無聊也還是聊天,不會晉級為吹水。:不)
街招數百張,深井至八鄉;邊貼邊飲泣,「郎知妾断腸?」
老側唔知死,悠然番屋企;不見阿珍在,上床瞓夠皮 (pei2)。:睡;夠皮:足夠)
宿醉不饒人,日落才返魂;雙目一打開,即見妻舉籐。

杏眼大又圓,咬唇兼握拳;老側知闖禍,趕忙跪床緣。
雙手捏耳珠,滿口道歉語;阿珍見郎歸,早已心不亂。
見郎表悔意,不忍深責之;死罪雖可免,活罪頗遲疑。
老側見妻狀,心知有情講;力數自己過,繼而求恕郎。

軟語滿籮筐,但求妻心安。阿珍心確軟,一笑恕頑郎。
「吹水唔緊要,不得吹通宵;子夜前須返,莫讓妾心焦。」
老側頻應諾,心寬如仙鶴;起身泡香茶,奉妻博歡樂。
心軟智不淺,阿珍將紙展;口講怕無憑,具結作鎖鍊。

誠信受挑戰,老側怒反面;咆哮仰天嘯,頓足頭冒煙。
「做人講口齒,何須用筆紙?具結唔通宵,大辱兼奇恥!
「男兒愛吹水,啤酒齊共;良朋聚通宵,何來咁大罪?」:動詞,意指喝酒如喝水般大量和豪氣。)
越失控,老側心口痛;兩眼突發黑,墮地頭穿窿。:動詞。本指狗叫;意指失控地、近乎胡言亂語地說話,說話者往往同時青筋暴現、臉紅耳赤、聲調高揚。)

雙腳齊伸直,兩頰無血色;蚊飯如泉湧,摸鼻無氣息。蚊飯:鮮血
阿珍見此狀,花容頓失色;急打九九九,望郎有得救。九九九:香港為呼召緊急救援入送院、火警、警察所用的電話號碼。)
送院急就醫,老側見天使;白光奇溫暖,趨前擬進之。
忽聞洞簫聲,宛轉《楊柳青》;又聽二胡響,凄怨《不了情》。

簫聲邊度嚟?二胡誰在拉?老側最八卦,轉身魂番體。邊度:哪裡;:來)
開眼見嬌妻,床邊將夫;二胡手中拿,洞簫床邊:看;:放)
見夫睁開眼,阿珍露歡顏;前事不再提,但求家不散。
住院滿五天,歸家心似箭;病中無聊賴,閒來寫詩篇。

賢妻當稱頌,句句皆由衷;具結原小事,何必記心中?
即取筆和紙,盡書心中意;往後與友聚,必讓阿珍知。
應酬盡量少,好友才應邀;吹水歸吹水,絕不留通宵。
不再郎歸晚,阿珍心寬閒;夫妻同歡笑,齊去食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