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前言:老側舊同事陳鴻勝因病離世,老側落寞之餘,寫下了帖文《悼念兩友人》(見7月27日帖文)及《悼念友人陳鴻勝(二之一)- 文章轉錄:何國道<懷想勝哥>》(見8月14日帖文)。

8月11日星期四晚上,勝哥家人及摯友在大圍寶福紀念館為勝哥舉行了追思會。老側素來怕出席這種場合,因此當晚即便沒事亦沒有去。翌日舊同事阿又在 WhatsApp 鄉中舊同事群組中傳來一段回顧追思會情況的文字。本帖主要目的,是轉載此段文字;次要目的,是轉載群組中部分鄉中舊同事懷緬勝哥的文字。一如老側在前帖所轉載的何國道文章,這段追思會回顧和這些舊同事的懷緬之辭,內容和情感之抒發遠勝老側帖文,因此老側再一次甘願冒剽竊別人文字之名,在此部落轉載。阿又及各舊同事對此若有不滿,請告知老側,到時自當刪掉有關文字。

本帖乃悼念勝哥最後一篇帖文,此後老側將放下對勝哥之悼念,放眼人生其他問題。

一、阿又的勝哥追思會回顧:

各位:
8月11日阿 Joe 的追思會,在大家悉心的安排下,順利完成了。
原本預計一小時的追思會,由於有講者欲罷不能,超時三十多分鐘,終於在歌聲中, 歡笑聲中,及淚光中結束了!難怪周的兒老師說:追思會有阿 Joe 的風格,相信會合他的心意!
協辦一切事宜的趙先生說:昨晚追思會的氣氛,靈堂内外的佈置,是他從事這行業三十多年,從未見過的,感覺良好。
靈堂内,阿 Joe 的相片,被齊整而又色調配合得宜的花圈簇擁,加上各花圈上的稱呼,寄語,份外覺得感人,溫馨祥和!
靈堂外的佈置,樸實雅緻。兩幅平平無奇相對的牆壁,經裝飾後,一面面向靈堂中央的,是用來掛上心意咭的長方型綠色布框,除四周圍有花串外,框頂上面還貼有兩架阿 Joe 心愛的 MR2。對面的一幅給香燭熏得黑色的牆壁,貼滿了悼念阿 Joe 的文章,家屬珍藏的阿 Joe 個人生活照。而靈堂門口接待處的桌上,放了一張2呎乘3呎阿 Joe 悠然自得的照片,使與會者,忍不住停下來行注目禮。
可惜大會謝絕拍攝或錄影,此情此景,難以分享!
12日,我提早於九時半到達靈堂。斯時也,竟然見有路人甲,乙,丙……駐足在靈堂外,細讀悼文及心意咭,觀看相片,甚至有一,二人站在靈堂門口,探頭張望。驟然,我覺得眼前是一個專題展覽,多於一個靈堂。
如今,阿 Joe 應該活在另一個國度,寫意自在,並向我們欣然道別!他現時的境界,應該像謝韶強老師在花圈上寫的:
斜陽清風 皓月長空!

二、勝哥舊同事廖敬珍(此君老側並不認識,也許是老側進鄉中前已調往別校的勝哥同事)的懷緬:

我記得曾經送過一幅字给阿 Joe,内文是:
富而不驕
貴而不傲
閒而不怠
人尚風流
我借用賈寶玉的外號:富貴閒人來轉贈给他。他似乎頗受落。因為在教書界,誰似他那麼富貴買跑車如女子買新衫般隨意?又當我們改簿改得頭耷耷時,他卻在教員室風花雪月,好似好得閒咁!可是,他對工作卻是個完美主義者,記得有一次英文考卷已印妥,早上快要開考了,他卻遞來猶有影印熱力的試卷,說這個才是,已印的試題出的不夠好。啊!真真的阿 Joe 風格!
至於他離開鄉中後,一直任教於公開大學。可謂教不厭,誨不倦。令人欽敬!阿 Joe 的言行,讓我有現代版魏晉風流之感!

三、舊同事肥張(抱歉!老側忘了其真名)的懷緬

Joe 已退休19年了,今年已足69嵗,他是一個永遠那麼年青的熱心老師。

四、舊同事李柏基的懷緬

我最深印象,勝哥駕的是 Toyota supra 跑車。在錦绣花园内街,非常斯文謹慎。

五、舊同事謝韶強的懷緬

外剛內柔 率性情真
外西內中 儒雅溫文
斜陽清風 卓爾不群
皓月長空 不染俗塵
勝哥,永遠懷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