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譯者語:此翻譯文章的英文原文見於佛教網站 Buddistdoor Global 2016 年 8 月 19 日的社論,題目為「Ambition and Recognition—Moral Questions About Secular Aspirations」。有意閱讀原文者可點擊這題目。)

「爭取成功」、「趕在前頭」、「扶搖直上」。我們工業化社會的關於成功的語言隱含著競爭和勝利(往往需要犧牲他人利益)等標準價值。我們很多人會表示厭惡這種以「贏者通殺」文化影響著我們的職場生活的「無意義的競爭」,可是,我們大多數人同時承認,我們的確想自己在事業上追求受到別人的欣賞。銀行家懇切期待升職,小說家渴求作品受到褒獎,而奧運會中的運動員的夢想,是站到頒獎台上接受金牌頒發給自己。

雖然上進心本身並非壞事,而且要求人們完全壓抑上進心是不設實際的,尤其是鑑於上進心已是我們職場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它有不少潛在的過份行為。這些過份行為可能表現在:過份貪求社會資本、在跟他人相處時帶著傲慢或理所當然之心、無止境地渴求受別人接納卻又永不滿足。關鍵的問題在於:自己奮鬥成功謀的同時,能否同時裨益身處的職場甚至更大的社群呢?

在怎樣對待世俗的上進心這問題上,佛教歷來有兩種取向。一種是藉佛經裡面享有尊貴社會地位和影響的人物來肯定追求顯貴之心,而這些人物都是要麼擁有大量財富、要麼位高權重的。在佛教經典裡,歌頌將「祇園」奉獻給佛陀的富商須達多(Anathapiṇḍada)和在貴族間長袖善舞的名媛安拉帕里(Amrapali)的故事,體現了對有廣泛社會連繫的人士以及富裕的上層階級的寬容,意味著對渴求躋身這些圈子的人的肯定,只要他們是佛陀的子弟。

這取向跟另一佛教思想體系截然不同,後者對渴求社會資本和物質資本抱有強烈很多的懷疑態度。傳統上,它肯定甚至讚美遠離令人墮落的世間事物之舉。例如,偏重冥想的禪宗會歸隱於深山密林中。這傳統繼續在有關上進心能否於佛教相容的辯論中發出明亮的聲音。兩種取向各自有其可取之處,但是,需要以一定程度的思考才做出取捨。畢竟在現代社會中,上進心的性質很少是非黑即白或一目了然的事情。

在毫無保留地擁抱與全心全意否定上進心之間,商人及環保主義者楊大偉倡導一條中間路線。他希望自己可以作為例子,顯示爭取成功之心與渴求行善之意兩者並非互不相容。他繼承了父親的企業家精神和慷慨之心,創辦了 Green Monday 這一社會企業,把可持續飲食和綠色消費帶進現代生活中,以面對氣候轉變、食物不安全、動物福利以及其他尖銳議題的挑戰。

Green Monday 在香港成功創立,贏得多個獎項,得到具號召力的重量級人物如 Richard Branson 的稱許。這般觸目的肯定,也許容易使大偉在其桂冠面前停步不前。可是,他的組織的目標,是為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因而不管他自己或他的僱員如何渴求獲得他人的認許,他對這個目標始終保持著鐳射光般尖銳的專注。

楊大偉對佛門網說:「我們既應該行善,同時也應該記住這世界還是按常規運作的,而且不是每個人的道德標準都跟我們的一樣。要記住每個人每天都有各自的難題要解決。」現實是:人們渴求他人的欣賞。肯定僱員的貢獻,也可以提升他對組織的忠誠和投入。「問題是:該怎樣將理想世界和現實世界結合起來呢?」

楊大偉指出,從純粹的物質主義野心這一極端擺向另一極端,過和尚式的生活方式,是不設實際的。既想過得好,又要行善,就必須梳理出兩者的共通之處,這是大偉的警句,用意是指出怎樣建立健康的實現個人目標的上進心,同時不會妨礙對身處的群體乃至世界作出貢獻。「尤其是如果你的最終目標不僅僅是個人的悟道,而是創造社會的變化,用佛教的語言說即眾生共同悟道,那你就須要當社會的一部份,而不能脫離社會。」

無可置疑,某些動機,包括世俗的上進心,可能欠缺道德甚至違反道德。楊大偉說:「即便你反對某個人的理據是對的,你的處理方式可能是錯的。你的策略可能造成不和諧甚或怨恨。這樣,在解決某個問題之前,你已經造成了十個新問題」。因此,在與已有自己一套價值觀、優點和缺點的人作個別談判時,能否梳理出這一中間路線是成敗的關鍵。這談判達致怎樣的所謂「合乎道德的上進心」,往往取決於個人所在的行業、公司甚至個人性格以及所在職場其他人的性格。

可是,怎樣才知道我們是否已找到中間路線呢?恆生銀行行政董事兼環球銀行及市場部主管馮孝忠是佛教淨土宗信徒,在接受佛門網訪問* 時介紹了他怎樣在公司裡實踐慈悲心。「我可以告訴你,很多有關銀行的成見是真實的。在職場上處於低級地位的,要麼經受職場政治,要麼遭冷待,別無選擇 ……。、而現在我既然身處高位,就嘗試為我的下屬創造一個較佳的、比我當年經歷的職場更關愛、更友善的工作環境。我並非追求什麼烏托邦或淨土,只是一個比當初我加入銀行界時更好的地方而已。」

也許,以慈悲心對待別人就已經是既想過得好又要行善的中間路線了。而怎樣以實踐慈悲之心去節制一己對受到肯定及飛黃騰達的渴求,那就有賴我們自己了。

* Investing in Sukhavati: An Interview with Senior Financier Andrew Fung on His Pure Land Prac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