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前言:(見前前帖

前帖

15、 以怨報怨,最終只會使全世界的人有眼不能視物。 (An eye for eye only ends up making the whole world blind.)

老側點評:以怨報怨是人之常情,卻不可取。原因很簡單,此舉容易觸發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於是,本來是很小的「怨」,因為以怨報怨而觸發冤冤相報,很可能發展成深仇大恨。粉絲們不相信,大可回想一下當前跟某個人關係惡劣至互不理睬視同陌路,當初由友好關係開始出現問題時是否僅僅對方有某件或某幾件小事令自己不快而自己報以一點點的怨而致(或另一方向即自己有某件或某幾件小事令對方不快而對方報以一點點的怨而致)?就是那一點點的怨,積累積累著,發展遠超乎當事人預計,終究成了深仇大恨,你說多不值呢!

然則若不該以怨報怨,則別人做了傷害自己的事時,該怎麼回應?《道德經》上說「以德報怨」;孔子主張「以直報怨」;佛家則是主張「修道人若受苦時,當自念言:我往昔無數劫中,棄本從末,流浪諸有,多起冤憎,違害無限,今雖無犯,是我宿殃惡業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見與,甘心甘受,都無冤訴。」(見老側帖文 Bodhidharma’s “Four Essential Practices”)也就是說,不作任何回應,更不要說報復。三者對「怨」的受害者要求不同,但都不容易辦得到。

16、一點點的耐性,勝過以洪荒之力去傳揚理念。 (An ounce of patience is worth more than a tonne of preaching.)

老側點評:自己相信的理念該不該傳揚?按道理說是該的,猶如好東西該與人分享一樣。然若硬銷一己所信理念,效果卻可能適得其反。甘地這裏說的「耐性」,指的該是在以洪荒之力去傳揚理念之前,給弘法對象足夠的空間去反芻聽了進去的理念,而不是喋喋不休地反覆闡述理念如何如何。

17、這世界能夠滿足每個人的需要,但無法滿足每個人的貪念。 (The world has enough for everyone’s need, but not enough for everyone’s greed.)

老側點評:這世界是否真能滿足每個人的需要,老側有疑問。然甘地此語之重點在指出,人的貪欲可以是無止境的,並且往往由小而大、由少而多,進而無窮無盡。從佛教觀點看,「貪」更是妨礙人悟道的三毒之首,不遏止之不要說難以悟道,即便是日常待人處事也會動機不純,開初可能帶給自己一些好處,最終人格受損、聲譽受損,得不償失。然則人之貪欲可如何除去或遏止?此乃大問題,老側自己既然貪嗔癡纏身,即便能說明白也缺乏說服力,不說也罷,粉絲們自行思考探索可也。

18、一小群人要是意志堅決、信念堅定,就能改變歷史進程。  (A small body of determined spirits fired by an unshakable faith in their mission can change the course of history.)

老側點評:佛家講「心即是實」,一般人誤將此話視為唯心主義之說,其實也可以理解為一勵志之說:要怎樣的世界,全憑我們的心想著怎樣的世界。

19、一國之偉大與否、道德是否進步,可見諸其如何對待動物。 (The greatness of a nation and its moral progress can be judged by the way its animals are treated.)

老側點評:甘地是印度人,不知道他說此話時腦中有否以印度作對照,還是心中另有哪個國家。此語奇特之處,在於一國偉大與否不以其如何對待人民而是如何對待動物為準。也許甘地心中有此盤算:對動物好,自然是在對人民好的基礎上進一步的愛心表現。由此路進,甘地之意也許是:一國對人民好,還不足以登偉大、進步之堂,而必須進一步也對動物好。何謂對動物好?甘地沒有闡述,大概是不隨便捕殺、不虐待、即便要殺之作食物亦儘量減輕其死亡過程之痛苦,等等。印度怎樣對待動物乃至因此能否被視為偉大和道德進步,老側不太清楚,但觀乎咱大中國,咱中國同胞之如何對待動物,按甘地此標準說,恐怕離開偉大和道德進步還有一段距離。當然,中國人未必要以甘地的標準為標準,去判別自己國家是否偉大和道德進步。大中國有大中國準則,對乎?

20、 千萬不要對人性失去信心。人性猶如海洋,儘管有幾滴水是髒的,海洋也不會因此而變得骯髒。 (You must not lose faith in humanity. Humanity is an ocean; if a few drops of the ocean are dirty, the ocean does not become dirty.)

老側點評:要同意甘地此語,須接受其幾個潛台詞假設:一、髒的海水代表人性醜惡一面,不髒的海水代表人性美好一面,要是反過來假設,不髒的海水代表人性醜惡一面,髒的海水代表人性美好一面,那就無法不對人性失去信心。中國古代法家是人性本惡論者,因為他們信的是後者。看來甘地是個人性本善論的追隨者,乃有此語。老側苟活於世超過半世紀,不管耳聞目睹還是親身經歷,都令老側覺得人性有醜惡有美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傾向,除了大奸大惡者如希特拉、斯大林等人外,更多的人之人性是醜惡與美好共存,有些醜惡多於美好,有些美好多於醜惡。就以老側為例,此人一方面貪嗔癡三毒纏身、一方面卻也身懷不少人性的美好品質如:仁慈、勤儉、慷慨、勇敢等等。由此路進,也許甘地之言,不限於針對人類整體,而是也適用於對個別人的信心。父母對子女、子女對父母、上司對下屬、下屬對上司、朋友對朋友、配偶對配偶等等,也許都要在某些時候記著甘地此語,不對人性失去信心。

-完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