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 年 1 月 28 日星期六,按農曆算,是丁酉年正月初一,也就是春節。老側不喜歡拜年的習俗,寧願留在家裏看 YouTube 彈琴寫帖文。從春節想到桃花,不妨發發雅興,與本部落粉絲重溫一下老側幾位偶像詩人提及桃花的詩詞。

(一)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數十年前孩童老側第一首能琅琅上口背誦出來的、有桃花二字在內的詩句,就是這首超級偶像李白的《贈汪倫》。小學二年級的孩童老側也能背誦出來,皆因這首七言絕詩實在顯淺易明。此詩大概寫於公元八世紀中葉,其時李偶像到安徽省南部一處叫涇縣到地方遊覽,在那裡認識了涇縣行政長官汪倫並成了其好友。遊歷完畢離開涇縣當天,在桃花潭邊登上小舟正要啟程,汪倫在岸上踏步唱歌為他送行,感動之餘,即席作了這首詩。

這詩顯示三點有趣之處,值得拿出來談談。第一是,唐代人友人間送別,唱歌似乎是方式之一。唱的是什麼歌老側不知道,但從此詩看,唱是肯定有的。現代人遠遊,坐火車或飛機比坐小舟普遍。試想想要是老側友人來港旅遊後離港返國,老側到機場送行,在機場大堂高歌一曲二曲乃至多曲,訴以離別之情,該友人恐怕感動之餘,終身不敢再來香港,即便來亦不敢讓老側知道。唐代人則似乎很接受此方式,甚而感動至寫詩回應。

第二,詩文中「歌聲」之前用上了「」字。這「」字是什麼意思呢?有可能是汪倫一邊唱還一邊跳舞,最少是一邊踏步。然而古代人穿的鞋子該以布料為主,鞋底也該是布造,那要跳舞或踏步至李白在小舟中留意到並用上這「」字,恐怕汪倫用上了不小的勁,甚至跳上了現今所謂的「踢躂舞」;要麼,就是如某些人相信的,當時汪倫除了自己來送行外,還帶來了一些村民來,大家一起踏步跳舞,給李偶像送行。

第三,桃花潭究竟有多深?「潭」者,「淵」也,本義就是「深不可測之水」。可是,這「桃花潭水深千尺」是否就表示此潭深達千尺呢?老側的想法是,李白並不知道也不關心桃花潭水深多少。他當時的感概是:「不管桃花潭水有多深,都比不上汪倫對我的情誼」。因此,這句話應該理解為一假設句,即全句該是:「即使這桃花潭水深一千尺,也 ……」。換句話說,桃花潭水可能只一百尺深,也可能是兩萬尺深,但「有多深」不是重點,重點是「不管有多深也不夠汪倫對我友情之深」。

(二)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童年老側會背誦的桃花詩是《贈汪倫》,少年老側會、而且常背誦的,是上面這首。此詩為唐代人崔護所寫。崔護生卒年為公元 772 — 846年,比李白(701年 —762年)稍晚。這詩名為《題都城南莊》。「都城」,指的該是唐代首都長安。這詩該是講詩中人在長安南部一村莊的遭遇。詩中人是否崔護本人不得而知,但有說(如宋代《太平廣記》)是某年崔護到長安參加進士考試,落第後在長安南郊偶遇一美女,翌年清明節重遊舊地欲再見此女不遇,惆悵中寫出此詩。

崔護於公元 796 年進士及第,但之前曾多少次赴京考試落第則不得而知。若果此說屬實,怎麼說也該寫於 796 年之前,即崔護 24 歲前。少年老側常背誦此詩,多半是故作無病呻吟,實情是既無詩中所說的豔遇,也無崔護的感慨。少年老側喜歡發白日夢,念此詩時偶爾會想像想像當時的情景。「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既然「此門中」,是說崔護已經得美人允許進入其家與美女共處,還是崔護只在莊園門外站著,偷看或注視門內的美女呢?不同的狀況引申出對下半句的不同理解。要是崔護只能在門外看,那這「人面桃花相映紅」中的「人面」,就只能是美女一人的面;可要是崔護是在門內跟美女在一起,則這「人面」就可以是崔護和美女兩人的人面。而要是後者,則這「相映紅」則可以是指崔護與美女二人的面都紅起來,跟桃花的紅互相輝映。如此這般的想像,往往在老師走到少年老側耳邊大喝一聲時被強行終止。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