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續前帖《迎春詩詞介:桃花篇(三之一)》。)

(三)
二月饒睡昏昏然,不獨夜短晝分眠。
桃花氣暖眼自醉,春渚日落夢相牽。
故鄉門巷荊棘底,中原君臣豺虎邊。
安得務農息戰鬥,普天無吏橫索錢。 (more…)

今天是 2017 年 1 月 28 日星期六,按農曆算,是丁酉年正月初一,也就是春節。老側不喜歡拜年的習俗,寧願留在家裏看 YouTube 彈琴寫帖文。從春節想到桃花,不妨發發雅興,與本部落粉絲重溫一下老側幾位偶像詩人提及桃花的詩詞。

(一)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more…)

老側前言:(見前前帖

前帖

15、 以怨報怨,最終只會使全世界的人有眼不能視物。 (An eye for eye only ends up making the whole world blind.)

老側點評:以怨報怨是人之常情,卻不可取。原因很簡單,此舉容易觸發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於是,本來是很小的「怨」,因為以怨報怨而觸發冤冤相報,很可能發展成深仇大恨。粉絲們不相信,大可回想一下當前跟某個人關係惡劣至互不理睬視同陌路,當初由友好關係開始出現問題時是否僅僅對方有某件或某幾件小事令自己不快而自己報以一點點的怨而致(或另一方向即自己有某件或某幾件小事令對方不快而對方報以一點點的怨而致)?就是那一點點的怨,積累積累著,發展遠超乎當事人預計,終究成了深仇大恨,你說多不值呢!

然則若不該以怨報怨,則別人做了傷害自己的事時,該怎麼回應?《道德經》上說「以德報怨」;孔子主張「以直報怨」;佛家則是主張「修道人若受苦時,當自念言:我往昔無數劫中,棄本從末,流浪諸有,多起冤憎,違害無限,今雖無犯,是我宿殃惡業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見與,甘心甘受,都無冤訴。」(見老側帖文 Bodhidharma’s “Four Essential Practices”)也就是說,不作任何回應,更不要說報復。三者對「怨」的受害者要求不同,但都不容易辦得到。 (more…)

老側前言:(見前帖

前帖

7、將來如何,視乎你今天做了什麼。  (The future depends on what you do today.)

老側點評:此條的理念基礎,是佛家說的因果問題。甘地不是佛教徒,信的是印度教,但印度教也強調因果報應和與此相連的輪迴業報。「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很多中國人也相信。即便沒有宗教信仰的,也會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樣的話。漢語裡其他理念相似的話,包括:「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刀快不怕脖子粗」、「要想燈不滅,需要常添油」等。 (more…)

今天是 2017 年 1 月 1 日,即新一年的第一天,老側感觸時光流逝、生命短促之餘,決定發此帖文,以示痛改前非,不再懶散,好讓本部落粉絲往後更多讀到老側的鴻文,從而擴闊視野、提升心靈素質。

此部落成立於 2008 年初,此後數年,老側發帖不密,但亦比過去數年為多。回顧本部落所發帖文,老側之懶於發帖,似乎開始於 2012 年 3 月底梁振英當選香港特區特首後,此後數年,除了偶爾發篇翻譯文章外,具原創性的帖文如鳳毛麟角,跟之前數年比,差別極大。此中原因,是否因為這幾年香港政治生態之令人沮喪,令老側不但失去論政的意欲,連以嬉笑怒罵去發洩後更年期狂躁抑鬱症候群所致的情緒也提不起勁?抑或是自己的懶散天性佔據了整個大腦,乃至這幾年除為餬口而不得已翻譯和補習外就只顧玩音樂看電影而置寫作於不顧?老側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原因為何,此刻老側決心痛改前非,立志往後多發帖文,如無意外,一週一帖,乃至一週多帖。

此帖為本週之帖,立此存照。

老側前言:老側舊同事陳鴻勝因病離世,老側落寞之餘,寫下了帖文《悼念兩友人》(見7月27日帖文)及《悼念友人陳鴻勝(二之一)- 文章轉錄:何國道<懷想勝哥>》(見8月14日帖文)。

8月11日星期四晚上,勝哥家人及摯友在大圍寶福紀念館為勝哥舉行了追思會。老側素來怕出席這種場合,因此當晚即便沒事亦沒有去。翌日舊同事阿又在 WhatsApp 鄉中舊同事群組中傳來一段回顧追思會情況的文字。本帖主要目的, (more…)

老側前言:老側早前在此部落寫過,六、七月期間短短幾個星期內先後收到兩位友人去世的消息,落寞與感概之餘寫下了帖文《悼念兩友人》(見7月27日帖文)。兩位友人中,老側寫得較多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鄉中同事陳鴻勝。然而老側不擅長回憶,更不擅長講故事,因此即便自己都不滿意自己所寫文字,也只能情重話短,聊表 (more…)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