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側前言:

以下 20 則甘地人生哲學,其英文原文見諸互聯網上某勵志兼娛樂網站。老側不在此說明網站名稱,因對網站部分內容不甚苟同,不想代其宣傳。此 20 條人生哲學,老側並未考證是否真屬甘地所說,但覺得乃大智之言,屬於提供正能量之精神食糧,故不管是否甘地之言,亦不妨推介之。早前老側將其出現在該網站上的英語原文稍作簡化,用以給老側的英語補習學生作閱讀材料,其後想起老側部落標榜「外視不忘內省」,故覺得有責任在此部落介紹此 20 條給粉絲們,供大家飽餐物質食糧後,以此精神食糧作甜品,思考一下甘地所言。然為免一時間甜份過多,導致粉絲們消化不良,故分三帖以每帖六、八、六則奉上。 (more…)

Advertisements

(老側譯者語:此翻譯文章的英文原文見於佛教網站 Buddistdoor Global 2016 年 11 月 25 日的社論,題目為「How to Be Happily Unhappy」。有意閱讀原文者可點擊這題目。)

根據劇作家 Alan Bennett 的同名舞台劇改編而成的傑出電影 The History Boys (2006) 的結尾既有深意又帶點憂鬱。這電影具創意地融合了當下和將來。在這結尾中,歷史科老師 Lintott 太太問她的學生成年後成為了怎樣的人。英俊迷人的 Dakin 當了稅制律師,別扭但富同情心的英格蘭聖公會信徒 Scripps 成為了記者。主角人物 Posner 給 Lintott 太太的回答最令人感動。他當了老師。他愛過 Dakin,並仍然是個同性戀者,卻基於不成文的世俗和職業理由(以及電影一直暗示的個人理由)而沒有將其同性戀慾望付諸行動。  (more…)

今天是 2017 年 1 月 1 日,即新一年的第一天,老側感觸時光流逝、生命短促之餘,決定發此帖文,以示痛改前非,不再懶散,好讓本部落粉絲往後更多讀到老側的鴻文,從而擴闊視野、提升心靈素質。

此部落成立於 2008 年初,此後數年,老側發帖不密,但亦比過去數年為多。回顧本部落所發帖文,老側之懶於發帖,似乎開始於 2012 年 3 月底梁振英當選香港特區特首後,此後數年,除了偶爾發篇翻譯文章外,具原創性的帖文如鳳毛麟角,跟之前數年比,差別極大。此中原因,是否因為這幾年香港政治生態之令人沮喪,令老側不但失去論政的意欲,連以嬉笑怒罵去發洩後更年期狂躁抑鬱症候群所致的情緒也提不起勁?抑或是自己的懶散天性佔據了整個大腦,乃至這幾年除為餬口而不得已翻譯和補習外就只顧玩音樂看電影而置寫作於不顧?老側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原因為何,此刻老側決心痛改前非,立志往後多發帖文,如無意外,一週一帖,乃至一週多帖。

此帖為本週之帖,立此存照。

(老側譯者語:此翻譯文章的英文原文見於佛教網站 Buddistdoor Global 2016 年 8 月 19 日的社論,題目為「Ambition and Recognition—Moral Questions About Secular Aspirations」。有意閱讀原文者可點擊這題目。)

「爭取成功」、「趕在前頭」、「扶搖直上」。我們工業化社會的關於成功的語言隱含著競爭和勝利(往往需要犧牲他人利益)等標準價值。我們很多人會表示厭惡這種以「贏者通殺」文化影響著我們的職場生活的「無意義的競爭」,可是, (more…)

老側前言:老側舊同事陳鴻勝因病離世,老側落寞之餘,寫下了帖文《悼念兩友人》(見7月27日帖文)及《悼念友人陳鴻勝(二之一)- 文章轉錄:何國道<懷想勝哥>》(見8月14日帖文)。

8月11日星期四晚上,勝哥家人及摯友在大圍寶福紀念館為勝哥舉行了追思會。老側素來怕出席這種場合,因此當晚即便沒事亦沒有去。翌日舊同事阿又在 WhatsApp 鄉中舊同事群組中傳來一段回顧追思會情況的文字。本帖主要目的, (more…)

老側前言:老側早前在此部落寫過,六、七月期間短短幾個星期內先後收到兩位友人去世的消息,落寞與感概之餘寫下了帖文《悼念兩友人》(見7月27日帖文)。兩位友人中,老側寫得較多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鄉中同事陳鴻勝。然而老側不擅長回憶,更不擅長講故事,因此即便自己都不滿意自己所寫文字,也只能情重話短,聊表 (more…)

近幾個星期內,老側有兩位友人先後離世。老側心情沉重之餘,決定克服近半年來之疏懶脾性,重回此部落寫幾個字,悼念這兩位友人。

第一位友人叫林乃雄,是老側中學時期的同學,在同學間的暱稱是「奶水」,明顯地跟他名字中有個「乃」字有關。那幾年老側跟奶水有時候同班,有時候不同班;既不是不認識,又不是很「死黨」。同學間各自有較多走在一起的圈子,老側有自己的圈子,奶水也有自己的圈子,但大家和諧相處,並無欺凌問題什麼的。相反, (more…)